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96章 山雨

正文 第296章 山雨

    她养了好些日子的腿伤,不久前才彻底好利落了,本来早几天就可以过来了,不过估算到今天才是黎三来疏影庵的日子,这才选了这天出来。

    不为www.youfa8.com,就是对黎三道一声谢。

    她不是知恩不报的人。

    然而黎三在她心里是个挺特立独行的女孩子,那次大雨中无论是展露的医术,还是不卑不亢的态度,都让她觉得这不是个俗人。

    可这样一个难得令她觉得不俗的人,居然没戴那么漂亮的血玉镯。不用说,定然是觉得血玉镯太贵重,不舍得戴把它给压箱底藏起来了。

    在她看来,再贵重的东西,只有使用才有价值,要是收起来压箱底,那就是暴殄天物,把好好的东西当石头糟蹋了。

    乔昭是猜不透这些隐秘曲折的女子心思的,一个镯子而已,在她看来,无论是血玉镯还是木头镯子,在她不急需用银子时,并没有大的区别,于是坦言道:“戴着镯子写字不方便。”

    真真公主一听这话,脸上又有了笑意:“可以戴在左手上啊。”

    “呃,我有时候也会用左手写字。”

    真真公主怔了怔,而后笑道:“我才发现,黎姑娘真的是个妙人。”

    也不枉她特意等着这一天,当面说声谢谢。

    “殿下谬赞了。”

    “本宫从来不会乱夸人,妙就是妙,无趣就是无趣。”

    乔昭笑笑:“一般这样说会显得比较谦逊。”

    真真公主笑起来,而后回眸:“黎姑娘好像换了车夫。”

    跟在乔昭身后的晨光一头雾水。

    他只是个车夫而已,为什么会成为公主与三姑娘谈论的话题?

    小车夫悄悄拉了拉冰绿衣袖。

    “你拉我干嘛啊?”冰绿一脸莫名其妙问。

    乔昭与真真公主同时回头看了晨光一眼。

    晨光:“……”因为他蠢!

    真真公主轻笑一声:“这个车夫瞧着可比之前的强多了。”

    “我也这样觉得。”乔昭莞尔一笑。

    真真公主等了一会儿,不见乔昭开口,忍不住道:“你就没发现本宫带的人也不同了?”

    “带的人好像比以前多了。”乔昭不动声色道。

    她当然早就发现这位公主殿下的亲卫龙影这次没跟来,像龙影这样的亲卫,按理说公主出门该形影不离才是,这次没跟来,不问可知,是因为上次大雨真真公主受伤的事受了责罚。

    看真真公主的行事,对待伺候的人是有几分真心的,她若主动提及,岂不是触霉头。

    不得不触霉头时乔姑娘谁都不怕,然而若无必要,她当然不会平白惹人嫌。

    “龙影没跟来。”真真公主主动道。

    乔昭扬了扬眉。

    她大概猜到真真公主的心思了。

    龙影定然是因为责罚伤了身体,或许是有什么不便之处,找她讨药来了。

    果不其然,乔昭心中才闪过这个念头,真真公主便道:“龙影因为保护本宫不力受了刑,不知黎姑娘上次给本宫用的那种吃下后能让人浑身暖洋洋的药丸可还有?”

    “殿下是说驱寒丸?”

    “对,就是驱寒丸。”

    “我随身带了一瓶,只有几粒。一般寒气入体的话,一日一粒,把这几粒都吃完差不多就能好了。”乔昭从荷包里摸出个小瓷瓶递过去。

    真真公主接过来,打开瓶塞看了看,笑道:“但愿吃完能好吧,本宫每次出门都带着龙影,用起别人来还不顺手。”

    二人才说着话,忽然一阵凉风吹过,雨点紧跟着掉下来。

    “怎么又下雨了!”真真公主对下雨已经有心理阴影了,再没了说话的兴致。

    跟在真真公主身后的宫婢忙把随身携带的竹伞撑开来。

    冰绿着急道:“糟了,没有带伞,姑娘岂不是要淋雨了!”

    “谁说的?”晨光把背着的布搭打开,拿出雨具来。

    冰绿忙拿过竹伞撑开遮住乔昭头顶,笑道:“姑娘,晨光居然准备了雨具呢。”

    乔昭回头看晨光一眼。

    晨光挠头笑笑:“有备无患嘛。”

    有备无患?

    乔昭心中轻笑。

    就算是有备无患,做到这一点的也不会是晨光。

    她心中突兀闪过一个人的影子。

    她认识的人中,对下雨能准确报时的非那个人莫属了。

    原来邵明渊这样会哄小姑娘!

    乔昭心情格外复杂,脚下一不留神滑了一下。

    “姑娘,小心点!”冰绿忙把她扶住。

    真真公主偏头看了乔昭一眼,淡淡笑道:“本宫还以为你从来不会出这种状况呢。”

    乔姑娘一脸淡然:“殿下说笑了,我也是个人。”

    她有时也会茫然该做乔昭还是黎昭,也会心乱的。

    在这场雨渐渐大起来之前乔昭与真真公主总算赶到了疏影庵。

    因为下雨的缘故,真真公主的侍卫与晨光都留在了大福寺,冰绿与真真公主的宫婢则被破例允许进了疏影庵避雨。

    盛夏的天,连落雨都是热烈的,很快就成了狂风暴雨之势。

    疏影庵坐落的位置比大福寺还要高,在这与天幕更接近的地方,就更能感受到暴风雨的威力。

    一场雨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才渐渐止住,天开始放晴了。

    无梅师太命尼僧静翕多留了二人一阵子:“刚下了大雨,山路难行,二位小施主晚些走山路没有那么湿滑,会安全一点。”

    虽是如此,等到了申时,真真公主还是等不得了,对尼僧静翕道:“师傅,再不回去宫门就要落锁了,到时候惊扰了长辈们就不好了,本宫要走了。”

    乔昭跟着告辞。

    眼下确实不早了,等下了山再回到城中至少要一个多时辰,她还要赶去冠军侯府给邵明渊施针的。施针驱毒才刚刚开始几天,正是最要紧的一段日子,一旦中断那就麻烦了。

    夏日大雨乃是常事,出了日头后晒上一两个时辰路已经能半干了,二人再待下去回去的路上就该天黑了,到时更是不便,静翕自是没有再劝。

    空山新雨,扑面而来的草木湿润气息很是好闻,真真公主却因为想起了上次大雨中的遭遇而心情郁郁。

    乔昭乐得清静,小心翼翼走在山路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