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71章 面具

正文 第271章 面具

    “谢谢。”邵明渊接过药碗一饮而尽,面部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扭曲,很快恢复如常,不动声色把药碗递给一旁的亲卫。

    乔昭从荷包里摸出一块桂花糖,放到他手里。

    邵明渊愣住。

    “吃糖就不会那么苦了。”

    “呃。”邵明渊敏锐察觉眼前的少女心情不大好,虽然觉得大男人当众吃糖有些丢人,还是老老实实把桂花糖塞进了嘴里。

    甜蜜蜜的味道伴着桂花香气在口腔散开,顿时把苦涩的药味驱散。

    “幼不幼稚!”池灿气个半死,狠狠瞪了乔昭一眼。

    有这样的大夫吗,居然还给患者准备糖?

    她肯定是对邵明渊有想法!

    池灿越想越生气,没法对乔昭怎么样,默默抬腿踹了邵明渊一脚。

    嘴里含着桂花糖的邵明渊:“……”

    他默默咽下桂花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一本正经道:“嗯,都这个时候了——”

    “还要再熬一副药。”乔昭把邵明渊后面想说的话堵了回去。

    现在明明还早,邵明渊这样说,其实就是想打发她走。

    这种时候,她怎么可能回去。

    甜蜜的感觉仿佛还在口中萦绕,邵明渊默默想:这就是吃人嘴短吧?

    “那就麻烦黎姑娘了。”

    “我去配药,邵将军和池大哥慢聊。”

    之后乔昭守着小炉子熬药,竖起耳朵听邵明渊与池灿聊天。

    可惜邵明渊对乔家大火的案子没有详说,转而问起了池灿的来意。

    池灿道:“我估摸着今天皇上会召见乔公子的,所以来给你提个醒儿。”

    乔昭不由握紧了扇柄。

    皇上会召见兄长?

    她不由看向邵明渊。

    “嗯。”邵明渊侧头等着池灿往下说。

    提起当今天子,池灿语气里没有太多敬畏,反而有点说不出的感觉:“我那个皇帝舅舅呢,庭泉你久不在京城可能不知道,怎么说呢……嗯,有些不同于常人,他不喜欢任何不好看的东西。所以乔公子若真的进宫见驾,最好把毁容的半边脸遮掩一下。”

    “明白了。”邵明渊想了想,吩咐亲卫,“去把那张银面具拿来。”

    亲卫领命而去,不久后手捧着一张面具赶来,恭恭敬敬奉给邵明渊。

    乔昭忍不住看过去。

    那是一张薄如蝉翼的银制面具,做工精致绝伦。

    邵明渊伸手接过来,拿在手中摩挲着,吩咐道:“去请乔公子过来。”

    不多时乔墨走过来,已经恢复了云淡风轻的模样。

    “舅兄,今天宫里可能会传你过去。”

    “呃。”乔墨面色平静,而后抬手触及凹凸不平的疤痕,苦笑道,“我这个模样会有碍观瞻吧?那是对圣上的大不敬。”

    乔昭听了,心仿佛被蜜蜂蛰了一下,忙垂下眼遮掩心疼的情绪。

    “舅兄试试这个。”邵明渊把银质面具递过去。

    乔墨微怔,而后接过来,从善如流往脸上一罩。

    乔墨脸部线条柔和,而邵明渊的脸部棱角更分明些,看着乔墨戴上面具,邵明渊端详片刻,抬手把面具取下来。

    他手上用力,只听一声轻响,一张面具被整齐一分为二,而后用手指调整了几处,重新递给乔墨:“舅兄再戴上试试。”

    一半面具完美贴合在乔墨左脸上,遮住了骇人的疤痕。

    一半是银质面具,一半是完好的右脸,反而生成了一种奇异的美感。

    邵明渊含笑点头:“这样应该可以了,面具的材质特殊,贴合在人的肌肤上便不会掉。”

    一旁的亲卫心疼得直咧嘴。

    当然特殊啊,这面具材质珍贵,将军大人从十几岁就经常戴着了。

    “确实不错。”一贯挑剔的池灿双手环抱胸前,勉强点点头。

    乔昭一言不发,默默望着。

    乔墨却仿佛不曾注意到乔昭的存在,视线没有往她所在的方向投一下。

    有亲卫跑来禀告:“将军,宫里来人传旨了。”

    邵明渊与池灿对视一眼,而后侧头看向乔墨:“舅兄,咱们出去吧。”

    乔墨点点头。

    二人并肩往前走,乔昭立在原地目不转睛望着,池灿清了清喉咙:“看什么?眼睛都拔不出来了。”

    他才不想承认,乔墨戴上一半面具的瞬间,让他很有危机感呢。

    不对,他才没有危机感,男人长得好看又不能当饭吃!

    “池大哥怎么不跟上?”乔昭轻声问。

    她厚着脸皮跟过去当然可以,但若是那样,大哥定然会更反感自己。

    欲速则不达,先前是她太急切与大哥相认,才弄到如今进退两难的地步。

    “跟过去有什么好看的,左不过是太监唱两嗓子,把乔墨带走罢了,这种场景我见过不知多少次了。”

    “天子——”乔昭想问那位一心追求长生的皇帝是否真如祖母以前对她提过的那般不靠谱,可这话又不便直言,只能提个话头,希望池灿意会。

    池灿果然明白乔昭问的什么,直言道:“喜怒无常,阴晴不定。”

    乔昭:“……”

    幸亏她不是需要人安慰的那种女孩子,不然就池大爷这么直接,早把人吓死了。

    关心则乱,尽管乔昭算是沉得住气的,听了池灿的话,心中还是浮上一层阴影。

    约莫两刻钟后邵明渊折返回来。

    “走了?”

    “嗯。”

    池灿伸手拍拍邵明渊的肩:“别老板着一张脸,我看乔墨戴上面具还看得过去,我那皇帝舅舅不会反感的。乔家大火有了结果,已故的乔先生又是名满天下的大儒,今天传他进宫本来就有安抚的意思在里面,皇上应该不会为难他的。”

    然而他那皇帝舅舅的风格提起来真是一言难尽,一个不顺眼收拾人的事可没少干。

    当然这种话他就没必要说出来添堵了,宫里宫外是两个天地,对宫里的事谁都插不进手,说了也是白说。

    “进去等吧。”邵明渊说完看向乔昭,“黎姑娘,不如我派人——”

    “嗯,等药熬好了,也该吃饭了。”

    邵明渊张了张嘴。

    好吧,还要管饭。

    午饭还算丰盛,可惜才吃了一半,就有亲卫急匆匆来报:“将军,乔公子被打入了天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