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20章 君恩

正文 第320章 君恩

    江堂足足等了半个多时辰,才等到明康帝的召见。

    威风八面的锦鳞卫指挥使此刻面上不敢流露丝毫不耐之色,恭恭敬敬给明康帝见礼。

    “起身吧。”明康帝淡淡道。

    江堂这才直起身子。

    “奶兄坐吧,又不是上朝的时候,这么拘谨作甚?”

    “多谢皇上赐坐。”江堂规规矩矩坐下来。

    都知道他是皇上心腹,在天子面前有赐坐的殊荣,然而作为最了解明康帝的数人之一,他却一刻不敢掉以轻心。

    正是因为了解,才更能深深意识到这位天子是多么喜怒无常、城府深沉。

    “魏无邪——”

    “奴婢在。”

    “把朕新得的仙丹赐给大都督两颗。”

    “是。”魏无邪立刻端着托盘出来,托盘上放着一个水晶盘,盘中有两颗红彤彤的丹药。

    江堂看了一眼,头皮顿时发麻。

    这是新品种啊!

    “奶兄尝尝看。”明康帝笑眯眯道。

    他没有穿龙袍,而是穿了一件宽大的道袍,看起来不像是一国君主,更像是一名术法高深的道士。

    “谢皇上赏赐。”江堂在明康帝笑眯眯的目光注视下,一脸感激吞下了两颗丹药。

    他吞得急,一下子噎住了,憋得脸通红,一副上不来气的样子。

    明康帝大笑:“心急什么,朕这次得了不少呢,等奶兄走时再带几颗。”

    “咳咳咳——”江堂再也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

    明康帝不以为意,反而温声吩咐魏无邪道:“魏无邪,快给大都督倒杯水送送。”

    江堂好不容易把两颗丹药咽下去,噎得满眼泪,捧着水杯灌了好几口,请罪道:“臣该死,在皇上面前失礼了。”

    “起来,起来,朕知道你急着尝仙丹的味道,不过又不是吃过这一次就没有了,朕但凡得了仙丹,肯定会和奶兄分享的。”

    江堂:“……”谢谢啊!

    不过他知道,刚刚的表现显然把明康帝取悦了,等下说出无梅师太失踪的消息,大概就不用面对帝王的雷霆之怒了。

    这样想着,江堂悄悄松了口气。

    “奶兄觉得如何?”明康帝问。

    江堂暗暗叹了口气。

    这也是他没办法换掉丹药的原因,皇上每次都要问他吃下丹药后的详细感受,从味道到吃下去后的感觉,定要细细问过才肯罢休。

    “入口辛辣,吞入腹中后仿佛有火在烧……”江堂详细描述着吃过丹药后的感觉。

    所以说那丫头果然是个聪明的,有这么一位三天两头赐丹药的天子在,就不怕他卸磨杀驴了。

    何止不能卸磨杀驴啊,以后谁要敢伤着那丫头,他就要谁的命!

    “这是天师改良了丹方后开炉炼出来的,没想到一炉就成功了,正好被奶兄赶上。”明康帝以一种“你走运了”的语气说道。

    江堂感激涕零:“都是圣上仁德,才能让天师顺利炼出仙丹。”

    这位令文武百官忌惮的锦鳞卫头目,从进来到现在,只字不提进宫的目的。

    君臣二人就着仙丹这个话题聊了许久,直到明康帝心情大好,主动问道:“奶兄这个时候进宫见朕,有什么事?”

    江堂立刻绷紧了后背,身体前倾,毕恭毕敬道:“冠军侯从山中传来消息,有凶徒杀害了疏影庵的尼僧,无梅师太下落不明。”

    明康帝陡然收起嘴角笑意:“无梅师太下落不明?”

    “是。”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无梅师太的消息?江堂,朕的锦鳞卫都在干什么呢?”

    江堂从椅子上起来,跪了下去:“皇上,如今因为山崩,通往大福寺的山路断绝,目前只有冠军侯一人能出入。”

    “你的意思是说,朕的锦鳞卫没有一人能进去?”明康帝语气淡淡问道。

    江堂冷汗直冒。

    要是不顾性命,十一、十三他们几个当然也能试一试,可万一中途失足,不是太冤枉了。作为义父,他舍不得让精心培养大的义子做这种没必要的牺牲。

    当时,谁也不知道疏影庵会出这么大的事。

    “也对,世上只有一个冠军侯。”明康帝淡淡道。

    “皇上说的是。”

    承认此点并没有什么丢人的,若人人都能做到冠军侯那样,北地就不是非冠军侯不可了。

    “朕知道了,无梅师太有什么消息传出来速速来报,太后那边暂且先瞒着。”

    “臣明白。”

    明康帝站了起来,在殿内来回踱步,停下来眺望窗外。

    红墙绿柳,盛夏的皇宫被名贵的花草装点得分外华丽,明康帝却觉得很烦躁。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他的时间用来修道尚且不够,偏偏要有这么多俗事烦他!

    “退下吧。”明康帝摆摆手。

    顺利把无梅师太失踪的坏消息报告给了皇上,江堂悄悄松了一口气:“微臣告退。”

    “奶兄等等——”明康帝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喊道。

    江堂立刻停下来,恭敬问道:“皇上还有什么吩咐?”

    明康帝扫了秉笔太监魏无邪一眼:“魏无邪,装两枚仙丹给大都督带上。”

    “是。”

    魏无邪递给江堂一只玉盒,江堂忙接过来谢恩,心道:皇上记性忒好了啊,以后谁再怀疑皇上因为修道忘了红尘琐事,他就跟谁急!

    真真公主寝宫。

    这几日寝宫里所有能照出人影的物件统统被收进了库房里,宫人们连走路都不敢发出大动静。

    原因无他,花容月貌的公主殿下脸上溃烂,心情糟透了,没人不长眼这时候去触主子们的霉头

    近身伺候真真公主的大宫女芳兰还是不得不来禀告:“殿下,江大姑娘过来了。”

    “不见,不见!”真真公主随手把引枕扔到了地板上。

    “那奴婢去跟江大姑娘说一声。”芳兰一个字都不敢多说,躬身退下。

    “等等。”真真公主盯着地板上的引枕发了一会儿呆,沉声道,“请江大姑娘先在厅里坐,本宫收拾一下就去见她。”

    “是。”

    芳兰一出去,真真公主就捶了一下床柱。

    诗冉先前来看她,她就没有见,这次要是再避而不见恐怕要恼了。

    真真公主由人伺候着穿戴妥当,面戴轻纱走了出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