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17章 沉香手珠

正文 第317章 沉香手珠

    小沙弥童言无忌,两个大人却同时愣了一下。

    乔昭心想:早知道当初不这样哄骗小和尚了。

    “咳咳。”邵明渊轻咳一声,“小师父,我是男子,不能随便抱女施主的。”

    小沙弥看了乔昭一眼,满脸困惑:“不是施主抱着女施主来大福寺的吗?”

    邵明渊:“……”谎话被小孩子当面拆穿好尴尬,然而黎姑娘为什么会对小沙弥说这种事?

    乔昭默默把视线移到别处。

    她再一次确定了:再也不胡乱哄骗小孩子了。

    邵明渊干脆直接把小沙弥抱了起来。

    “哎?”小沙弥有些懵。

    邵明渊笑着解释道:“小师父比较轻——”

    话还没说完,就感受到一旁投来的冷冷目光。

    小沙弥比较轻?这是说她太重了?原来他每次抱她都是这么想的!

    乔姑娘绷紧了唇角。

    年轻的将军一头雾水:似乎又说错了什么!

    想不明白,他干脆不再想了,侧头对乔昭道:“黎姑娘跟紧我。”

    乔昭没好气道:“知道了,不跟紧能怎么办?我这么重,你又抱不动!”

    邵明渊深深看了她一眼。

    他都抱过多少次了,黎姑娘为何这么说?

    乔昭被他看得脸莫名热了热,故作平静道:“快走吧。”

    两人在玄景的带领下来到了断桥前。

    邵明渊把玄景放下来,交代道:“黎姑娘看好小师父,我去看一下。”

    乔昭颔首,默默拉住了玄景的手。

    邵明渊走到断桥旁,弯腰检查了一下,对乔昭道:“断口处很新,应该是接上后不久又砍断的。”

    “这么说,凶徒真的从这条路回的大福寺?”

    “凶徒去了哪里目前不能肯定,但肯定走过这里。”邵明渊直起身来,望了望,忽然纵身而起,向着断桥中央跃去。

    “啊呀!”小沙弥吓得蒙住了眼睛。

    那一刻,乔昭的心跟着提了起来,但面上却没有露出半分端倪,目光平静看着那个背影。

    邵明渊落在断桥口处,脚尖轻轻一点又折身返了回来,如一只展翅翱翔的鹰。

    待他落到地面上,玄景一脸崇拜道:“施主,你原来会飞!”

    邵明渊笑着捏捏小沙弥胖嘟嘟的脸蛋,而后摊开手心:“黎姑娘,你看这串佛珠会不会是无梅师太遗落的?”

    乔昭记性好,拿起佛珠仔细打量一番,点头道:“无梅师太确实有这么一串沉香手珠。”

    她说完把佛珠套在邵明渊手腕上,在他不解的目光下与之拉开了一小段距离,然后嗅了嗅,肯定道:“这串沉香手珠是无梅师太的无疑。”

    “黎姑娘能肯定?”

    “能的。无梅师太一直戴着这串手珠,我与师太接触时大半时间都是我们现在的距离,闻着就是这样的香味。”

    每一串沉香手珠都会随着佩戴时间的不同有着独属于自己的味道,不过这样细微的差别想要分辨出来需要足够的熟悉或者细心。

    黎姑娘每七日才来一次疏影庵,熟悉定然是谈不上的,那么靠的就是超乎常人的记性与细心了。

    邵明渊忍不住想:这就是令他怦然心动的女孩子,越是与她相处,就越能发现她更多值得人喜欢的地方。

    也许他的妻子乔昭也是这样聪慧的姑娘,如果他有机会与她相知相守,早早把她装在心里,就不会有如今的痛苦与遗憾了。

    “走,我们回去。”

    两大一小直接回了大福寺。

    平日里祥和兴盛的寺院如今气氛低沉,仿佛有阴云笼罩在上方。

    “住持,这是我们在断桥处发现的手珠,应该是无梅师太的。”邵明渊把沉香手珠交给了住持。

    他们毕竟是外人,而大福寺与疏影庵则同气连枝,该告诉大福寺住持的自然无需隐瞒,只除了那颗含毒的牙齿。

    在场的除了住持还有几位长老。

    住持把手珠接过来,仔细看了看,点头:“阿弥陀佛,这确实是无梅师兄的手珠。”

    “这样说来,掳走无梅师兄的凶徒就是走的这条路线。”一名长老道。

    另一名长老接着道:“贫僧记得那条路通往两个地方,一处是大福寺,另一处则通往深山老林,那些深山老林中零星有猎户人家,偶尔会有猎户前来大福寺以草药换取盐巴等物。”

    众僧互视一眼。

    住持开口道:“这就分出一队人去那边看看。”

    “住持师兄最好多安排一些人去探查,那边地形复杂,要保证安全。”

    “这是自然。”

    邵明渊与乔昭皆没有插话,在住持安排具体事务时识趣退了出去。

    二人站在开阔处说话。

    “邵将军,你说大福寺的僧人会搜查大福寺吗?”

    “不好说,即便会搜查,也不会大张旗鼓。”

    乔昭点点头:“是啊,倘若无梅师太被隐匿在寺中,那么凶徒明面上的身份就是大福寺的僧人。一旦大张旗鼓搜查,凶徒就有可能狗急跳墙,悄悄把师太——”

    “黎姑娘不要太担心。”邵明渊宽慰道,“还记得被我射杀的那个凶徒吗?”

    乔昭条件反射打了个寒颤,苦笑道:“怎么会不记得?”

    “我检查他身体时就发现,他指端老茧的位置是长期射箭磨出来的,这说明他伪装成猎户多年了。既然无梅师太手中有他们需要的东西,能让他们隐忍这么多年,那只要那个东西没有到手,他们就不会把人灭口。”

    “但愿师太能撑得住。”乔昭这样说着,心中却有几分担心。

    以无梅师太傲然出尘的性情,万一不堪受辱或许会选择自行了断……

    “黎姑娘,我们回去吧。该查探的已经查探过了,剩下的事要看住持安排了。”

    “好。”乔昭点点头。

    回到竹屋她可以试着分辨一下那颗牙齿中的毒素,说不定会有别的发现。

    走在路上,乔昭低声对邵明渊道:“邵将军,我还是觉得凶徒十有八九就隐藏在大福寺中。我先前回到疏影庵中,并不是运气不好撞上那名凶徒,而是他一直在等我,这说明他对我每天什么时候前往大福寺替你施针是清楚的。他不会选在我没去大福寺前动手,那样会引起你的怀疑。只有等我替你施完针回去再灭口,才能把被发现的时间拖延到第二天。如果凶徒是外面的人,怎么会知道这么清楚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