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86章 在所不惜

正文 第286章 在所不惜

    “住口!”江堂冷喝一声,逼人的目光仿佛能择人而噬。

    乔昭依然面不改色坐着,甚至端起茶盏又喝了两口。

    “小丫头,茶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乔昭把茶盏放下,往江堂面前推了推,侧头笑道:“大都督,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

    江堂忽然上身前倾,骇人气势笼罩着面前的小姑娘。

    气氛一时之间剑拔弩张。

    乔昭抬眸,坦然对视。

    良久后,江堂坐直了身体,缓缓开口道:“小丫头,我凭什么相信你?就连最好的御医都不会说出我体内丹毒不除活不过三年这样的话,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信口开河?”

    乔昭笑笑:“最好的御医当然不会说。”

    迎上江堂微带疑惑的目光,少女眨眨眼,忽然有了这个年纪的俏皮:“因为他们不敢呀。”

    丹药害人,那些御医并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只是当今天子笃信无疑,谁又会不知死活乱说呢?

    江堂哑然。

    对面的少女却又严肃起来:“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无法推断。”

    “那些经验丰富的太医无法推断,你一个小姑娘就可以推断?”

    “我可以。”

    “为什么?”江堂觉得眼前的小姑娘越来越有意思了。

    她真能看出自己只能活三年吗?还是为了逃离现在的麻烦,信口开河?

    若是后者,那他是不会因为对手年纪小就手下留情的。

    “因为我是李神医的弟子。”

    江堂听了乔昭的话扬了扬眉,忽然有些失望,淡淡道:“你不是。”

    乔昭等着江堂往下说。

    江堂笑笑:“小丫头,你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锦鳞卫衙门。”

    “我呢?”

    “锦鳞卫指挥使。”

    “小丫头既然没糊涂,那我就告诉你,早在你和我女儿上次发生矛盾后,你从小到大的经历我已经派人调查得清清楚楚。在你被拐卖之前,你根本没有和李神医有过任何接触。”江堂深深看了乔昭一眼,“小丫头,不要告诉我,你的医术是从南边往回走的路上跟着李神医学来的。若是医术如此简单就能学会,那这天下神医早就遍地走了。”

    乔昭不动声色听江堂说完,才淡淡道:“李神医这次离京前,把记载着毕生所学的医书全都留给了我。”

    江堂嗤笑:“李神医离京才多久,记载着毕生所学的医书恐怕连翻一遍都困难吧。”

    “别人不是我,别人也不会跑到大都督面前来说这个。大都督总不会认为,我今天过来只是为了与令爱吵架的吧?”

    “那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为了与大都督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

    “我给您解丹毒的药丸,您想办法救乔公子出来。”

    “乔公子?”

    “对,前左佥都御史家的公子乔墨。”

    “绝无可能!”江堂猛然站了起来,脸色阴沉如墨,“小丫头,你若嫌活得不耐烦了,我这就可以成全你!”

    乔昭不紧不慢道:“三年。”

    江堂心里膈应极了,怒道:“小丫头莫要把我当傻子哄,你随口说个三年就是真的?如何证明?”

    “大都督每天卯正时分是否会觉得心下三寸隐隐作痛,以至于气息不畅,无法正常作息?”

    江堂一怔。

    他以往习惯了卯时起来练功,而这个坚持了数十年的习惯却因为近来一旦活动起来就呼吸困难、心痛如绞而停止了。

    这小丫头居然说准了?

    江堂眼睛一眯,看着乔昭的眼神认真起来。

    他可不认为一个小姑娘有机会知道他的身体状况,更何况他的这个症状都没对女儿说过,更遑论www.youfa8.com人了。

    乔昭迎上江堂的目光,再道:“每日子正时分,大都督会双腿抽搐,延续大概一刻钟左右,医药无解。”

    “你!”江堂再一次忍不住站了起来,直勾勾盯着乔昭,心中翻腾一片。

    如果说每天清晨的练武因为停止容易被有心人得知,那么夜里的双腿抽搐如何能泄露出去?

    这绝不可能!

    如果连这样的事都能被外人得知,那他锦鳞卫指挥使的位置早就不必坐了!

    江堂心中惊疑不定,久久不语,乔昭坦然道:“大都督何必想得太复杂,而不愿意去相信最简单的原因?”

    “最简单的原因?”江堂喃喃道。

    “对呀,最简单的原因,因为我懂医术,传承自李神医的医术。”说到这里,乔昭叹口气,“当然,要是大都督依然不信,还要我证明,那我就没办法了,只能等三年后。”

    江堂一听,又好气又好笑,一拍桌子道:“小丫头,你倒是胆子肥!”

    “我只是实话实说。”

    “那好,我姑且相信你。”

    人都是怕死的,到了江堂这样的身份地位,尤其怕。

    他还正当壮年,位高权重,连六部尚书见了他都要客客气气的,这样的好日子只能再过三年,谁甘心?别说这小丫头说得头头是道,哪怕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他都会仔细查证的。

    乔昭弯唇一笑:“大都督愿意相信,那是对自己和家人负责任。”

    江堂摇摇头。

    这小丫头还真是不客气,典型蹬鼻子上脸。

    江堂话锋一转:“不过你说要我救出乔墨,这个事情很难办。”

    他说着,意味深长瞥了乔昭一眼:“至少,没有另一个办法好。”

    “什么办法?”江堂话中深意没有让乔昭神情起变化,她顺着话头问道。

    江堂忽然手腕一翻,手中多了一柄明晃晃的匕首,在乔昭还没反应过来时便抵到了她脖子上。

    吹毛即断的匕首散发着丝丝寒气,拿着匕首的人比匕首还要阴冷,然而被匕首抵住脖子的少女却面不改色,平静看着江堂。

    “大都督这是何意?”

    江堂轻笑一声:“小丫头还是太单纯。我何必去做救乔公子出来那样的麻烦事,既然你有医术在手,那我有你在手不就够了吗?”

    “大都督是要拿我的性命威胁我替您解毒?”乔昭平静问。

    “有何不可?”江堂反问。

    乔昭忽然往前一倾,江堂急忙把匕首往后缩,然而锋利的匕首已经划破肌肤。

    少女修长白皙的脖颈顿时血流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