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34章 更糟

正文 第334章 更糟

    “据冠军侯的属下查探到的消息,大舅母与沐恩伯夫人兰氏走得很近,去年冬天沐恩伯府的大姑娘病故,其症状与零香毒发作时的症状很相似。”

    “沐恩伯府的大姑娘是不是姓程?”乔昭问道。

    乔墨颔首:“大妹认识程大姑娘?”

    “耳闻过,程大姑娘原来是馥山社的社长。”

    她当时想进入馥山社,专门打听过社中主要成员的情况,第一个了解的便是馥山社社长。

    程姑娘是沐恩伯府的嫡长女,虽然生母早逝,却出落得如花似玉、才华横溢,别的不说,只看京城那么多出众女郎,她能成为馥山社社长,就足以说明一切了。只可惜红颜薄命,程大姑娘还未出阁便香消玉殒了。

    现在的沐恩伯夫人兰氏是继室,乃是首辅兰山的小女儿。

    “难道仅凭毛氏与沐恩伯夫人走得近,程大姑娘发病症状与零香毒发作时相似,就确认毛氏的零香毒是沐恩伯夫人提供的吗?要知道零香毒发作时的症状本就与风寒差不多。”乔昭虽然相信邵明渊的调查,还是提出了疑点。

    “昭昭,无论怎么样她都是咱们的大舅母,一口一个毛氏——”

    “大哥忘了,我现在是黎昭,她本来就不是我大舅母了。”

    没有了血缘的牵绊,对以前的亲友她只看感情。若是没有感情,甚至害她兄长之人,算什么大舅母?

    “你啊。”乔墨抬手揉揉乔昭的头,继续先前的话题,“当然不止这样。大妹知不知道沐恩伯府什么最出名?”

    “请大哥指教。”见兄长没有执着于她对毛氏的称呼,乔昭心情颇好,笑盈盈道。

    “沐恩伯府最出名的是医馆济生堂,已经传承了数百年之久。这期间程家经历了起起落落,到了本朝出了一位皇后,才算重新踏入勋贵圈子,唯有济生堂一直屹立不倒。”

    “这些事我也略有耳闻。”乔昭琢磨一下,问道,“和济生堂有关?”

    乔墨点点头:“大妹也知道,零香毒很罕见,一般医馆是没有的。冠军侯的属下追查到济生堂那里,发现有位姓韩的大夫是从南边来的,那位韩大夫当时投靠了表亲家,结果没过一年,那位表亲一家人陆续死于风寒……”

    乔昭一听摇摇头。

    风寒是可以要人命,可一家人陆续死于风寒,这就不多见了。

    “那位韩大夫继承了表亲家的家产后开了一家医馆,可惜运气不好,开了没两年失手治死了一位有背景的病人,医馆被人砸了,本人也被打折了一条腿,是沐恩伯夫人安排他进的济生堂……”乔墨把探查来的消息详细讲给乔昭听,“目前差不多能确定大舅母的零香毒就是从沐恩伯夫人那里得来的,但是确凿的证据还没有到手,为免打草惊蛇,那位大夫目前也没有动。”

    “这么短的时间能查到这些已经很难得了。”

    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她都没有想到邵明渊能这么快查到线索。

    “大哥,这样说来,真正想对你下手的是首辅兰山?”

    乔墨轻叹一声:“或许吧。抗倭将军邢舞阳本来就和兰山亲近,兰山想对我下手也在意料之中。我在想,哪怕得到确凿证据,拿到那位天子面前,最终可能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首辅兰山在朝中一手遮天近二十年,如果说以前的他认为皇上是被奸相蒙蔽,那么与这位天子近距离接触过后,经历了一次牢狱之灾,他已经慢慢想明白,没有明康帝的纵容,兰山又怎么可能独揽大权。

    “想要有确凿的证据,很难。”乔昭开口道。

    那个韩大夫本来就是沐恩伯夫人的人,必然不会留下什么纸面上的证据,即便他招认了,单凭一面之词,别说动摇首辅兰山,就是想动沐恩伯夫人兰氏都没有任何办法。

    更别说,即便有了确凿的证据,就像大哥担心的,皇上愿不愿意动兰山还很难说。

    “这些你心中有数就好。昭昭,说说你这些日子在山中的情况吧。”

    “他没跟大哥说?”

    乔墨微微一笑:“他是谁?”

    乔昭嗔他一眼:“大哥,说正事!”

    “他当然不会多说,毕竟在他看来,你是黎昭,对我多说你的事可不合适。”

    乔墨虽一本正经就事论事的语气,可乔昭莫名就觉得兄长在拿她打趣,遂板着脸道:“大哥到底还想不想知道山里的事了?”

    “想知道,大妹别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

    “好,没生气,昭昭快说吧。”

    乔昭捡着能说的讲给乔墨听,眼看快到晌午邵明渊还没有回来,吩咐冰绿道:“你先回府,让阿珠把祛疤药送到江府去。”

    江诗冉那边自从乔昭走了后就眼巴巴等着,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提着鞭子就差去找乔昭算账了,总算等到了黎府送来的东西。

    江诗冉带着祛疤药进了宫。

    真真公主一听江诗冉来了,迫不及待请她进来。

    “诗冉,是不是有李神医的消息了?”

    江诗冉有些尴尬:“李神医的消息还没有,不过我给你带了这个来。”

    真真公主打量着江诗冉递过来的小巧玉盒:“这是什么?”

    “李神医的药,可以祛疤的。”

    真真公主眼底浮现失望之色,轻抚着脸苦笑道:“我这不是疤呀。”

    她不该抱期望的,江诗冉一直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长大的,遇到麻烦尚需别人解决呢,怎么可能真的帮到她。

    “诗冉,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药我可能用不到——”

    “总要试一试啊,这可是李神医的药,说不定就对你脸上的溃烂有效呢。”

    听江诗冉这么一劝,真真公主犹豫了。

    江诗冉拉下面子从乔昭那里讨来这盒药,当然希望能派上用场,于是再劝道:“真真,你想啊,李神医的药千金难求,反正你的脸已经这样了,用了就算不管用,总不会更坏了吧?”

    两刻钟后,江诗冉看着涂过药的真真公主彻底傻了眼。

    糟了,真的更坏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