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67章 当局者迷

正文 第267章 当局者迷

    邵明渊硬着头皮开口:“黎姑娘——”

    “嗯?”少女抬眸。

    “我,我觉得有些头晕,你能帮我再看看吗?”话说出口,邵明渊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他都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乔昭却恢复了平静:“好。”

    她不再看乔墨,伸手替邵明渊把了脉,认真端详着他的脸色。

    她的认真,让乔墨莫名有些内疚。

    难道他真的想多了?

    可是这世上怎么会有与大妹如此相像的人?即便有,字迹也不可能一样,除非是刻意模仿过!

    想到这里,乔墨刚刚软下来的目光又恢复了清冷。

    无论如何,对黎姑娘他以后还是远远避开为好。

    “邵将军失血过多,吃一些补气血的就好了。”乔昭问邵明渊,“什么东西补气血,邵将军应该知道吧?”

    “知道。”

    “不用我写药方了?”

    居然还把药方拿出来给大哥当证物!

    邵明渊尴尬笑笑。

    “既然邵将军没事,那我就回去了。”

    邵明渊看了乔墨一眼,见他面容平静,心中一叹:“我送黎姑娘出去。”

    他把人骗来,结果闹成这个样子,实在过意不去。

    乔昭没吭声,抬脚往外走。

    此时已是下午,暑气尚未完全褪去,天也是大亮的,光线晃得人有些刺眼。

    “黎姑娘先等等。”邵明渊转身回去,不多时大步走出来,手中多了一柄轻巧薄透的竹伞,撑开递给乔昭,“日头还大,今天辛苦黎姑娘了。”

    乔昭忽然就想起那日在雨中,还是眼前的人,用树叶编了一顶草帽替她遮雨。

    他替她遮雨,亦替她遮阳,只可惜她不是乔昭了,兄长对她处处提防,相认遥遥无期。

    乔昭紧紧握着竹伞,泪如雨下。

    邵明渊手足无措:“黎姑娘——”

    他就是递了一把伞,为什么又哭了?

    “你别说话。”少女音色娇柔,鼻音重重。

    “呃。”邵明渊老老实实闭嘴。

    二人站在合欢树旁,粉白相间的合欢花被风一吹,飘飘荡荡拂过二人的衣摆。

    不少亲卫悄悄探头张望,一个个打了鸡血般激动。

    天啦,他们的将军大人终于铁树开花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很快就有将军夫人了?有了将军夫人替他们张罗着,他们这些老光棍也能很快娶上媳妇了?

    “黎姑娘好像在哭呢,将军大人是不是把人家惹哭了啊?”

    “别乱说,黎姑娘一定是感动的,将军大人还知道拿伞给黎姑娘遮阳呢,多体贴。”

    这些隐在各处的亲卫议论声虽小,奈何邵明渊耳力太好,面对哭鼻子的少女无可奈何,对这些属下还是威慑力十足的。

    他目光冷冷一扫,亲卫们顿时作鸟兽散。

    “你对女孩子都这么好?”乔姑娘哭够了,泪眼望着面前身材高大的男子。

    邵明渊错愕。

    他没有啊。

    他长这么大,就认识黎姑娘一个女孩子,就连自幼定亲的妻子还是在燕城城墙下第一次见到的。

    这个样子就叫对女孩子好吗?年轻的将军不确定地想。

    可在不上战场、不训练的时候,他对下属也这样的。

    当然给下属们拿伞是没有的,那些家伙都皮糙肉厚,用不着。

    见他沉默,乔昭心中蓦然一酸。

    果然是这样,大哥对她的接近百般猜忌,而邵明渊趁她尸骨未寒,就开始勾搭小姑娘了!

    “邵将军请留步吧。”乔昭沉着脸转身就走,走出数步回过身来,把竹伞往邵明渊手中一塞,掉头离去。

    晨光恨铁不成钢咧咧嘴,赶忙跟上。

    邵明渊看着手中的竹伞,一头雾水摇摇头,转身回屋。

    “黎姑娘走了?”乔墨问。

    “嗯。”

    “她有没有跟侯爷说什么?”

    听乔墨这么一问,邵明渊仔细想了一下。

    好像就问了他一句是不是对女孩子都这么好。

    可是这话告诉舅兄似乎不大合适。

    邵明渊摇头:“没说什么话,黎姑娘又哭了。”

    “呵呵。”乔墨轻笑一声,见邵明渊眼带疑惑,语气唏嘘道,“爱哭这一点,倒是和我大妹很不一样。”

    印象里,大妹鲜少哭鼻子。

    邵明渊沉吟片刻,问:“黎姑娘真的和……乔昭很像吗?”

    乔墨深深看他一眼,点头:“很像,有的时候我甚至会产生她就是大妹的错觉。那时我只是感慨人有相似,可是今天看到黎姑娘的字才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就算人有相似,也没有连字迹都一样的。这只能说明,黎姑娘在刻意模仿!”

    “刻意模仿?”不知为何,邵明渊眼前就晃过少女那双含泪的眸子。

    许是被泪水洗过,那双眼睛显得更加清澈明亮。

    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会是心机深沉之辈吗?

    在北地接触的敌军奸细不在少数,邵明渊懂得人不能看表面的道理,但他的直觉往往是很准的。

    黎姑娘不像是舅兄想的那种人。

    “黎姑娘还小,如何能刻意模仿没有接触过的人呢?”

    乔墨苦涩笑笑:“所以事情才更不简单。”

    如果不是因为今天看到与大妹一模一样的笔迹给他敲响了警钟,黎姑娘会凭着与大妹的相似之处一步一步走进他的生活,那样的话,他死死守住的那些东西,焉知会不会被有心人得去呢?

    “舅兄或许想多了。”邵明渊劝道。

    乔墨看着邵明渊,意味深长道:“也许是侯爷想少了。”

    冠军侯对黎姑娘动心了吗?在他大妹过世还不到一年的时候。

    想到这一点,乔墨心情更糟。

    明明察觉那个女孩子别有用心,为何他想到那个女孩子哭泣的模样,心里会难受呢?

    所以说,他一定是被蛊惑了!

    乔墨暗暗说服自己,反正是不能心软的。

    对,坚决不能心软。

    死去的就是死去了,活着的人再像,也不是他妹妹。

    邵明渊心思通透,乔墨这么一说,他很快就明白了其中意味,神色郑重道:“确实是舅兄想多了,明渊曾经说过的话,不会变。”

    乔墨看着邵明渊,心中叹气。

    说过的话不会变,并不代表不会动心啊,这个傻小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