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80章 只要是妹妹做的

正文 第280章 只要是妹妹做的

    邵明渊愣了一下,显然没反应过来乔墨所指何事。

    乔墨笑笑:“侯爷曾说,此生只有大妹一个妻子——”

    邵明渊恍悟,语气郑重道:“明渊心意不会变。”

    “这又是何苦,侯爷是什么样的人我已经知道。人死如灯灭,侯爷何必守着这些虚的东西空度此生?”

    邵明渊垂眸沉默片刻,道:“这是我唯一能为乔昭所做的。”

    他没有保护过她,没有爱过她,他是这世上最糟糕的丈夫,又如何能够在亲手杀了她后心安理得娶妻生子?

    他不是赎罪,因为无论如何乔昭也不会活过来了,他只想孑然一身干干净净,将来若在地下相聚,她会是他唯一的妻子,他们祠堂里的牌位旁也不用留别人的位置。

    乔墨深深看邵明渊一眼,叹道:“侯爷不了解我大妹的为人。她是很洒脱的女孩子,我相信她从没有怪过你。”

    “我知道的。”邵明渊握紧了拳。

    他知道妻子不是寻常的女子,不然不会在他大婚之日就离京出征后,给他写了那样一封信。

    “所以大妹在天有灵,也不希望侯爷如此自苦。”

    “舅兄不必劝我了。”邵明渊笑笑。

    “那万一侯爷遇到让你心动的姑娘呢?侯爷还如此年轻,人生那么长,何必给自己套上这样的枷锁?”

    “不会——”

    邵明渊想说,不会是枷锁。

    他甘之如饴,又如何会觉得那是枷锁?

    然而乔墨打断了他的话:“侯爷能保证自己不会心动?”

    他的亲友,包括他自己,已经遭受了太多不幸,他不希望邵明渊也如此。

    乔墨说出此话,邵明渊脑海里忽然就浮现出捏着银针一本正经威胁他的少女身影。

    一生不会对别的姑娘心动吗?或许很难做到。

    他不是圣人,只是个有着七情六欲的凡夫俗子,也许在某个时候便会怦然心动。

    然而,也仅止于此而已。

    一个人很难控制住瞬间的心动,却能控制住自己的理智。

    邵明渊坦然笑笑:“舅兄说的我都明白,不过我想,无论是娶妻生子还是孑然一身,随心就好。”

    他没办法说服自己跨过亲手杀妻的坎儿去娶妻生子,那么就算世人都觉得孑然一身凄凉寂寞,对他来说却是最好的。

    “舅兄,之前你怀疑黎姑娘有蹊跷,我已经安排人着手查探黎姑娘这些年的经历了,等出了结果——”

    “不必了。”乔墨自嘲一笑,“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他死死保护的东西已经交了上去,如今身陷大牢,容貌尽毁,还能有什么让人图谋的?

    “还是查查吧,这样都能安心。”

    虽然他直觉相信黎姑娘没有图谋,也勉强认可了黎姑娘天资绝伦能模仿他人笔迹的能力,可是午夜梦回,想着那封家书,心底深处又如何能做到全无疑心呢?

    那一点点疑心,就足以让他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有脚步声传来,随后咳嗽声响起:“侯爷,时间差不多了。”

    邵明渊站了起来:“舅兄,你放宽心,我会尽快想办法救你出去的。还有,黎姑娘医术高明,她给你的药丸记得吃。”

    邵明渊出去后,乔墨无声笑笑。

    还说不会对别的姑娘动心,难道那傻小子不知道,他对黎姑娘的信任已经非同一般了?

    乔墨这样想着,便把之前乔昭强行带给他的荷包拿了出来。

    他的目光落在荷包一角,顿时便无法再移开。

    荷包角落里绣着一只活灵活现的小鸭子,绿色的鸭子眼直直望过来,好像在与人对视。

    这个荷包——

    乔墨手一抖,快速把荷包打开,里面除了躺着一只小瓷瓶,还有一张折叠好的素笺。

    乔墨几乎是颤抖着手把素笺打开,上面只有一行小字: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落款:阿初。

    这是大妹乔昭的笔迹,也是黎姑娘黎昭的笔迹。

    而阿初是大妹的小字——

    乔墨猛然站起来,冲到铁栅栏前,扬声道:“侯爷——”

    狱卒走过来,态度还算客气:“乔公子还是坐回去吧,冠军侯早就走远了,如何能听得见?”

    “不知冠军侯有没有提什么时候再过来?”乔墨万分后悔刚刚没问这句话。

    狱卒哭笑不得:“乔公子,您以为这地方是茶馆,想来就来呢?这里是天牢,冠军侯能来见您都是托了人情的。我实话和您说吧,就在冠军侯之后寇尚书也来了,都没能进来看您呢。”

    乔墨表情呆滞坐了回去,死死抓着手中荷包久久不语,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黎姑娘给他留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句话是大妹名字的由来,“阿初”则是大妹的小字,黎姑娘是想暗示什么?

    还有那个荷包,在荷包一角绣绿眼鸭子的习惯是大妹独有的!

    乔墨只觉一颗心跳得厉害,一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又很快被他否决。

    不可能有如此离奇的事!

    字迹可以模仿,大妹的小字以及习惯同样可以被人知晓,就连大妹的生辰八字最初都是给过靖安侯府的,若是被人拿到又有什么奇怪的?

    这世上,只要有心,许多秘密便不算秘密了。

    乔墨背靠着牢狱潮湿阴冷的墙壁,用理智说服着自己,可另一个声音不受控制在心中响起来:乔墨,你如今一无所有,狼狈至极,黎昭又能图你什么呢?

    乔墨摊开手,默默盯着看。

    还是说,一把火把他的家烧得干干净净的幕后凶手认为他手里还有什么东西?

    若说有,便是那本账册了。

    不错,那账册虽然被他呈给了天子,然而凭借着过目不忘之能,他早已把账册上的每一个字都记在了脑海里。

    然而这样又有什么意义,连当今天子对账册都浑不在意,别人还不肯罢休吗?

    乔墨摩挲着光滑细腻的白瓷瓶,沉默良久终于打开,里面是数枚药丸,不多不少正好七枚,七种颜色。

    乔墨心头一震,耳边响起女童稚嫩的声音:大哥,我跟着李爷爷已经学会了制药,不过我把药丸做成了虹霓的颜色,被李爷爷骂了,说别人会吓得不敢吃。

    他说:没事,别人不敢吃,大哥敢吃。只要是妹妹做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