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68章 我来给你熬药

正文 第268章 我来给你熬药

    回去的路上,乔昭已经神情平静,全然看不出哭过的痕迹。

    晨光悄悄告诉冰绿:“三姑娘心情有些不好,你多劝着点儿。”

    “为啥呀?你们将军欺负我们姑娘了?”

    “怎么可能。”晨光断然否定,心道,你们姑娘不欺负我们将军就不错了,都把我家将军看光了,将军大人愣是一声没敢吭。

    “肯定是你家将军欺负我们姑娘了。哼,我家姑娘才不爱哭呢。”冰绿狠狠剜了晨光一眼,扶着乔昭下了马车。

    这个时候,西府的大厨房已经开始准备晚饭,走在院子里能看到袅袅炊烟飘散着饭菜香味,满满的人间烟火气。

    乔昭立在青石路上,深深吸了一口气。

    “姑娘,饿了吧?”冰绿问。

    乔昭笑笑:“是呀,饿了,去太太那里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何氏一见乔昭进来,有些意外,而后满心欢喜:“昭昭来了,快到娘这里来坐。”

    乔昭意外发现黎光文也在,给二人见了礼。

    黎光文颇有些狼狈站起来:“昭昭吃饭了没?”

    乔昭被问得无语,这个时候大厨房才开始准备,她去哪里吃晚饭?

    目光落在黎光文泛红的耳朵上,乔昭眨眨眼,后知后觉意识到老爹这是害羞了。

    黎光文确实是害羞了,这么多年与何氏相敬如冰,乍然被女儿撞见与何氏一起坐等晚饭,总有种很尴尬的感觉。

    “哦,吃过了。”意识到打扰到了父母二人难得的独处时间,乔昭很识趣接口,便要告辞。

    何氏一把拉住她,嗔道:“在哪里吃过了?娘瞧着你小肚子还是平的呢,定然没有在外面吃过。乖女坐下,今晚和爹娘一起吃。”

    乔昭心一热,挽着何氏手臂道:“娘,我想吃红烧狮子头。”

    她其实早就不可能是纯粹的乔昭了,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

    “好,那咱们就吃红烧狮子头。”何氏亲昵捏了捏乔昭脸蛋,扬声道,“方妈妈,去做一道红烧狮子头来,三姑娘想吃。”

    “红烧狮子头要准备很久,会赶不上晚饭的。”黎光文不识趣提醒道。

    妻女齐齐看过来。

    黎光文一头雾水挠了挠头发。

    看他做什么?他又没说错啊。

    何氏白了他一眼:“老爷真是的,闺女想吃红烧狮子头,那今天就肯定能吃上,大不了当宵夜好了。”

    “可是红烧狮子头太油腻,不好消化,当宵夜会对胃口不好——”

    何氏:“……”这肯定不是她喜欢了十几年的夫君!

    乔昭:“……”母亲居然能一直爱着这样的父亲大人?

    不知为何,看着黎光文与何氏大眼瞪小眼的样子,乔昭郁闷的心情陡然消散了几分。

    “要不然我去买吧,百味斋的红烧狮子头味道不错呢。”黎光文抬脚便走。

    乔昭忙把他拦下:“父亲,其实吃什么都是一样的,能和父亲、母亲一起用饭,我就觉得开心了。”

    “看昭昭多会说话。”何氏忙拉着黎光文坐下。

    嗯,其实难得与老爷相处,老爷要出门她还是有点舍不得的,还是闺女贴心啊。

    黎光文慌忙甩开何氏的手,飞快瞥了乔昭一眼,斥道:“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

    乔昭抿唇笑了。

    到了用饭的时候,红烧狮子头到底是没有及时端上来,一家三口也不介意,其乐融融吃饭。

    何氏没有养成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不时给黎光文与乔昭夹菜闲聊。

    黎光文忍无可忍道:“你这样会——”

    何氏直接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会影响消化嘛,可是难得与女儿一起吃饭,影响消化怕啥?”

    看着认认真真吃饭的小女儿,黎光文抬手摸了摸鼻子。

    媳妇说的居然挺有道理。

    人都是会被气氛感染的,黎光文忍不住加入了聊天的队伍:“嗯,你东府的大伯父回来了。”

    乔昭筷子上夹着的虾丸直接掉了回去。

    “就说吃饭不能说话!”黎光文懊恼道。

    乔昭把虾丸夹回碗中,不动声色笑笑:“虾丸太滑了。父亲说东府的大伯父回来了?他不是去南方了吗?”

    身为刑部侍郎的东府大伯父黎光砚被天子封了钦差前去嘉丰查乔家大火一案,这位大伯父今天回来了?

    那么查案结果如何呢?

    她家那场大火,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这些日子黎光文早就被小女儿培养出了爱讲故事的天赋,闻言立刻道:“才回来的,没有进家门直接去衙门整理案卷去了。”

    乔昭有些失望。

    这么说,事情结果如何父亲也不得而知了。

    她顿时没有了食欲,不过在父母面前还能沉得住气,不动声色把一顿饭吃完,回到屋子里一阵反胃,全吐了出来。

    冰绿慌了神:“姑娘怎么了?”

    “没事。”乔昭接过阿珠默默递过来的蜜水漱了口,胃里舒服了些,“你们下去吧,我要歇了。”

    一夜无眠。

    乔昭早早就起身,穿戴妥当,熬到时间差不多,赶去了冠军侯府。

    想要知道东府大伯父带回来的情况,邵明渊的消息绝对会比寻常人灵通得多,更何况大哥也住在冠军侯府,依照她的推测,大火的事无论结果如何,朝廷里今天都很可能把大哥叫去的。

    “黎姑娘早。”邵明渊目光落在少女眼下阴影上。

    黎姑娘昨夜没睡好?

    他还以为昨天她那样伤心,今天不会过来了。

    “邵将军早。”

    气氛冷下来。

    邵明渊轻咳一声问:“那开始施针吗?”

    站在墙角的晨光暗暗松了口气。

    将军大人进步了,已经知道主动脱衣服了!

    “昨天施了两次针,今天不用再施针了。”

    邵明渊扬了杨眉。

    那黎姑娘今天过来是为了什么?该不会——是来接着哭的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年轻的将军陡然紧张起来。

    女孩子哭起来真的太让人无所适从了!

    “邵将军气色不大好,是不是没吃我开的药?”

    “吃了。”唯恐把眼前的少女惹哭了,年轻的将军忙点头。

    少女秀气的眉拧了起来:“那就是药没熬好,我今天过来给邵将军熬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