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18章 询问

正文 第318章 询问

    “不管会不会隐藏在大福寺中,凶徒与大福寺定然有联系。走,我们去看看静翕师父醒了没有。”

    二人回到竹屋,乔昭问守在静翕屋外的僧人:“师父,静翕师父可否醒过来了?”

    僧人冲乔昭合十一礼:“施主可以进去看看。”

    乔昭回头,对邵明渊道:“我先进去瞧一瞧。”

    邵明渊颔首。

    乔昭走进去,就见静翕依然沉睡着。

    她悄悄退了出去,冲邵明渊摇摇头。

    二人在竹屋后的木椅上坐下来。

    乔昭拿出折叠好的手帕,打开来露出那颗毒牙。

    那颗牙齿的牙根处泛着黑黄色,令人作呕,她却直接用银针挑出一点毒素放到鼻端嗅了嗅。

    邵明渊颇为意外。

    他以为女孩子对这类的东西都会觉得恶心的。

    乔昭睇他一眼,淡淡道:“看我做什么?”

    仿佛猜透了邵明渊的心思,少女波澜不惊道:“我当然也会觉得恶心,但查出是什么毒更重要,不是吗?”

    邵明渊点头,深深凝视着她,语气是自己都不曾想到的温和:“是。”

    乔昭全副注意力都放在那颗牙齿上,嗅过后皱眉道:“不是砒霜。”

    “能闻出来?”邵明渊笑问。

    “嗯,砒霜有种苦杏仁的味道,很好分辨的。”乔昭隔着手帕摆弄着那颗根部发黄的牙齿,迟疑道,“有很淡的腥气,倒像是从活物体内取出的某些毒液。”

    “活物?”

    乔昭抬眸看他一眼,语气无波道:“比如说蛇毒。”

    邵明渊神色凝重:“若真是活物,那么确定到底是从什么活物体内提取的毒素就很有必要了。”

    不同的地方会有不同的鱼虫走兽,如果幸运,甚至能凭借此点推测培养死士的是哪一方势力。

    “黎姑娘能分辨出来吗?”

    乔昭摇摇头:“暂时不行,这里什么都没有,要想确定到底是什么毒素需要借助许多东西来验证,只能等出去再说了。好在这种毒能保持很久,耽误几日并没影响。”

    “那就等出去再说。”

    “邵将军,你要不要把疏影庵发生的事传递到外面去?”

    现如今外面都知道邵明渊有能力进出山,而无梅师太失踪是大事,要是不把这消息传递出去,回头有可能会被上面怪罪。

    “要传出去的。我已经发了信号,在等亲卫的信鸽。”

    乔昭有些意外。

    他不打算亲自走一趟吗?

    似是猜到乔昭所想,邵明渊笑笑:“此处敌暗我明,迷雾重重,留你一人在这里太危险。”

    “原来我成了邵将军的累赘。”乔昭无奈笑笑。

    “不是。”邵明渊断然否定。

    迎上少女深邃的眸光,他认真道:“黎姑娘不要这么想。我现在日日离不开黎姑娘施针,那岂不是黎姑娘的累赘?”

    乔昭莞尔一笑。

    算这傻瓜有自知之明。

    “二位施主,静翕师兄醒了。”一位僧人过来报信。

    乔昭走进竹屋。

    “静翕师父,您现在觉得好些了么?头是否还疼?”

    静翕半坐着:“已经好多了,原来黎三姑娘还懂医术。”

    “跟着干爷爷学了一点皮毛。静翕师父,您跟着师太好多年了吧?”

    “是啊,从师太在庵中落发,贫尼就被派来服侍师太了。黎三姑娘,现在有师太的消息了吗?”

    “还没有,大福寺的住持已经安排师父们四处寻找了,静翕师父要放宽心。”

    “阿弥陀佛,都说出家人四大皆空,可真正能做到的恐怕早已成佛了。不怕黎三姑娘笑话,贫尼一想到师太如今生死未卜,便心如刀割。”

    “静翕师父的心情我感同身受。我虽与师太只相处了几个月,却早已被师太的风采所倾倒。”乔昭打量着静翕的神色,忽而问道,“静翕师父跟了师太这么久,那有没有听师太提起过手中有什么特殊物件?”

    静翕缓缓摇头:“贫尼醒来后反复想过了,并没有。”

    “师太也没有过反常的言行?静翕师父仔细想一想,这很可能关乎到能不能顺利找到师太。”

    静翕陷入了思索:“师太刚来庵中时贫尼还小,依稀记得那时候师太经常整夜整夜睡不着,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吧,算不上反常,再后来师太就渐渐作息正常了。”

    静翕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让贫尼想想,后来师太似乎还有睡不安稳的时候,一次是在三年多前……”

    乔昭心中一跳。

    三年多前,正是祖父过世的时候。

    不知为何,明明知道无梅师太对祖父的情意,她却很难对这位青灯古佛大半生的公主生出反感来。

    想到无梅师太,她更多的是唏嘘。

    情之一字,还真是让人烦恼啊。

    不过很显然,无梅师太的失踪与祖父的过世没有任何关系。

    “还有奇怪的地方吗?”

    “还有一次,距现在很多年了,师太曾经下过一次山,回来后又有几日睡不安稳。”静翕叹气,“贫尼之所以记得,就是因为师太在庵中几十年,那是唯一一次下山。”

    “静翕师父还记得那是哪一年吗?”

    “有二十年了吧。嗯,现在是明康二十五年,那时候是明康五年。”

    “静翕师父陪师太一起下山的吗?是否知道师太见了什么人?”

    “陪师太下山的不是贫尼,而是当年与师太一同落发的婢女,那位师兄已经过世多年了。”静翕收回思绪,“这么久的事,应该不会与师太这次的劫难有关系。”

    “那么静翕师父有没有遇到过奇怪的事呢?”趁着气氛正好,乔昭转而问到了静翕身上。

    静翕笑笑:“贫尼从有记忆起就在庵中,每天过得都差不多。”

    “静翕师父有没有救过人?或者结交过什么朋友?”

    “贫尼很少下山,没有机会结交朋友。至于救人——”静翕沉吟一下,“曾经在山脚下给过一位快饿晕的人一块馍馍,除此之外,没有过什么特别的事了。”

    “那静翕师父好生歇息吧,我再去打探一下情况,有师太的消息就立刻告诉您。”

    “多谢黎三姑娘了。”

    乔昭走了出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