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03章 取暖

正文 第303章 取暖

    时间缓慢流逝,黑暗里忽然传来牙齿打颤的声音。

    乔昭一惊,伸手去摸邵明渊,发现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这是到了最要紧的时候,熬过去了就能撑到明天,要是熬不过去——

    乔昭不敢往下想。

    她两手互相搓一搓,把手心搓热,然后放在邵明渊心口上替他取暖。

    突然一股大力传来,乔昭整个人被拽了过去,覆盖在那人身上的稻草在黑暗中四飞,有一部分落在她光洁的身体上,有些扎得慌。

    “邵明渊!”乔昭低呼一声。

    她话音才落,邵明渊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下面。

    乔昭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混蛋,这混蛋,他怎么能——

    乔昭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冷——”那人在她耳畔低吟一声,像是找到了热源,越抱越紧。

    黑暗里,乔昭却骤然想起了那人清俊冷肃的眉眼,宽阔结实的胸膛,还有形状分明的腹肌。

    乔昭脑袋轰的一声炸开,推搡道:“邵明渊,你要把我压断气了!”

    她的推搡好像起了作用,身上的人翻到了一旁,可还没等乔昭松口气,那人像是找被子一样把她拉过去,盖在了身上。

    乔昭:“……”

    她趴在他身上好一会儿,清晰感受着他痉挛般的颤抖,最终低低叹了口气。

    罢了,她不想死,也不希望他死,这一世本来就不打算嫁人了,也说不上对不起别的男人,那就这样吧。

    乔昭伸手环住他的腰。

    男人的颤抖渐渐平息了,像是得到抚慰的狼崽,用冒出胡茬的下巴蹭了蹭少女的肩窝。

    山洞里的光线渐渐亮起来,乔昭睁开眼,已经能清楚看到对方的眉眼。

    没有了黑暗那层保护,乔昭尴尬不已,唯恐惊动了依然在沉睡的人,小心翼翼脱离他的束缚,

    她这才发现右脚踝已经高高肿了起来,这是昨天崴了脚没有及时处理的后果。

    可这种时候她也顾不得了,一瘸一拐走到晾衣服的地方。

    一夜过去,二人的衣裳已经晾干了,乔昭迅速穿好衣裳,这才抱着邵明渊的衣裳返回去。

    许是少了温暖的源头,那人紧皱着眉头,身体微微蜷曲着。

    乔昭不敢乱看,把衣裳盖到邵明渊身上,随后坐下来轻轻揉捏着肿成馒头的脚踝。

    不知过了多久,邵明渊睁开眼睛,一眼看到的就是近在咫尺的少女。

    她的头发有些散乱,上面甚至有不少稻草,秀气的眉蹙着,隐约露出几分痛苦。

    “黎姑娘,你脚受伤了?”一开口声音低沉暗哑,邵明渊自己都有些意外。

    乔昭按捏脚踝的手一顿,没好意思转头看他,轻声提醒道:“你快些把衣裳穿好吧。”

    邵明渊愣了愣,目光下移,触及披在身上的衣裳一阵茫然。

    他脑子乱糟糟的,对眼下的状况理不出丝毫头绪。

    他的外袍是什么时候脱下来的?

    头脑清醒了一些,一脸茫然的将军在心里悄悄补充道:还有裤子。

    再补充:还有短裤——

    邵明渊险些跳了起来。

    为什么还有短裤!

    他几乎是不可置信看了乔昭一眼。

    少女已经完全背过身去,修长的脖颈泛起粉霞。

    邵明渊一颗心彻底坠了下去。

    他默默穿好衣裳,喊道:“黎姑娘。”

    “穿好了?”

    “嗯。”

    乔昭这才转过身来,面上已经瞧不出任何异色。

    “我昨晚——”

    “昨晚邵将军寒毒发作,我担心穿着湿衣裳会加重你的病情,就替你把衣裳脱了。”

    “我——”

    乔昭笑笑:“邵将军昨天对我说,在无可选择的情况下,什么礼数都没有人的性命来得重要。我觉得邵将军这话说得很有道理。”

    她说着看邵明渊一眼,似笑非笑问:“邵将军该不会要我负责吧?”

    邵明渊陡然红了脸:“黎姑娘说笑了。”

    他这样说着,心里却乱糟糟的,隐隐觉得昨夜没有那么简单。

    他是睡得太熟了么,连黎姑娘替他脱衣裳都没有知觉……

    “邵将军,我崴了脚,今天要走出去就靠你了。你现在觉得如何?”

    必须走出去,不然等邵明渊再一次寒毒发作,两人就只能等死了。

    “还不错。”邵明渊轻轻活动了一下身体,沉声问,“黎姑娘昨天是不是出去了?”

    “没有草药,你今天就醒不过来了。”乔昭面无表情道。

    “多谢……”邵明渊依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不知道这种莫名的感觉从何而来。

    他知道这是直觉,而他也相信自己近乎本能的直觉。

    他想,给他时间,他会慢慢想明白的。

    “来,我背你。”邵明渊半蹲下身。

    乔昭没有忸怩,抬手伏到他背上去。

    少女柔软的手落在肩头,邵明渊目光无意中一扫,触及对方手背上干涸的血迹,电光火石间灵光一闪,猛然直起身来。

    乔昭从邵明渊背上滑落下来,落地的瞬间邵明渊迅疾转身,一手揽住她的腰肢,避免了她脚踝二次受伤的命运。

    “邵将军?”乔昭皱眉。

    邵明渊视线落在她散乱的发上,一言不发。

    “怎么了?”乔昭觉得某人眼神有些吓人。

    邵明渊声音涩然:“黎姑娘头发上有许多稻草。”

    “是么?”乔昭下意识摸了摸头发,不以为意笑笑,“昨夜为了取暖抱来这些稻草。”

    邵明渊深深望着她,仿佛要望进她的心里去。

    他轻声道:“可是黎姑娘衣裳上没有。”

    那一瞬间,乔昭有种被揭穿的狼狈。

    昨夜她与他皆未着寸缕,衣裳上当然不会有稻草。

    他这么敏锐干什么?而她却因为昨夜的事到底是乱了心神,忽略了这样的破绽。

    “如果——”邵明渊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他依然不确定昨夜发生了什么事,该如何说呢?

    “当然没有啊,我醒来清理过了。”乔昭笑盈盈解释,催促道,“邵将军,我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吧,今天要是去不了大福寺,你再次寒毒发作的话,我就束手无策了。”

    “嗯。”邵明渊暂且压下心中疑虑,把乔昭背了起来。

    一个时辰后,终于爬上陡坡的二人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相视一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