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79章 大火蹊跷

正文 第279章 大火蹊跷

    药还没熬好,邵明渊便来叫乔昭二人出发。

    晨光手里多了一套男装,交给冰绿:“将军让三姑娘把这身衣裳换上。”

    “这是你们将军的?”

    “不是,是新的。”

    “这还差不多,那我的呢?”冰绿把衣裳接过来。

    “只准备了一套,你应该不用去吧。”晨光不确定道。

    “我凭什么不去?我要伺候我们姑娘呢!”冰绿柳眉倒竖,蹬蹬蹬跑去找邵明渊理论。

    “邵将军,您只让晨光准备了一套男装,没有婢子的。”

    邵明渊面色平静:“只有黎姑娘去。”

    “那怎么行?我们姑娘去那种地方,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呀?”冰绿一听急了。

    “危险?”邵明渊周身气势一冷,瞥了冰绿一眼,淡淡道,“不会。”

    冰绿还从没见过邵明渊如此表情,嘴张了张,莫名有些畏惧,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最终抱紧怀中衣裳扭身走了。

    乔昭很快换好了男装,走出来时便是一个清秀的少年郎。

    “二位大哥,可以走了么?”

    “难看。”池灿皱眉。

    邵明渊笑笑:“挺好。”

    三人离开冠军侯府,在锦鳞卫指挥使江堂的安排下,进了天牢。

    天牢设在地下,随着一个个台阶往下走,明明是盛夏,却有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到了下边,潮湿之气更甚,让人格外不舒服。

    这样的环境,哪怕是身强力壮的青年,时间久了身体也会垮的。想到兄长已经在这里呆了一晚上,乔昭心疼不已。

    领路的狱卒停下来,态度恭敬:“侯爷,乔公子就在里面了。”

    三人面前的是铁栅栏挡住的牢房,里面的男子虽穿着囚服,背影却挺拔依旧。

    听到说话声,男子转过身来,语气微讶:“侯爷?”

    乔昭不由用手扒住了栅栏。

    大哥——

    她张张嘴,没有出声,在心里默默喊了一声。

    “能否行个方便,让我们进去说说话?”邵明渊问狱卒。

    “这——”狱卒一脸为难,不由看向陪着邵明渊三人前来的锦鳞卫。

    锦鳞卫开口:“侯爷的话没听到么?”

    “好的。”狱卒忙点点头,掏出钥匙把牢门打开。

    “多谢。”邵明渊礼貌致谢,弯腰走了进去。

    乔昭与池灿二人紧随其后跟进去。

    “舅兄,怎么样?身体有不舒服的地方吗?”邵明渊半蹲下来。

    乔墨笑笑:“还可以,吃得不算差,住的也是单人房,多亏侯爷关照了。”

    “舅兄说这话就是见外了。”

    乔墨垂眸苦笑:“侯爷不怪我有所隐瞒就好。”

    “我知道舅兄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乔墨忽然抬眸看了乔昭一眼。

    乔昭莫名有些紧张,下意识握紧拳头。

    “多谢黎姑娘和池公子来看我。”乔墨淡漠笑笑。

    “乔大哥没事,我……我们就安心了。乔大哥放宽心,我们会救你出去的。”

    乔墨淡淡笑着谢过,收回视线对邵明渊道:“侯爷,我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说。”

    邵明渊看向池灿与乔昭。

    “我带她出去等你。”池灿伸手拉了乔昭一下,“走吧。”

    乔昭心中苦涩,面上却半点不敢流露,从衣袖中拿出一个小荷包递过去:“乔大哥,荷包里有调养身体的药丸,每天吃一颗不会让你在这种地方落下病根。”

    她手中举着荷包,乔墨迟迟没有接。

    乔昭紧紧抿着唇,执着伸着手。

    乔墨终于伸手接过来,淡淡道:“多谢黎姑娘。”

    “不谢。”乔昭情不自禁露出欢喜的笑容。

    她生得柔弱精致,在这样阴暗潮湿的环境里,乍然绽放的笑容好像一朵最绚丽的花,把明媚春日带了进来。

    乔墨一怔。

    池灿却气得险些跳脚。

    死丫头,居然对着乔墨笑得这么灿烂,气死他了!这幸亏还是他跟着来了,不然她是不是还要给乔墨一个温暖的抱抱啊?

    “乔大哥保重。”乔昭垂眸,默默跟着池灿走了出去。

    牢房里只剩下邵明渊与乔墨二人。

    “黎姑娘怎么会来?”

    “她很关心舅兄。”邵明渊解释道。

    不知为何,想到少女默默离去的样子,邵明渊觉得有些不忍。

    乔墨轻轻一叹。

    罢了,他是惊讶冠军侯为何会同意带着黎姑娘来这种地方,而不是问黎姑娘来的原因。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侯爷,我长话短说。那场大火前不久,先父得到一本记录着抗倭将军邢舞阳克扣军饷的账册,命我以除服访友的名义把它送到了其中一位世交那里。没过多久,家里就遭了大火——”

    乔墨说到这里,自嘲笑笑:“如今我把账册呈给了天子,天子是这天下的主人,如何处理自是不容他人置喙,但有一桩事我要告诉侯爷,那场大火不大可能是一场意外。当时我进去救幼妹,她在后花园里哭着跑,然而整座宅子里燃着大火却丝毫听不到别的声音,我想——”

    乔墨有些说不下去,缓和了一下情绪才道:“我想,我的父母家人很可能在大火之前就已经没了,不然不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如果真是这样,晚晚是如何躲过一劫?”邵明渊问。

    乔墨苦笑:“后来我问过晚晚,她那天因为调皮被父亲训斥了,于是躲在后花园的假山洞生闷气,后来睡着了,直到被烟呛醒,才发现到处都是火。”

    提起这些事,乔墨再也难以保持平静,眉宇间显出痛苦之色:“那本账册与那场大火究竟有没有直接的联系,我只能凭猜测,如今身陷牢狱更是不可能去证实了。我有两件事拜托侯爷。”

    “舅兄请说。”

    “如果侯爷方便的话,就请把乔家大火的真相找出来吧。假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大火果然有幕后真凶,哪怕不能把凶手绳之以法,至少不会让乔家人当个糊涂鬼。第二件事,就是希望侯爷能把晚晚养大成人。”

    “舅兄说的两件事,明渊都会尽力而为。不过请舅兄不要担心,我会把你救出来的。”

    乔墨露出释然的笑容:“多谢侯爷了。”

    “舅兄何必与我客气?我们是一家人。”

    乔墨沉默一会儿,开口道:“侯爷之前说过的话,也不必当真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