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37章 噩耗

正文 第337章 噩耗

    乔墨云淡风轻盯着棋盘。

    他可什么都没干。

    乔昭环视一圈,见亲卫们都远远守着,不用担心有人靠近偷听了去,便在乔昭一侧坐下来,直言道:“那颗毒牙,我研究出来了。”

    邵明渊一听忙坐下来,问道:“是什么毒?”

    乔墨侧耳倾听。

    “这毒应该是提炼自一种叫红颜狼蛛的蜘蛛。”

    “红颜狼蛛?”邵明渊喃喃念着这四个字,只觉蜘蛛的名字很特别。

    “红颜狼蛛应该生长在岭南地区。”乔墨忽然开口道。

    乔昭与邵明渊俱都看向他。

    “红颜狼蛛原本因为眼睛呈红色被称为红眼狼蛛,据当地流传的故事,有位新娘子在下花轿时被躲在轿帘上的毒蜘蛛咬到,没有撑到走进婆家大门便毒发身亡,后来红眼狼蛛慢慢就被人叫成了红颜狼蛛,寓意红颜弹指死。”乔墨声音温润如泉,不急不缓讲着有关红颜狼蛛的事。

    “岭南——”邵明渊与乔昭对视一眼,二人显然同时想到了二十年前的岭南之乱。

    难道说对无梅师太出手的人,与逆贼肃王有关?

    想到这里,邵明渊对乔昭正色道:“黎姑娘,这件事便到此为止吧。”

    若是真涉及到肃王余孽、皇室叛乱,那就不是他们这些人该掺和的了。

    “我明白了。”乔昭没有反驳。

    自家的事尚且顾不过来,她当然不会吃饱了闲的掺和到皇室叛乱这种事情里,这样的事一旦沾上就是万劫不复。

    这时有亲卫走近,立在不远处道:“将军,有急报。”

    邵明渊站起来:“舅兄,黎姑娘,你们先坐,我去去便来。”

    他说完走出凉亭,直奔书房。

    回到安全可靠的书房中,邵明渊坐下来:“把急报拿过来。”

    亲卫把急报双手奉上。

    邵明渊一看急报上的标记,轻轻扬眉,眼角带了笑意。

    是叶落的信,莫非李神医已经找到了治疗舅兄烧伤所需的那种凝胶珠?

    邵明渊拆开火漆封口,抽出里面的信快速阅览一遍,脸色渐渐变得铁青,拿着信纸的修长手指轻轻颤抖着。

    亲卫屏住呼吸,垂下头来不敢打扰。

    许久之后,书房内的气氛仿佛凝结一般,邵明渊开口道:“去把乔公子请到书房来。”

    “领命。”

    见亲卫出去,邵明渊沉声道:“记着不要让黎姑娘瞧出端倪。”

    “卑职明白。”

    等亲卫关好书房门,邵明渊靠在椅背上,闭目叹了口气。

    没有多久,亲卫把乔墨领进来:“将军,乔公子来了。”

    “你先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邵明渊与乔墨。

    乔墨目光扫过邵明渊难看的脸色,下移落在摆在书案上的急报上。

    他看不到急报上的内容,却已经猜到定然与这封突然接到的急报有着关系。

    乔墨等了片刻,见邵明渊没有开口,主动问道:“对我下毒的幕后之人,莫非又有了新进展?”

    邵明渊缓缓摇头。

    面对着舅兄已经如此难开口,面对黎姑娘又该怎么说?

    “侯爷究竟有什么事?”乔墨隐隐有些不安。

    哪怕是当时对他讲起下毒之事,冠军侯都不曾这样犹豫过。

    “是李神医。”邵明渊终于开口。

    乔墨猛然看他,心不自觉高高提了起来。

    邵明渊长叹一声:“接到护送李神医前往南海的属下急报,他们一行人出海采到凝胶珠后,却遇到了海上飓风,除他被路过船只搭救,www.youfa8.com人全都遇难了。”

    乔墨踉跄后退数步,扶住书架,失声道:“包括李神医?”

    邵明渊缓缓点点头。

    乔墨失魂落魄坐下,痛苦地把十指插入头发中,喃喃道:“是我害了他老人家。”

    邵明渊沉默无言。

    在海上飓风那样的天灾面前,他没办法指责手下失职,也因此,心里更加空落落得难受。

    二人默默坐在书房中,许久后,乔墨才如梦初醒般看向邵明渊:“昭昭那里——”

    他对李神医是当长者般尊敬,实则以往并没有怎么相处过。可是昭昭不同,对昭昭来说,李神医就是另一个祖父。

    “要告诉她吗?”邵明渊问。

    “当然。”乔墨未加思索道。

    “黎姑娘会很难过吧。”邵明渊轻声问。

    乔墨狠狠揉了一下眉心,苦笑道:“会。然而消息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与其等以后再告诉她,让她经历同样的难过还要埋怨我们的隐瞒,不如现在对她讲了。”

    见邵明渊不语,乔墨叹道:“放心吧,昭昭虽然会很难过,但她宁愿要残忍的坦诚以待,也不愿要善意的隐瞒。”

    “舅兄很了解黎姑娘。”

    “是,我早说过,她和我大妹很像。”

    邵明渊垂眸:“那李神医的事,就请舅兄告诉黎姑娘吧。”

    乔墨哭笑不得,看着邵明渊的目光有几分异样。

    邵明渊坦白道:“我怕黎姑娘会哭。”

    “那好,我去对她讲。”乔墨站了起来,面上虽看不出什么,走路却带着沉重。

    他们是男人,再苦再疼咬牙也要受着,可是为什么要大妹一个女孩子承受这些?如果可以,他多么想替她难受。

    乔墨回到凉亭。

    乔昭正闲闲敲着棋子,听到脚步声抬头,把棋子丢回棋罐中站起来:“大哥——”

    兄长的脸色让她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乔墨在乔昭对面坐下:“昭昭,坐。”

    乔昭默默坐下来。

    “昭昭,有件事要对你说。”乔墨开了个头,对上妹妹清澈的眸子,后面的话却一时说不出口了。

    邵明渊站在合欢树后,遥遥看着凉亭的方向,心中无端有些紧张。

    “大哥?”乔墨的沉默让乔昭唇色渐渐变得苍白,压抑着颤抖缓缓问,“是不是和李爷爷有关?李爷爷出事了对不对?”

    能失去的她差不多都失去了,到现在还有什么会让兄长不敢对她讲呢?

    “大哥!”

    乔墨伸出手,覆在乔昭冰凉的手背上:“李神医遇到了海上飓风,遇难了。”

    乔昭挺直了脊背一言不发,消瘦的脸颊比冬日的雪还要白。

    乔墨握紧了乔昭的手,柔声道:“昭昭,大哥在这里,你不是一个人,难过了就哭出来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