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87章 她受伤了

正文 第287章 她受伤了

    十三四岁的少女就像芳香柔美的栀子花才刚刚绽放了一半,颈间鲜血直往外冒,造成的冲击力格外大,就连见惯了这些的锦鳞卫指挥使江堂都觉得触目惊心。

    “小丫头找死啊?”江堂把匕首往墙角一丢,怒容满面。

    若不是他反应快,那把锋利的匕首就真的割断了这小姑娘的脖子,那她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了。

    他固然不惧冠军侯,可冠军侯专门找他表明是站在这小丫头身后的,今天这丫头的尸身从锦鳞卫衙门抬出去,那他和冠军侯的梁子就结大了。

    为了一个小丫头片子,谁愿意与冠军侯成为死敌?这完全不值得啊。

    江堂越想越恼火,眼神狐疑打量着乔昭,心道:这丫头莫非早就不想活了,故意来这里给他挖坑的吧?

    这丫头欲擒故纵?不,以他的敏锐自是能分辨出来,刚刚这丫头是抱着赴死的决心。

    才十三四的小姑娘,居然对生死全然不惧,她这是要上天吧?

    乔昭没有抬手按住颈间伤口,反而任由鲜血直流,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般,面色平静道:“大都督,我不想死,但也不惧死。”

    她爱惜这条性命,但正是因为这样,才要让江堂明白她不畏死的决心。

    她的医术,只能为她所用,而不是成为怀璧其罪的负累!

    江堂脸色阴沉盯着乔昭,好一会儿,气势一缓,淡淡道:“赶紧包扎一下,你才多大,就要死要活的。”

    不过是和他女儿年纪相仿的小姑娘罢了,又背靠冠军侯当靠山,他又何必呢。

    乔昭这才拿出手帕在颈间草草缠了一圈。

    江堂重新落座,睃她一眼:“小丫头,你要知道,若是没有冠军侯,我是不介意从这里抬出去一具尸体的。”

    乔昭笑笑。

    她当然知道啊。

    上一次与江诗冉起矛盾,她的医术与江堂的丹毒能保她与家人全身而退,因为小女孩之间的矛盾江堂没必要动用非常手段。

    而这一次,想要江堂答应救出兄长,只有这两样是不够的,再借助邵明渊的势,三方因素缺一不可,才刚刚好。

    说起来,她还是把邵明渊算了进来。

    不过——

    乔姑娘抿了抿唇,心中没啥愧疚。

    大哥也是邵明渊的舅兄嘛,他当然该出一份力的。

    “坐。”江堂指了指椅子。

    乔昭坦然坐下来。

    “你真不怕死?”

    “大都督不是知道了么?”乔昭避而不答。

    重获新生,她如何舍得死,不过有的时候怕死反而会死得更快些。

    “据我所知,你与乔公子没有任何关系,为何会如此尽心救他?”

    乔墨被打入天牢,冠军侯与寇尚书有所动作早在意料之中,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明确要他救出乔墨的会是一个小姑娘。

    “李神医离京前,托我照顾乔公子,我答应了。”

    “就因为这个?”江堂不可思议问,显然并不相信这样可笑的理由。

    李神医托她照顾乔墨,她为了救乔墨就连死都不怕了?

    “这样还不够吗?”乔昭反问。

    对上少女平静的眉眼,江堂一时愣住了。

    这样还不够吗?君子一诺,其实是足够的。

    然而,这样的风骨他很难相信会出现在一个小姑娘身上。

    “其实大都督何必在意我救乔公子的原因,咱们之间无非是公平交易罢了。您帮我救乔公子出来,我给您解毒丹。只要您需要,我会一直给。”

    江堂的丹毒哪怕是清理干净了,以后还会再有的。

    原因无他,当今天子会时不时赏赐……

    这样一想,乔昭又有些同情江堂了。

    哪怕明知那些丹药吃下去对身体不好,因为是皇上赐的,却不得不吃。

    呃,对了,祖母曾跟她讲过,祖父以前还在京做官时也曾被皇上特殊关照过,然后祖父就直接不干了。

    “要知道,救乔公子出来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皇上喜怒不定,心思深沉,说不准哪句话就惹了皇上不满,被暗戳戳记下了。

    他想救乔墨出来固然是可以办到的,但也要担一些风险。

    乔昭抿唇笑笑:“替大都督延寿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她说完,伸出三根手指。

    江堂嘴角一抽:“我知道了,三年!”

    这丫头倒是吃准了他怕死了。

    “那好,我答应你。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大都督请说。”

    江堂看着乔昭,一字一顿道:“我要解丹毒的药方。”

    他堂堂锦鳞卫指挥使,怎么能在这种要命的事上受制于人?

    乔昭痛快点头:“可以,等您救出乔公子之日,药方定然双手奉上。”

    江堂点了点头,心道:这丫头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这样一想,他闺女在她手上屡屡吃亏也不奇怪了。

    乔昭起身:“大都督,那我就告辞了。”

    伤口好痛!

    “小姑娘,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问你。”

    “请说。”

    “你与冠军侯,究竟是什么关系?”

    他以前觉得是冠军侯对小姑娘有兴趣,起了心思逗弄着玩玩。现在知道了,这样的小姑娘除非郑重其事娶回家去,若真的抱着玩玩的心思,那就是玩火自焚呐。

    乔昭被问住了。

    她与冠军侯有什么关系?这个问题太复杂了!

    “我觉得我与冠军侯没有什么关系,至于冠军侯如何想的,大都督恐怕要去问他了。”

    江堂摇摇头,与乔昭一同走出去。

    “爹——”江诗冉迎上来。

    江堂一看到女儿神情便软化下来:“冉冉,没和十三一起出去走走?屋里闷。”

    江诗冉皱皱眉:“谁有心思出去呀。爹,您要怎么处置她?”

    乔昭没有看江诗冉一眼,冲江堂欠身行礼道:“大都督,那我就先回去了,静候佳音。”

    “好,黎姑娘慢走。”

    江远朝猛然看向江堂,

    义父居然就这么轻描淡写放过了黎姑娘?那么,黎姑娘私下里与义父谈了什么事?

    他就说,黎姑娘的身上仿佛全是谜团,让人一旦注意到就很难再放开。

    江远朝目光落在乔昭身上,而后眼神一紧。

    她受伤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