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89章 出狱

正文 第289章 出狱

    “三姑娘,您能动吗,我扶您下车?”晨光赧然问。

    三姑娘去锦鳞卫衙门没带着冰绿,现在还是有些不方便的。

    乔昭盯着冠军侯府的门匾默默无语。

    “三姑娘?”晨光一脸困惑。

    “晨光,我说的是回府。”

    “是回府了啊。”晨光指指冠军侯府大门,理直气壮道,“您去了锦鳞卫衙门,将军他们一定担心着呢,还好咱们回来的还是挺快的。”

    “回黎府。”乔昭重新坐回去。

    “啊?”晨光傻了眼。

    乔昭一手掀着车门帘,淡淡道:“晨光,你现在是我的车夫。”

    “好吧。”晨光垂头丧气挥动着小马鞭,马车驶离了冠军侯府。

    站在冠军侯府门口的亲卫飞奔进去禀告:“将军,刚刚晨光带着黎姑娘过来,不知为什么黎姑娘没有下马车,然后马车又走了。”

    邵明渊想了想道:“你去黎府问一下晨光是怎么回事儿。”

    “领命。”

    亲卫往外走,又被邵明渊叫住:“不必去了,晨光应该会过来的,到时候让他进来回禀。”

    黎姑娘不是不分轻重的人,她去了锦鳞卫衙门,无论结果如何都应该会和他说一声。

    不过——

    邵明渊抬眸望了一眼侯府大门的方向,若有所思。

    黎姑娘来了没有下车就离开,是因为什么呢?

    脚步声响起,邵知进来,语气恭敬道:“将军,您找我?”

    “谢武那边,有进展了吗?”

    “目前还没有。”邵知有些惭愧。

    “不急,谢武是多年前就埋下的钉子,想要追查清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样吧,谢武那边的事你先暂时交给副手,腾出手来把寇尚书府毛氏毒害乔公子一事查一查,看背后是否还有什么主使。”

    如果还有幕后黑手存在,那这一方势力十有八九便是乔家大火的真凶。即便他不能立刻着手查嘉丰那边的事,从京城查起也是一样的。

    “领命。”邵知抱拳。

    邵明渊笑笑:“辛苦了。”

    邵知立刻脸一热:“属下惭愧。”

    “去吧。”

    四周安静下来,只有蝉鸣声越发聒噪,邵明渊双手十指交叉放在桌案上,发了一会儿呆。

    马车总算在黎家西府的侧门停下来,乔昭下了马车,交代晨光:“晨光,你去一趟冠军侯府,就说那件事应该成了,让邵将军不要着急,安心等等就是。”

    “呃,好。”

    “另外,我受伤的事,不要和邵将军提。”

    见晨光点头,乔昭匆匆赶回了屋子。

    晨光赶忙返回冠军侯府,才走到门口,一名亲卫就跑过来:“晨光,快进来,将军大人一直等着你呢。”

    “呃。”晨光赶忙跑进去,“将军,让您久等了。”

    “黎姑娘去了锦鳞卫衙门是什么情况?”

    “黎姑娘说事情成了,让您安心就是。”

    听到晨光这么说,邵明渊居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反而有种早知如此的感觉。

    他沉默了一下,问:“黎姑娘还有什么事?”

    若没有什么异常,黎姑娘不会来了又走,连他的面都不见。

    晨光耳边响起乔昭的叮嘱:我受伤的事,不要和邵将军提。

    三姑娘就爱开玩笑,这么重要的事,他怎么能不跟将军大人提!

    “将军,三姑娘受伤了。”

    “受伤?”邵明渊面色一沉,“你跟着黎姑娘去,是去睡觉的吗?”

    晨光一脸委屈:“将军,三姑娘后来有事情与江堂单独谈,没让属下跟着进去啊。”

    “狡辩!”

    晨光猛然挺直了身体:“属下狡辩,属下该死!”

    邵明渊淡淡瞥他一眼:“下次再护不住黎姑娘,军法处置!”

    “是!”晨光大声应道。

    “说吧,是谁伤了黎姑娘?”

    晨光挠挠头:“黎姑娘说是她自己弄伤的。”

    自己弄伤?

    邵明渊略一琢磨,便大概猜到了当时的情景,心中不由一叹。

    黎姑娘如此,倒是让他们这些大男人无地自容了。

    “黎姑娘伤到了哪儿?”

    晨光鼓起勇气道:“脖子。”

    邵明渊沉默了片刻,吩咐亲卫去取两箱子银元宝交给晨光带回去:“诊金。”

    黎姑娘手中不缺好药,好像缺银子。

    晨光回到黎府,喜滋滋把两箱子银元宝交给冰绿:“将军给三姑娘的礼物。”

    入手一沉,冰绿险些栽到地上去。

    晨光忙把箱子接住。

    “这么重!算了,你抱着跟我来吧。”冰绿丢给晨光一个白眼,扭身走了。

    晨光见到乔昭有些心虚,忙把两个箱子放到一旁的桌案上:“三姑娘,将军让我给您带礼物过来。”

    说诊金多俗啊,将军真是不会哄女孩子。

    乔昭示意冰绿打开。

    冰绿伸手打开箱子,不由一声惊叫。

    乔昭看过去,就见红绸底的箱子里堆满了白花花的银元宝,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目的光芒。

    这银元宝的大小规格,看着很眼熟啊。乔姑娘默默想。

    “这是邵将军送我的礼物?”乔昭面色微沉,脖子上的伤口让她声音微哑。

    晨光眨眨眼。

    黎姑娘好像有些不高兴。

    “诊金?”小车夫迟疑着换了个说法。

    乔昭脸色更沉。

    小车夫都快哭了:“要不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这差事真是没法干了!

    “你跟邵将军说我受伤了吧?”乔昭淡淡问。

    晨光险些给跪了:“三姑娘我错了,将军大人很关心您,一问起来我就没忍住给说了。”

    “算了,说就说了。”乔昭揉了揉太阳穴。

    她要真跟晨光计较,早就气死了,那人就不能给她派个靠谱的车夫吗?

    她不想让邵明渊知道,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想让大哥知道。不过想想,邵明渊应该不会刻意对大哥提起的。

    见乔昭没计较,晨光忙溜了,冰绿指着两箱子银元宝问:“姑娘,这个怎么办啊?”

    “当然是收起来了。”乔姑娘一脸淡定道。

    江堂的动作远比想象的还要快,不出两日天牢的牢门便打开,乔墨被放了出来。

    邵明渊亲自来接他。

    外面阳光明媚,与阴暗湿冷的大牢里是两个世界。

    乔墨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环视一圈,没有看到他以为会出现的那个身影,不由一阵失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