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66章 猜忌

正文 第266章 猜忌

    晨光无奈,亲自跑了一趟冠军侯府。

    “黎姑娘有事?”发现人没请来,邵明渊和乔墨一起盯着白绫帕子,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了。

    “有什么事?”邵明渊问。

    晨光被问得愣住。

    姑娘家有什么事,他怎么知道!他只是车夫,不是丫鬟啊。

    “黎姑娘出门了?”邵明渊再问。

    “没出门。”

    年轻的将军眉头锁起来:“没出门能有什么事?”

    绣花?裁衣?总觉得黎姑娘不像这种人啊。

    “大概,也许,是三姑娘觉得今天已经来了两次,不想再跑吧。”晨光猜测道。

    谁让您每次脱衣服都不情不愿的,三姑娘肯定是生气了。

    “再去请。”

    “将军?”晨光傻了眼。

    三姑娘是个有主意的,人家不来,他怎么请啊?

    邵明渊以拳抵唇,轻轻咳嗽了两声:“就说我又吐血了。”

    “这——”晨光有些犯难。

    将军大人睁眼说瞎话不太好吧?

    “快去。”邵明渊冷冷睃了他一眼。

    晨光立刻身子一正:“卑职领命。”

    乔昭正坐在树下吃杨梅。

    新鲜的梅子酸甜爽口,指尖唇上俱都染上了淡紫色。

    一听说邵明渊又吐血了,她顾不得收拾,急匆匆赶了过去。

    一日之内吐血三次,那事情就严重了。

    明明不应该啊,难道她叮嘱他喝的药,他没有喝?

    “邵将军怎么样了?”快步走进屋子,乔昭一眼就看到了默立在窗前的乔墨。

    乔墨转过身来,与乔昭视线交汇。

    他久久望着乔昭,眸光晦涩,犹如深潭。

    “乔大哥?”乔昭被乔墨看得有些不解,一偏头便看到了站起来的邵明渊。

    乔昭更是意外,仔细打量了邵明渊一眼,道:“邵将军,你气色还好,怎么会再次吐血?”

    “呃——”邵明渊张了张嘴。

    坦白还是继续撒谎,这是个大问题。

    “邵将军请把手腕伸出来。”

    “其实这次请黎姑娘前来,是有些别的事。”一听要伸出手腕,某人立刻决定坦白。

    乔昭视线落在邵明渊面上,盯了好一会儿,淡淡道:“这么说,邵将军并没有吐血?”

    他居然会撒谎了,亏她还心急火燎赶过来!

    邵明明目光蜻蜓点水般从少女唇角扫过,老老实实认错:“抱歉,实在是有急事找黎姑娘。”

    黎姑娘是正吃着东西赶过来的吧?

    吃的好像是梅子……

    乔昭脸发黑。

    有急事就可以利用医者对病人的关心了?

    算了,她暂且不和他计较。

    “邵将军究竟有何急事?”

    邵明渊见乔昭不再追究,暗暗松了口气,不由看向乔墨。

    乔墨走过来,把白绫帕子推到乔昭面前:“这是黎姑娘的东西吗?”

    乔昭没有否认:“是。”

    乔墨把帕子摊开,露出上面的血字,语气凝重:“那这字呢?”

    “也是我写的。”乔昭知道这是无法否认的事,遂大大方方承认道。

    乔墨眼神一紧,上前一步:“黎姑娘可否写几个字,让我看看?”

    “不用了。”邵明渊开口。

    乔墨看向他。

    邵明渊把一张药方递给乔墨:“这是黎姑娘才开过的药方,舅兄可以看一下。”

    乔墨盯着药方目不转睛,上面的墨迹仿佛还没有干彻底,能嗅到淡淡的墨香。

    良久后,他把药方与白绫帕子并排而放,视线落在乔昭面上:“黎姑娘,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何你的字迹与我大妹的字迹如出一辙?”

    乔昭抿了抿唇。

    她和大哥感情虽好,其实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在大哥面前,她从来没打算遮掩什么,心底深处未尝没有期盼过大哥能像李爷爷那样从各种细节上对她产生怀疑,从而水到渠成相认。

    可是,现在到了那个时候了吗?

    乔昭忍不住瞥了邵明渊一眼,心中莫名紧张起来。

    借尸还魂,虽然李爷爷能够相信,她却没信心大哥会相信,更没信心邵明渊会相信。

    当然,邵明渊相不相信她才不在意,对大哥她不敢赌。

    她与李爷爷没有任何利益牵扯,李爷爷也不是考虑这些的人。可是大哥不同,家里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大哥不可能不多想。

    “黎姑娘模仿我大妹的笔迹,不知有什么目的?”乔墨薄唇轻启,问出这句话。

    大妹的死,是他心里一道伤,无论黎姑娘一开始给他留下的印象多么好,他都无法容忍有人借着大妹的名头谋求什么。

    比如——

    乔墨轻轻扫了冠军侯一眼。

    比如冠军侯夫人的位置,比如那场大火掩盖的东西。

    乔墨目光淡淡看着眼前的少女。

    这是一个太聪明的女孩子,她凭着与大妹的相似之处,能轻而易举走近他,打破他的心房。

    可是,这些相似之处只是巧合,还是人为呢?

    一场大火,转眼间家破人亡,如今连外祖家都靠不住,还有什么可以相信的?站在面前的这个女孩子,究竟是她自己,还是某方势力培养出来的呢?

    “目的?”尽管有预感兄长不会轻易接受借尸还魂的事实,可听到乔墨这么问,乔昭仿佛又体会到了那日站在燕城城墙上利箭穿心而过的痛。

    她疼得呼吸一窒,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

    哭了?

    乔墨傻眼了。

    怎么就哭了,他准备了那么多问题,才问了一句话!

    要是有哪方势力推出这样一个女孩子来,实在是太阴险狡诈了,这样一哭,还让人怎么问?

    对着兄长哭无所谓,可旁边还站着邵明渊,乔姑娘就觉得有些丢脸了。

    她抬手擦了擦眼角,瞪了邵明渊一眼。

    年轻的将军一脸无辜。

    他什么都没有说!

    面对哭泣的少女,两个大男人一时有些傻眼。

    “呃,黎姑娘你别哭,我就是随口问问——”不知为何,明明心中怀疑眼前少女目的不纯,可看着她的泪眼,乔墨顿觉心口闷闷的。

    乔昭一听,更是难受。

    随口问问?大哥明明是在怀疑她,怎么会是随口问问?

    今天第一次过来时,大哥对她态度就很冷淡,她早就察觉了。

    乔姑娘委屈极了,抬手擦泪。

    乔墨向邵明渊投去求救的眼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