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06章 如论怎样我都会认得

正文 第306章 如论怎样我都会认得

    黎光文被推了一个趔趄。

    黎辉扶住黎光文,怒道:“怎么推人呢?”

    黎光文摆摆手:“辉儿别说了,他们也是辛苦了。”

    他说着又去拣小些的石块搬。

    “我说您手无缚鸡之力的添什么乱啊,就在一旁好好等着吧。”衙役不耐烦道。

    这书生说话虽然还算中听,但来帮倒忙就不对了。

    “我没添乱,你看,这么大的石头我就能搬动了。”黎光文抱着石块往推车走去。

    黎辉见状抿了抿唇,如父亲一样弯腰抱起石头。

    衙役看着这父子二人委实稀奇,忍不住问黎辉:“小公子是哪家的啊?莫非有家眷昨天上山?”

    “嗯。”黎辉没有细说,打探道,“我听说昨天就有差爷们过来清理了,还挖出了几具尸体?”

    “是吗?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我是今天才被调来干活的。小公子,我看你们父子俩都是读书人,哪搬得动石头啊,还是在那边等着吧。”

    “能搬走一块就少一块,那么路就能早一些疏通。”

    这时传来喧哗声:“又有尸体,哎呀,还是两个年轻的姑娘——”

    咚的一声响,紧跟着是一声惨叫,这声音忒熟悉,黎辉立刻看过去,就见黎光文正抱着一只脚疼得来回跳。

    “父亲!”黎辉忙赶过去,“您怎么啦?”

    “石头砸到了脚,别管这些了,快扶我去看看那边的情况。”

    听到是两个年轻姑娘,黎辉心里同样很不安,担心黎光文受不住,扶着他道:“那边不好走,您先坐这里等等,儿子去看看。”

    黎光文脚疼得厉害,只得不再坚持。

    黎辉踩着乱石软土走过去,还没走到地方,就看到几名衙役抬着两具尸体走过来。

    因为被埋了一夜,又是盛夏,两具尸体已经变了形,完全看不出本来的模样,只能从衣着发饰勉强分辨出是未出阁的女孩子,其中一名穿着丫鬟服饰。

    黎辉腿一软,往后退了几步。

    三妹昨天出门穿了什么样的衣裳?

    真该死,他去上学了,竟全然不知!

    “怎么样?”见儿子返回来,黎光文急切问道。

    黎辉摇摇头。

    “不是你三妹?”黎光文抱着被砸出血的脚,像个孩子般笑起来。

    黎辉忍了忍,还是没办法骗父亲:“儿子没有认出来,那两具尸体已经变形了,只能依稀分辨出来是一位姑娘和一个丫鬟。”

    黎光文彻底呆住了。

    这时马蹄声传来,三个年轻男子翻身下马,并肩走过来,正是池灿、杨厚承和朱彦。

    池灿一眼看到了呆坐着的黎光文,大步流星走过去:“黎叔叔。”

    黎光文抬头,喃喃道:“是你——”

    “黎叔叔,您……怎么了?”他一早听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赶去了冠军侯府,结果却扑了个空,邵明渊一直没有回去。

    一定是黎三出事了!

    这些日子池灿时不时去找黎光文下棋,二人已经发展成好棋友的关系,黎光文眼一酸,伸手指着放尸体的地方道:“我女儿——”

    池灿面色剧变,后退数步才稳住身子,然后快步走过去。

    那里停放着七八具尸体,皆蒙着白布。

    池灿扫视一眼,看到有两具蒙着白布的尸体明显更小一些,紧紧挨在一起放着。他一张脸顿时变得雪白,缓缓半跪下去,伸手去掀白布。

    “拾曦——”杨厚承来到池灿身边,忍不住喊了一声。

    池灿没有任何反应,猛然掀开了白布。

    白布下的女尸形容可怖,身上已经辨不出颜色来的比甲表明了其丫鬟的身份。

    池灿猛然喘了一口气,闭闭眼,又把另一块白布掀起。

    杨厚承不由别过眼去不忍再看,池灿却目不转睛盯着女尸的脸。

    女尸脸上血肉模糊,肿成馒头,哪怕是再亲近的人恐怕都认不出来。

    池灿呆呆看着,轻声问杨厚承:“是不是?”

    杨厚承默默无言。

    池灿忽然伸出手去,快触摸到女尸的脸时被杨厚承一把抓住:“拾曦,你干什么?”

    池灿声音抖得厉害:“我,我就是看看。”

    “拾曦,你别这样。”杨厚承难受极了,“人已经成了这个样子,根本认不出来了啊!”

    “不,不,认得出的。”池灿挣脱了杨厚承的手,掏出手帕轻轻擦拭女尸的眉心。

    一下,两下,三下,他擦得很认真,很小心。

    黎光文不知何时被黎辉搀扶着过来,立在一旁无声看着。

    池灿完全不知道这些,他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

    终于,女尸眉心处的血迹与泥土被擦拭干净,露出一小块光洁的地方。

    池灿闭了闭眼,然后狠狠抱住杨厚承捶了捶他的肩膀:“不是她!杨二,你看到没,不是她!”

    杨厚承同样很高兴,连连点头:“对,对,不是呢,拾曦你居然能想到这个,我都没想到!”

    他居然忘了,黎姑娘眉心有一颗小小的红痣。

    池灿笑起来,少了平时令人迷醉的慵懒,反而透着傻气:“那当然,你又不是我——”

    杨二把黎三放在朋友的位置,而他,把她放在了心上。

    这怎么能一样呢?

    “不是我女儿?”

    池灿这才如梦初醒,看着近在咫尺的可怖女尸嫌弃得不行,忙把帕子丢到地上,站起来对黎光文道:“绝不是她。”

    黎光文傻笑起来:“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嗯,他忽然觉得这小子顺眼一些了,要是昭昭能平安回来,只要她喜欢,他就不拦着了。

    朱彦走了过来,手落在池灿肩膀上,轻声道:“拾曦,咱们去那边说话。”

    “怎么?”池灿与杨厚承随朱彦走到避人处。

    “我刚问了一下庭泉的亲卫,他们说庭泉昨天从那边山壁直接爬了上去。我想着,庭泉一定是去寻黎姑娘了。”

    池灿眼一亮:“你是说黎昭还活着?”

    朱彦笑笑:“至少黎姑娘没有被埋在这里边,不然庭泉没道理上去,你们说是不是?”

    池灿与杨厚承不由点头。

    “放心吧,只要黎姑娘当时没有出事,庭泉一定能把她平安带回来的。”

    池灿想了想,抬脚向黎光文走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