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09章 只是伤了脚?

正文 第309章 只是伤了脚?

    衙役们围着载满吃食与酒水的马车口水直流,几名官员走过来:“怎么回事儿?”

    “这位太太送来很多吃的。”

    何氏笑笑:“大人们别客气,我一个妇道人家帮不上别的忙,只能买些吃的让大人们垫垫肚子。”

    其中一位官吏拧着眉道:“太太不必如此——”

    来历不明的东西谁敢入口啊,万一有毒怎么办?

    他眼风一扫,看到了油纸包上的标志,不由眼神一缩:居然是德胜楼的烤鸭!

    “太太真是有心了。”某官吏口风一转,严肃道,“你们还不快谢谢这位太太!”

    一群人纷纷对何氏道谢,迫不及待去拿吃食。

    一声咳嗽响起,江远朝淡淡道:“姜指挥,这样是不是有些太随便了,来历不明的东西也敢轻易入口?”

    姜成狠狠瞪那官吏一眼,吼道:“谁让你们乱吃东西了,都停手!”

    抓着油纸包的衙役们暗暗撇嘴,心道:你们西城兵马司的人油水丰厚,哪知道别人的苦,这可是德胜楼的烤鸭,百味斋的羊蹄子,还有春风楼的美酒!

    这时黎辉挤进来,跑到何氏身边,凑在她耳边低声道:“太太,三妹没事,目前正在疏影庵呢。”

    “真的?”何氏只觉一直悬在嗓子眼的心顿时落了回去,眼泪瞬间就出来了,见众官差都盯着她看,眼泪一抹笑道,“小妇人就是瞧着差爷们辛苦了尽份心意,反正心意到了,大家吃不吃随意啊。”

    既然昭昭没事,这山路早一天通晚一天通就不打紧了。

    众官差:“……”这能随意嘛,他们吃着干粮喝着冷水本来好好的,您给弄几车这个来!

    “原来是黎夫人。”江远朝嘴角含笑打了招呼。

    “是你?”何氏脸立刻一冷。

    这不是锦鳞卫的那小子吗,看着就心烦,锦鳞卫没有一个好东西!

    “没想到黎夫人还记得在下。”

    “记得,怎么能不记得。江大人说得对,小妇人带来的吃食也不知道是好是歹,万一让差爷们吃出毛病来就坏了。管事,快把马车赶回去吧。”

    “既然是黎夫人送来的,那一定没问题。姜指挥,咱们该谢谢黎夫人。”

    “这位黎夫人是凉棚里那位的太太?”姜成低声问。

    江远朝点头。

    姜成抽了抽嘴角,对何氏道了谢,大声道:“大家赶紧把东西分吃了,然后继续干活!”

    何氏冷哼一声,对黎辉道:“辉儿,领我去找你父亲。”

    江远朝不以为意笑笑,听身后有人喊道:“十三弟。”

    他转过身,看到端着一张冰块脸的江十一站在后面。

    “十一哥怎么来了?”

    “义父让我来接替你。”

    江远朝嘴角笑意一收。

    江十一面无表情道:“义父很挂心黎姑娘安危,不知道十三弟可有黎姑娘的消息?”

    江远朝压下心中诧异,面色平静道:“刚刚冠军侯从山上下来,说黎姑娘暂住在疏影庵里,请义父放心吧。”

    “我去找冠军侯再问一下。”

    江十一抬脚向邵明渊走去。

    江远朝盯着他的背影出神片刻,笑意越发凉了。

    义父这是什么意思?

    他盯着江十一大步流星向邵明渊走去,一动不动盯了许久,默默收回视线,苦笑一声。

    义父防备他对黎姑娘动心,还真是防备得彻底啊。

    江远朝翻身上马,轻轻一夹马腹,疾驰而去。

    罢了,她没事就好。

    江十一来到邵明渊面前:“侯爷,在下江十一。”

    邵明渊看他一眼,淡淡笑道:“久仰。”

    锦鳞卫十三太保中,江十一主刑罚,他回到京城后已经了解到了。

    “大都督很挂心黎姑娘安危,不知道黎姑娘可有受伤?是否缺什么东西?”

    邵明渊眸光转深。

    黎姑娘那日到底与江堂做了什么交易?江堂对黎姑娘的挂心有些过了。

    他心下思索着,池灿已经开口:“这个就不劳江大都督操心了吧?”

    江十一不擅斗嘴,毫无温度的目光落在邵明渊脸上等他回应。

    “我还没见过黎姑娘。”邵明渊道。

    山谷的那一夜,他会烂在肚子里一辈子不会提。

    “侯爷可否会再上山?”

    “会。”

    这种事自然是瞒不过锦鳞卫的。

    “那就请侯爷再上山后与黎姑娘见上一面,确定黎姑娘的状况。”

    邵明渊看他一眼,笑笑:“不知这是大都督的意思,还是阁下的意思?”

    江十一面无表情回道:“自然是大都督的意思。”

    他又不认识那个姑娘,为什么义父与这位冠军侯说话都怪怪的?

    “那好,阁下回去可以对大都督说,我会确认一下的。”

    礼尚往来,江堂给他面子,他自然也没必要扫对方的面子。

    “多谢。”

    等江十一一走,杨厚承挠挠头:“江堂这么关心黎姑娘干什么?”

    “大概是吃多了。”池灿不冷不热道。

    “不用在意,我先回府休息一下。”

    “你明天什么时候上山?”池灿问。

    “日出时分。”

    邵明渊回到冠军侯府,沐浴更衣后去见了乔墨。

    “舅兄,我要出门几日,你若有什么事就对我的亲卫说。”

    乔墨沉默了片刻,问:“是不是昭昭有什么事?”

    邵明渊一怔。

    乔墨苦笑:“我虽然是笼中鸟,却不是傻瓜。昭昭不是要每天来给侯爷施针吗,如果不是她有事,侯爷怎么能出门?”

    邵明渊尴尬笑笑:“本来是不想舅兄担心的——”

    乔墨脸色一变:“昭昭真的有事?”

    邵明渊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特别是“昭昭”两个字从乔墨口中叫出来,让他莫名心跳加速。

    “是这样的,昨日大雨,黎姑娘去了疏影庵,结果遇到了山崩——”

    “你说什么?”乔墨一把抓住邵明渊手腕。

    邵明渊惊诧莫名:“舅兄?”

    “她怎么样了?”

    “她……应该还好。”邵明渊不确定地道。

    “应该?”

    “黎姑娘目前在疏影庵。”

    “那她人呢?可有受伤?”

    “舅兄放心,黎姑娘只是伤了脚。”

    “只是伤了脚?”乔墨一字一顿念着这句话,意味深长看了邵明渊一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