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88章 诘问

正文 第288章 诘问

    江堂瞥了江远朝一眼。

    江远朝心中一凛,收回了视线。

    “我派人送黎姑娘回府。”

    “不用麻烦大都督了,我有车夫。”

    江诗冉一看父亲居然就这么放乔昭走了,不由大急:“爹,您怎么就这么放她走了?她打了我,您忘了?”

    “好了,冉冉,不要闹了。”

    江诗冉不可思议睁大了眼睛:“爹,您把打我的人就这么放走了,还说我胡闹?您,您也中邪了吧?好,你们都不教训她,那我自己动手!”

    江诗冉说完扭身往外跑,江堂淡淡道:“十三,拦住冉冉。”

    江远朝心中虽诧异,手上动作却很快,一把拦住了江诗冉。

    江诗冉拼命挣扎:“放开,我今天要不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小贱人,我就出不了这口气!”

    “住口!”江堂冷喝一声。

    “爹,您凶我?您居然为了打您女儿的人凶我?她肯定是一只狐狸精,才一眨眼的工夫就把您给蛊惑了——”

    江堂脸一黑:“冉冉,你也不小了,说的都是什么混账话?”

    看来是他太娇惯女儿了,居然说出这样的荒唐话来。

    知道女儿是个脾气倔的,江堂耐着性子解释道:“黎姑娘找我是有要紧事,冉冉你以后少和她打交道。”

    “爹,找上门来的是她,打了我的也是她,您居然这么说?她一个小丫头能有什么要紧事,分明是您偏袒她!”

    “冉冉,爹不是和你说笑!”江堂忽觉心口一窒,脸色瞬间煞白,捂着心口摇摇欲坠。

    江诗冉骇了一跳:“爹,您怎么了?”

    江远朝一把扶住江堂:“义父?”

    江堂说不出话来,被江远朝扶着缓缓坐下来,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江诗冉伏在江堂膝前,已经落了泪:“爹,您到底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些头晕,大概是昨晚没睡好。”江堂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语重心长道,“冉冉,你是爹唯一的女儿,你要记着,爹不会害你的。”

    “嗯,女儿知道。”

    “所以暂时放下与黎姑娘的矛盾,明白么?”

    江诗冉咬着唇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委屈点头:“知道了,我听您的。”

    江堂露出欣慰的笑容:“冉冉,你先回去,我和你十三哥还有事要处理。”

    “那好吧。”江诗冉觉得这一天简直窝火极了,偏偏父亲不舒服不能再顺着心意来,只得垂头丧气离开。

    屋子里没了旁人,江堂看江远朝一眼,淡淡道:“十三,你太让我失望了。”

    江远朝立刻单膝跪地:“是十三不好。”

    “起来,快成家的人了,别动不动就跪。”

    江远朝默默站起来。

    “你知道我指的什么?”

    “请义父指教。”

    “你对黎姑娘另眼相待,为什么?”他可不认为随便一个小姑娘能进到这里来。

    江堂语气很平静,江远朝却心中一沉。

    他虽不知义父为何放过了黎姑娘,但却知道,一旦黎姑娘让义父妥协的点没有了,那就是义父秋后算账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江远朝面色坦然道:“回禀义父,十三是觉得黎姑娘具备的才能不符合她的出身经历,这才有些好奇。”

    “没有别的原因?”

    “当然没有。义父,十三是您救回来抚养长大的,您还信不过十三吗?”

    江堂这才笑了笑:“我自是信得过你,不过义父也是男人,在有些事上不得不先提醒你,省得你将来犯错误。”

    “义父请放心,十三绝不会的。”

    “嗯,那你先回去吧,今天冉冉受了委屈,你多陪陪她。”

    等江远朝一走,江堂把乔昭留下的白瓷瓶拿出来,从中倒出一枚药丸,盯着看了许久,喊一名站在门外的锦鳞卫进来,淡淡道:“把这个吃了。”

    “是。”进来的那名锦鳞卫毫不犹豫把药丸吞了下去。

    “什么感觉?”江堂问。

    “呃,回禀大都督,好像没有什么感觉。”

    江堂也不说话,端起一杯茶慢慢喝。

    约莫一刻钟后,锦鳞卫脸色有些难看。

    “怎么?”江堂语气有些严厉。

    莫非那丫头如此大胆,竟敢公然给他下毒?

    锦鳞卫忍无可忍捂住肚子:“大都督,属下,属下想去茅厕——”

    “去!”

    又等了一会儿,锦鳞卫跑了回来,瞧着竟有几分神清气爽。

    江堂沉默了一下,问:“什么感觉?”

    锦鳞卫呆了呆。上茅厕的感觉也要和大都督汇报吗?

    “什么感觉?”江堂不耐烦皱眉。

    锦鳞卫不敢再犹豫,大声道:“很痛快,觉得身体都轻了,有种——”

    “够了。”江堂摆摆手,“下去吧。”

    室内只剩下江堂凝眉思索,锦鳞卫忙不迭跑了。

    乔昭出来后,晨光迎上来。

    “回府。”乔昭匆匆撂下一句话,快步往前走。

    晨光觉得有些不对劲,忙追了上去:“三姑娘——”

    话音未落,他便一眼看到了乔昭脖颈上缠绕的手帕,血迹若隐若现。

    目光下移,晨光大惊:“三姑娘,您受伤了?是谁干的?我找他去!”

    “别去,回府再说。”

    “可是您——”

    “我自己伤的,先回府!”乔昭的声音已经哑了。

    脖颈上的伤口虽不深,可她不是铁打的人,也会疼的。

    “好。”晨光咬咬牙,狠狠瞪了锦鳞卫的黑漆衙门一眼,跳上了马车,“三姑娘,您坐稳了。”

    车厢里传来乔昭低低的回应声。

    马车在宽阔的青石街道上疾驰起来。

    伤口处已经不再流血,只剩下火辣辣的疼,乔昭从荷包里摸出药膏随便涂了一下,面色虽然越发苍白,却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还好这一步没有走错,只要先把大哥救出来,www.youfa8.com的事都好说。

    她闭目靠着车厢,忍不住想:她可不可以期待一下,大哥见了她给的东西,会放下一点戒心呢?

    也许,他会试着相信她。

    乔昭自嘲笑笑。

    她选在大哥入狱的时候把那些东西给他看,已经是最好的时机了。

    大哥应该会明白,把账册交出去又身陷囹圄的他已经没有什么可让人图谋的。如果这样大哥依然不愿意相信,那么,她大概没有机会做回他的妹妹了。

    马车猛然停下来,晨光在外面道:“三姑娘,到了。”

    乔昭弯腰掀起车门帘,不由一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