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11章 脚印

正文 第311章 脚印

    邵明渊把包袱递给乔昭:“是拾曦托我带给你的一些吃食。”

    乔昭接过来,当着邵明渊的面打开,里面有几包老字号的素馅点心,还有一只香瓜。

    香瓜是金黄色的,散发着清甜的香味。

    乔昭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

    “拾曦还有几句话托我转告黎姑娘。”邵明渊察觉气氛有些尴尬,忙道。

    “池大哥有什么话说?”乔昭平静问道。

    “他说——”邵明渊看着少女黑湛湛的眸子,迟疑了一下,“要你保重身体,他会努力,以后光明正大娶你。”

    乔昭脸色冷了下来。

    光明正大娶她?那她是不是要感动万分,还要谢谢这位传话的“红娘”呢?

    少女冷冰冰的眼神让年轻的将军有些无所适从。

    他就只是带个话——既没有撮合他们的意思,也没有从中阻挠的意思,黎姑娘这样的女孩子心中自有主意,应该不会被外物干扰的。

    可是黎姑娘为什么又生气了?

    “邵将军把衣裳脱了吧,早些给你施完针,我要回庵里了。”

    “呃。”邵明渊抬手去解衣带。

    对于脱衣裳这种事,某人明显已经习惯了。

    乔昭挑了挑眉。

    居然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一个手握重兵的将军,抢红娘的差事不觉得惭愧吗?

    乔昭不由想起了前夜。

    眼前这个男人把她当被子盖了一整夜,她都要冻成冰块了,现在他告诉她别的男人要努力娶她?并一脸乐见其成?

    乔姑娘越想越恼火,伸出食指戳了戳某人的腹肌,凉凉道:“邵将军用了什么祛疤良药,这里好得还挺快的。”

    邵明渊一张脸腾地红成了熟透的虾子。

    乔昭淡淡瞥他一眼,生不出丝毫同情心来,一边把银针刺入他的胸膛,一边冷冷道:“邵将军自顾尚且不暇,以后还是不要管闲事为好。”

    邵明渊张了张嘴,没敢辩解。

    他没有啊,他就只是传个话!

    可是今天黎姑娘看着好可怕,他要是解释,万一她继续戳他怎么办?

    有了这个觉悟的年轻将军一直老老实实闭着嘴,直到乔昭收起银针,依然没有吭声。

    乔昭见他默默穿衣,问道:“有没有冰绿与晨光的消息?”

    “还没有,我已经派人去寻找他们。”见乔昭问起正事,邵明渊悄悄松了一口气,“黎姑娘的脚好些了吗?”

    “配了些药热敷泡脚,已经消肿了,很快便能行动自如,到时候就不必麻烦疏影庵的师父们抬我下来了。”

    “都是为了给在下施针才如此麻烦黎姑娘。”

    “邵将军救了我的命,就不要说这种客套话了,我要回疏影庵了。”

    邵明渊从衣袖中摸出一物,递给乔昭:“黎姑娘把这个收好。”

    “这是什么?”乔昭打量着邵明渊手中之物。

    那是长不过三寸的一个小物件,似玉非玉,似骨非骨,瞧不出是什么材质来,上面有圆润的小孔。

    饶是乔昭见多识广,也认不出这是何物。

    邵明渊解释道:“这个叫骨笛,是用北地一种野兽的喉骨制成,笛音短促,穿透力强,黎姑娘把这个带在身上吧。如今山路断绝,你腿脚又不便,万一遇到什么情况就吹响它,以疏影庵到大福寺的距离,我可以听到的。”

    乔昭握着小小的骨笛,只觉清凉如玉,口中却道:“即便真的有事,邵将军能听到也不方便过去的,疏影庵不允许俗家男子靠近。”

    邵明渊一脸认真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黎姑娘收好就是。”

    “好,我收下了,多谢邵将军。”

    回到疏影庵的乔昭闲下来后摩挲着邵明渊给的骨笛,心道:那人倒是心细,不过这笛子应该是用不上的。

    山中清净,时间如流水般缓缓淌过几日,乔昭已经能自行前往大福寺替邵明渊施针驱毒,一来二去,与小沙弥玄景越发熟悉了。

    这天乔昭替邵明渊施针后准备回去,小玄景不知从哪里抱了一只兔子来:“女施主,这只兔子的腿流血了,你能教我怎么给它包扎吗?”

    “好呀。”山中随处可见野生的草药,乔昭领着玄景采了一把止血药,教他捣烂了敷在兔子伤口处,并用帕子包扎好,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好了,等明天我们再一起给它换药。”

    玄景连连点头:“好的,女施主救兔子一命,功德无量呢。”

    乔昭忍不住笑了,抬手捏捏玄景的脸蛋:“那我应该感谢这只兔子。”

    “女施主,小僧送你回疏影庵吧。”

    “不用了,兔子受了伤,小师父不是还要照顾它吗,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那你认路吗?”玄景担心问道。

    乔昭忍俊不禁:“当然认识,从大福寺到疏影庵不就只有一条路吗?”

    “不是啊,女施主我悄悄告诉你啊,其实还有一条路呢,不过那条路会绕远,而且要过一道桥,那道桥很早很早之前就断了呢,比我出生还要早,所以久而久之,就没人记得啦。”

    “那小师父怎么知道的呢?”

    玄景红了脸:“有一次迷路了嘛,就发现了。小僧是怕你迷路,所以才告诉你。”

    “小师父放心,我就沿着咱们每天来回的路走,绝对不会迷路的。”

    玄景站起来,一手抱着兔子,一手拍了拍僧袍上的尘土:“那小僧就放心了。女施主,明天见。”

    “明天见。”

    乔昭与小沙弥道别后踏上山路返回疏影庵。

    疏影庵比大福寺的位置要高,占地却小了很多,整座尼姑庵都掩映在葱郁花木中。

    这条路乔昭已经很熟悉了,她脚步轻盈走到庵门前,推门而入。

    她今天的午饭是在大福寺用的,又陪着玄景去采了草药,回来得要比平时晚一些。

    庵中一片静悄悄的,这个时候庵中师父们应该在午休,可乔昭越往里走越觉得隐隐不对劲,仿佛自己成了一头猎物,被耐心的猎人隐在暗中窥视着,一步步走入早布置好的陷阱中。

    她的脚步渐渐慢下来,眼尾余光扫着两旁,忽然瞥见药圃旁有一个脚印。

    那是一只男子的脚印!

    乔昭猛然转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