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78章 无措

正文 第278章 无措

    温热柔软的手落在小腹上,邵明渊险些跳了起来。

    他连“黎姑娘”三个字都喊不出口了,睁大一双黑亮的眸子错愕望着乔昭。

    他的眼睛黑白分明,澄净如高山雪水,平时看起来冷冷清清,可这个时候因为吃惊莫名多了几分稚气,倒像是茫然无措的少年一般。

    把他这样的表情尽收眼底,乔昭忽然就有了不良少女调戏良家美男的错觉。

    她手指微曲,按了按对方结实紧绷的小腹,一本正经道:“寒毒已经开始往这里扩散了。”

    果然是硬的。

    邵明渊只觉小腹处仿佛被少女柔软的指腹点燃了一把火,那一瞬间突破所有理智咆哮着往一个地方涌去。

    他猛然翻身下地。

    乔昭一脸错愕,急道:“不能乱动!”

    邵明渊背过身去:“黎姑娘,今天就算了吧。”

    乔昭完全不明白这人为何反应如此大,沉着脸道:“躺好,寒毒还没排出来就半途而废,那会雪上加霜的。邵将军今天不是还要去见乔大哥,若是支撑不住该怎么办?”

    邵明渊背对着乔昭好一会儿才默默转身,重新躺下去。

    乔昭仔细检查一番,松了口气:“幸亏没有把针弄掉。”

    她抿了唇,嗔道:“邵将军刚刚为何乱动?”

    上次明明还是很老实的,这次怎么就不配合了?

    邵明渊薄唇紧抿,说不出话来。

    他总不能说,刚刚不受控制有了不该有的反应,险些出了大丑。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生出那样的反应来。

    铺天盖地的羞愧感涌上来,邵明渊垂眸错开乔昭的视线。

    乔昭扬了杨眉。

    居然不说话,居然不看她,这是拒不认错了?

    门口忽然传来晨光的声音:“池公子,您来啦!”

    天啦,池公子怎么这个时候过来?让他看到将军大人这个样子,肯定会无理取闹的!

    晨光这么一想,声音更大了:“池公子,外边天热不?您渴了吧?我领您去喝茶——”

    “语无伦次的说些什么呢?你们将军呢?”

    屋子里,邵明渊眼神一紧。

    此情此景,他虽心中坦荡,但让好友看到了,难免不会多想。

    呃,不对,他也没资格说心中坦荡,刚刚——

    想到这里,邵明渊狼狈不已。

    “啊,我们将军?将军他出去了——”

    “请池公子进来。”乔昭语气平静,扬声道。

    门打开,池灿走进来:“怎么来的比我还早——”

    后面的话堵在了喉咙里,池灿立在原地忘了反应。

    晨光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不管怎么样,随他们去闹吧,别殃及池鱼就好。

    池灿如梦初醒,大步流星走过去,气得一张脸能滴血:“你们——”

    “池大哥安静点,我在给邵将军驱除寒毒。”

    “驱除寒毒要脱衣服?”池灿一双眼睛眯起来,落在邵明渊身上。

    “不然呢,隔着衣服施针?”乔昭反问。

    池灿这才注意到那些银针。

    他心里稍微缓了一口气,依然面色铁青。

    也就是说,前天黎昭就是这样替邵明渊治病的?

    他居然还站在外面替他们两个把风,一定是脑袋被驴踢了!

    最重要的是——

    池灿再次瞄了邵明渊上身一眼,心中暗恨。

    最重要的是这小子身材比他好,脱成这个样子是不是想勾搭他的白菜?

    邵明渊闭了闭眼。

    之前面对黎姑娘袒露上身就已经够尴尬,如今才知道,更尴尬的是被两个人围观。

    “黎姑娘,可以了么?”

    “嗯。”乔昭点点头,对池灿道,“麻烦池大哥往一旁站站,我要拔针了。”

    池灿黑着脸往旁边一挪,目不转睛盯着二人。

    乔昭眉心跳了跳,一言不发替邵明渊取针,心中无奈极了。

    池灿到底是怎么看上她的?她改还不行嘛!

    银针全都取下来,邵明渊如获大赦,飞快起身穿好衣裳。

    “邵将军定好了什么时候去吗?”乔昭问。

    “江堂那边安排好了,会派人通知我。”

    乔昭起身:“那我先去给你熬药。”

    “还熬药?”池灿脱口而出。

    乔昭无奈看他一眼,转身离去。

    屋子里顷刻间只剩下了池灿与邵明渊二人。

    池灿坐下来,一手支撑在腿上,默默盯着邵明渊看。

    邵明渊不动声色问:“怎么了?”

    “你的寒毒,什么时候能完全祛除?”

    邵明渊已经从好友压抑的语气里体会到了风雨欲来的气势,迟疑着比划了个“六”。

    “六天?”池灿扬声。

    这么说邵明渊还要在黎昭面前脱好几次?

    池公子有种无法容忍的感觉,可想到好友的毒只有那丫头能治,强行把不悦死死压了下去,勉强道:“能治好就行。”

    邵明渊沉默了一下,老实交代:“是六个月。”

    “六个月?”池灿直接跳了起来,气急败坏瞪着邵明渊。

    别开玩笑了,两个人这个样子朝夕相处六个月?六个月后,他是不是直接等着当干爹了?

    “这怎么行?这不行!”池灿来回转了几圈,看也不看邵明渊一眼,抬脚走了出去。

    邵明渊看着不停摇晃的门,无声叹了口气。

    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黎姑娘说他若是寒毒不除,活不过一年。他原本不吝这条性命,可是如今舅兄身陷囹圄,又怎么能任由舅兄孤立无援?

    他能为亡妻做的,便只有照顾好她的兄长与幼妹了。

    池灿找到乔昭时,乔昭正围着炉火熬药。晶莹的汗珠渗出额头滚落到炉子上,发出滋的轻响,她却丝毫不嫌热,神情一丝不苟。

    池灿默默站了一会儿,开口:“黎三。”

    乔昭挥动扇子的手停下来,看向池灿。

    “你说过,庭泉的毒只有你和李神医能治?”

    “对。”

    “那你不许给他治了,我这就派人去找李神医。”

    “已经起了头,不能停了。”

    “要是停了呢?”

    乔昭抬起眼帘看池灿一眼,波澜不惊道:“会死。”

    池灿抬手摸摸鼻子:“呃,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好给庭泉治。”

    半年就半年呗,反正是邵明渊脱衣服,这么一想,他家白菜其实也不吃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