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26章 只杀生,没杀人

正文 第326章 只杀生,没杀人

    “话虽如此,保护静翕师父的那两位师父恐怕会不高兴的。”

    这么诱人的香味,定然瞒不过同住竹屋的僧人。

    年轻的将军一本正经道:“吃肉可以养身体、补充体力,高僧们慈悲心肠,定然能理解的。”

    乔昭忍不住笑了,坦然接受了对方的好意。

    她没想到邵明渊烧烤的手艺竟然很不错,一口气吃下整只香喷喷的鸡腿,胃口顿时熨帖了,诚心赞道:“很好吃。”

    邵明渊视线从少女带着油渍的唇角移开,问道:“还要吗?”

    乔昭摇头:“不了,吃饱了。”

    邵明渊这才把剩下的鸡肉吃完,动作熟练毁尸灭迹,而后冲乔昭一笑:“走吧,该休息了。”

    二人回到竹屋前。

    乔昭临进去时转过身来,轻声道:“邵将军,多谢。”

    邵明渊有些意外,随后笑笑:“举手之劳,主要是我也饿了。”

    乔昭弯了弯唇角。

    真难得,居然还知道撇清。

    她转身走进竹屋,关上了房门。

    邵明渊在外面站了一会儿,进了另一侧的竹屋。

    竹林幽静,可没过多久,本来就没有睡意的乔昭便被外面的喧哗吵了起来。

    她直接坐起来,看到外面一片火光,忙穿好鞋子走到门口,手握上了邵明渊给她的那只骨笛。

    外面动静这么大,邵明渊定然也听到了。

    这样一想,乔昭便打开了房门,外面的情景让她颇为意外。

    数十名僧人把邵明渊所住的竹屋团团围住,手中举着的火把映照着他们凝重的表情。

    邵明渊站在门口,遥遥与乔昭视线相对,安抚冲她点点头,然后问众僧:“不知各位师父这个时候前来是为了何事?”

    “请侯爷随我们回寺中一趟吧。”

    “师父可否告知在下,寺中发生了什么事?”

    领头僧人强忍悲愤:“我们首座遇害了,住持请侯爷随我们走一趟。”

    僧人这话说完,邵明渊敏锐察觉围着他的僧人悄悄上前一步,缩小了包围圈。

    他面上丝毫不动声色,淡淡道:“好。”

    听他直接应下来,众僧显然松了一口气。

    邵明渊走到乔昭身边:“黎姑娘,同去吧。”

    “嗯。”乔昭点点头,与邵明渊走在一起。

    二人在众僧的“簇拥”之下进了大福寺,才刚进去,寺门立刻关上了,深夜里发出刺耳的关门声。

    大福寺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领头僧人直接发难:“诸位师弟,把谋害首座的凶手绑起来!”

    众僧一拥而上,邵明渊把乔昭护在身后,高声道:“慢着!师父认为,是在下谋害了首座?”

    “事到如今,侯爷还狡辩不成?”领头僧人冷笑。

    邵明渊一眼看到走来的住持,朗声道:“住持,不知贵寺首座遇害究竟是怎么回事?在下与黎姑娘都在竹屋那边,为何会与此事扯上关系?”

    “阿弥陀佛,不久前我师弟的房中传来一声惨叫,大家赶到时发现他已经惨死屋中。”

    “那为何认为是在下所为?在下没有害首座的理由。”邵明渊平静问道。

    他深知越是这种情况越不能急躁。

    不等住持回答,领头僧人就激动道:“当然有理由!我们首座之前就怀疑你们有问题,只是住持宽宏,一直不愿意相信。现在想想,首座怀疑的一点没错,无梅师太的失踪还有疏影庵师兄们的遇害定然是你所为。如若不然,怎么之前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各位来到大福寺之后就发生了呢?”

    “也就是说,师父全凭猜测?”

    “不是猜测,而是合情合理的推测。这位女施主一直住在疏影庵中,没有人比她更熟悉庵中布局以及师兄们的作息规律,而侯爷又住在寺中,与女施主频繁接触,想悄无声息前往疏影庵行凶是很容易的事。”领头僧人道。

    “那位凶徒又怎么解释?”乔昭问道。

    看来首座之前对晨光的怀疑加上他的死,让众多僧人对他们起了疑心。

    领头僧人冷冷道:“那位凶徒说不定才是替罪羊,不然又怎么解释女施主的车夫与丫鬟会在那座老屋里,还有大福寺与疏影庵的布局图?”

    他说完冲住持一礼:“住持,无梅师太的失踪定然是他们几人精心策划的,您万万不可再听信他们的狡辩,让害死首座的凶手逍遥法外。”

    住持面上瞧不出喜怒,看向邵明渊。

    邵明渊淡淡问领头僧人:“无论是猜测还是推测,师父其实还是没有任何证据了?只是想当然?”

    “谁说没有证据?圆喜——”

    一名清瘦的僧人站出来。

    “圆喜是第一个发现首座遇害的人。圆喜,你把看到的再讲一遍。”

    圆喜看了邵明渊一眼,往旁边挪了一步,才道:“我出去如厕,猛然听到首座房里传来惨叫声,忙跑过去看,就见一个人影从首座屋里窜出来,跳上屋顶往那个方向去了。”

    他伸手一指,正是竹屋的方向。

    “那就证明是在下所为吗?”邵明渊面不改色问。

    “虽然是夜里,但今晚月色不错,贫僧虽没看清凶手模样,却能确定他穿的不是僧袍,而是寺中为香客准备的衣裳,就如施主这般。”

    这话一出,众僧视线全都落在邵明渊身上。

    领头僧人接口道:“从首座发出惨叫到我们赶过去,连一盏茶的时间都不到,试问除了侯爷谁能做到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顺利脱身?”

    邵明渊不以为意笑笑:“自然是真正的凶手了。”

    “侯爷是料定我们大福寺拿你没有办法吗?”领头僧人咄咄逼人问。

    “不知诸位听到惨叫是什么时候?”

    “两刻多钟前。”众僧纷纷道。

    邵明渊笑了笑:“不巧那个时候在下并没有睡下。”

    领头僧人冷笑:“侯爷当然不会睡下,那时候你不正在我们首座房中行凶吗?”

    邵明渊随意走了两步,面带惭愧道:“行凶不敢,杀生是真的。”

    住持深深看了他一眼。

    “让住持见笑了,那时候在下正在烤野鸡吃。”

    乔姑娘垂眸,默默想:还好,没把她供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