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38章 普通朋友

正文 第338章 普通朋友

    乔昭垂眸盯着兄长覆盖在自己手背上的手。

    兄长的手比她的要大很多,修长白净,却比记忆中粗糙许多。

    从嘉丰到京城,兄长带着幼妹何尝不是历尽艰辛,这样想来,她其实还是幸运的,一开始跟着池灿他们,后来跟着李爷爷。

    李爷爷不只护着她平安回京,还让她顺利回归黎家。前世今生,李爷爷给她的帮助与爱护何其多。

    生离、死别,人活着怎么就这么苦呢?

    乔昭呆呆的神情让乔墨心疼不已,双手扶着她肩膀唤道:“昭昭,昭昭——”

    乔昭抬眼看乔墨。

    尽管兄长看起来还算平静,可他眼底深处又何尝不是一片痛楚。

    李爷爷是为了替大哥寻药才遇难的,她不能表现得这样难过,不然大哥会更加内疚。

    “大哥,我没事……”

    乔墨把乔昭揽入怀里,轻叹道:“大哥情愿你哭出来。”

    邵明渊遥遥望着相拥的二人,神情复杂。

    乔昭靠在乔墨肩膀,一眼看到合欢树旁的人,推开乔墨,提着裙角向他跑来。

    原本想要转身离去的邵明渊站在原地没有动。

    乔昭跑到邵明渊面前。

    “黎姑娘——”

    “你说过会保护好李神医的。”乔昭语气冷硬。

    邵明渊只觉心口闷闷的难受,让他说话都有些困难:“抱歉……”

    “人都不在了,抱歉有什么用?”乔昭语气激动起来,“邵明渊,你真的能保护好想保护的人吗?要是不能,以后就不要作这种保证!”

    “我——”邵明渊低头看着神色冰冷的少女,心口一阵钝痛。

    黎姑娘指责得不错,他就是这样的无能,总是护不住他最想保护的人。

    他的妻子是如此,李神医也是如此。

    “真的很抱歉。”见少女双目微敛,不想见到他的样子,邵明渊自嘲笑笑,语气依旧很平静,“黎姑娘,不管怎么样,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顺变吧。我去处理一下事情再来。”

    这个时候有舅兄来安慰黎姑娘正好,他就不必在这碍眼了。

    邵明渊冲乔昭点点头,转身便走。

    乔昭已经冷静下来,喊道:“邵将军——”

    邵明渊停下来,转过身,目光平静看着她。

    乔昭欠了欠身子:“对不起,我刚刚失态了。”

    “黎姑娘说得没有错,确实是我没有做好。”

    乔昭摇摇头:“不,是我迁怒邵将军。其实我知道,天灾面前人力微不足道,这怪不到邵将军,我只是——”

    她哽咽了一下,快速擦拭了一下眼角:“只是太伤心了,所以口不择言——”

    她明明知道怪不到邵明渊头上,可是看着他就是忍不住委屈,甚至想肆无忌惮把他痛揍一顿再说。

    可是,他也会难过的吧?

    看着眼圈通红的少女,邵明渊很想像乔墨那样揽着她轻声安慰,可是以他的立场却没有资格这样做。

    他只得露出个温和的笑容,宽慰道:“我理解黎姑娘的心情。难过的话就哭出来吧,压在心里会伤身体。”

    这时乔墨走了过来。

    乔昭勉强笑笑:“大哥,邵将军,我想先回家了。”

    “昭昭——”

    “大哥放心,我真的没事的,明天我还来的。”

    乔墨暗叹一声,对邵明渊道:“邵将军,劳烦你送昭昭出去吧。”

    出府的路上,乔昭一直很安静,邵明渊几次想要出声安慰,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注定不是那个给肩膀让她依靠的人。

    “邵将军,你留步吧。”乔昭在门口停下来。

    “我送你上马车。”

    这个时候,乔昭也没有心情推脱,点点头默默往外走。

    马车就停在角门外。

    邵明渊亲自替乔昭掀起车帘,等她弯腰上了马车渐渐远去,这才返回。

    乔墨依然坐在凉亭里,盯着面前未下完的棋局出神。

    邵明渊在他对面坐下来:“黎姑娘走了,看着还算平静。”

    “正是这样我才担心。她怕我内疚,在我面前不敢哭。”乔墨涩然道。

    “舅兄很了解黎姑娘。”

    乔墨深深看了邵明渊一眼。

    看着对方平静的眉眼,他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冲动:要是告诉了冠军侯昭昭的真实身份,他会怎么样?还会像现在这般冷静自恃吗?

    察觉乔墨神情有些异样,邵明渊忍不住问:“舅兄?”

    乔墨把目光投向远处:“我有时候会想,黎姑娘要是我亲妹妹就好了。”

    邵明渊笑笑:“舅兄与黎姑娘是结义兄妹,完全可以把她当亲妹妹对待的。”

    “不。”乔墨收回视线看向邵明渊,意味深长道,“我有时候觉得,她就像是大妹复活了。”

    邵明渊的心急促跳动几下,甚至能听到咚咚的心跳声。

    要是那样该多么好,可这不过是妄想罢了。

    乔墨等着邵明渊的反应,可对方却好像魔怔了一样,好半天没吭一声。

    乔墨只得轻轻咳嗽了一声。

    邵明渊压下纷乱的思绪,面无表情道:“即便再像,那也是不同的两个人。”

    他这样回了乔墨,可直到回到书房里心里还是乱糟糟的,一会儿是乔墨莫名其妙的话,一会儿是少女通红的眼圈。

    在书房里默默坐了一会儿,邵明渊推门而出,去了晨光的住处。

    “将军——”晨光正百无聊赖斜倚着床头吃葡萄,见邵明渊进来忙直起身。

    邵明渊示意他躺好。

    “好些了么?”

    “差不多快好了,其实卑职可以去报道了。”

    “养好再说。”

    “是。”察觉将军大人神色不大对劲,晨光老老实实应着。

    等了好一会人,不见邵明渊再开口,晨光小心翼翼问道:“将军,您还有事吗?”

    一直看着他不说话,他连葡萄都不好意思吃了。

    “晨光,我问你一个问题。”

    “将军请说。”

    “要是有一个人很伤心,作为普通朋友也不知该如何安慰,那该怎么办呢?”

    “您说黎姑娘吧?”晨光脱口道。

    邵明渊冷冷看他一眼。

    晨光忙捂着嘴:“口误,口误,卑职知道,就是普通朋友。”

    “啰嗦!回答我的话。”

    “让卑职想想啊。”晨光琢磨了一下,眼睛一亮,“想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