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23章 嫌犯

正文 第323章 嫌犯

    江诗冉蓦地瞪大了眼,以为自己没听清楚,追问道:“什么黎姑娘?”

    “就是困在山里的那位黎三姑娘。”

    “爹,您在说笑话吗?为什么找她?”

    江堂轻轻揉揉江诗冉的头发:“傻丫头,黎三姑娘是李神医的干孙女啊。”

    “那又怎么样?您还是我爹呢,可我也没有您的本事啊!”江诗冉越想越气,翻了个白眼。

    江堂却大笑起来。

    女儿很会说话嘛,知道当爹的有本事。

    “爹,您还笑!明明知道我最讨厌那个姓黎的,还要提起她给我添堵!”江诗冉一生气又揪住了江堂胡子。

    江堂无奈道:“快松手,多大了还胡闹!”

    “哼!”江诗冉冷哼一声,别过脸去不说话。

    江堂笑笑,靠着车壁闭目养神。

    他不吱声,江诗冉又忍不住了,回过头来软语求道:“爹,您别睡啊,快给我想想办法。真真太可怜了,我不能不管她。”

    江堂睁开眼,无奈道:“爹不是已经给你想过办法了吗?”

    “您那是什么办法呀?纯粹哄着我玩呢!”

    “正经事上,爹什么时候哄过你?”

    江诗冉一愣,迟疑道:“黎三真的能帮到真真?”

    “能不能帮到,爹也不敢保证,不过那个小姑娘当时不是伤了脸嘛,后来没有落下疤。”

    “对,我想起来了。”江诗冉喃喃道,然而她还是不愿意相信一个比她还小的女孩子会什么医术,抚掌道,“她手上一定有李神医的灵丹妙药!”

    一听“灵丹”两个字,江堂额角青筋跳了跳,恨不得把怀里揣着的两枚“仙丹”扔出去。

    “爹,山路什么时候能通啊?”

    “还要几日,那些泥石不好清理。”

    “真是讨厌,黎三纯粹是个扫把星,去哪里哪里就出事。”

    “冉冉,若是可以,爹希望你和黎姑娘能做朋友。”

    “不可能!”江诗冉扬声道,“她还打了我一巴掌呢,我没有拿鞭子抽花她的脸已经是便宜她了,怎么可能和她做朋友!”

    深知女儿的倔脾气,江堂叹口气不再多说。

    夜色中的大福寺巍峨庄严,却少了往日的安详静谧,寺中一片灯火通明。

    外出搜寻无梅师太下落的一队僧人踏着月光返回了寺中。

    除了这一队僧人,还多了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二人皆被五花大绑,推到大福寺住持面前。

    “住持,弟子等人在深山一处老屋里发现了这二人,形迹非常可疑。”

    住持看了二人一眼,问道:“有什么可疑之处?”

    “这名男子穿的衣裳和今天在疏影庵中死去的凶徒所穿的衣裳材质、样式皆是一样的。我们还在那间老屋里发现了大福寺与疏影庵的布局图。”领队僧人把一张兽皮递给住持。

    住持展开兽皮看了一眼,面色微沉:“阿弥陀佛,二位与杀害疏影庵尼僧的凶徒有何关系?”

    年轻男子垂着头,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扶着他的僧人身上,对住持的问话毫无反应。

    年轻女子却大叫道:“你们这些老糊涂的和尚,快把我们放开!都说过多少次了,我们没杀人,也不认识什么凶徒,我是翰林院修撰黎大人府上三姑娘的贴身丫鬟,他是三姑娘的车夫,你们抓错人了!”

    “住持,和冠军侯在一起的那位姑娘就是黎三姑娘。”一位僧人凑在住持耳边提醒道。

    “女施主是黎三姑娘的丫鬟?”

    “对呀,我都说破了嘴皮子这些和尚都不信。你要是也不相信的话,可以叫玄景小师父来,他认识我!”

    “去请冠军侯与黎三姑娘过来。”住持低声吩咐僧人。

    “住持,你快命人把他松绑。他身上有伤,被你们这么一折腾,快要支撑不住了呢!”冰绿焦急不已。

    晨光若不是为了保护她,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刚开始她以为他快不行了,养了几天总算谢天谢地有了起色,谁知这些臭和尚就闯了进去。

    “施主稍安勿躁。”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再不让他好好歇着,万一有个什么事你们负责吗?”

    “施主还是先证明自己的清白再说吧。”一位中年僧人沉声道。

    这僧人生了一对长而黑的眉,眼角上翘,不同于住持的慈眉善目,看着有几分凌厉。

    冰绿却浑然不怕,翻了个白眼:“住持还没说什么呢,你凭什么诬赖人啊?”

    “阿弥陀佛,施主再逞口舌之利,贫僧只好先请你们去戒律院了。”

    “凭什么?我们又不是大福寺的僧人!”

    中年僧人沉声道:“就凭无梅师太下落不明,疏影庵的尼僧们全都被害!”

    冰绿冷笑:“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大福寺与疏影庵离得这么近,你们保护不好师太们,又找不到凶手,就跑到深山老林去把我们抓回来?”

    这话一出,很多僧人惭愧低下头去。

    中年僧人高声道:“把他们带到戒律院去!”

    “师弟不要急——”

    “住持该不会想包庇他们吧?”

    “阿弥陀佛,师弟你这话就过了。”住持面色有些难看。

    他已经老了,作为首座的师弟却正当壮年,不过大佛寺作为天子脚边的寺院这些年都安然无事,这一次确实是树立威望的机会,难怪师弟沉不住气了。

    “住持。”夜色中传来年轻男子平静的声音。

    冰绿一扭头,不由大喜:“姑娘,姑娘,是婢子啊!”

    她一面喊一面挣扎:“快放开我,你们这些臭和尚!”

    “冰绿?”乔昭与邵明渊对视一眼,随后快步走过来。

    “冰绿,你怎么在这里?晨光呢?”乔昭问完,顺着冰绿视线看过去,不由吃了一惊,“晨光?”

    她伸手去抓晨光手腕,被中年僧人拦住:“施主请不要妄动,他们是嫌犯!”

    “嫌犯?”乔昭面色微冷,“是不是嫌犯,稍后再说,现在,我要给他看诊。”

    中年僧人冷笑一声:“这两个嫌犯,一个说是施主的丫鬟,一个说是施主的车夫,施主是不是要给我们大家一个交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