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65章 一样的字迹

正文 第265章 一样的字迹

    寇伯海暗暗舒了口气,心却一直是提着的:“今天过来,是有些事要与侯爷和我那外甥乔墨讲。”

    邵明渊侧头吩咐亲卫:“去请乔公子过来。”

    “是。”

    亲卫领命而去,邵明渊一时没有开口,寇伯海顿觉有些紧张。

    冠军侯回京后第一次上门,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低调、谦逊的名门公子,半点压迫感都无,怎么这次一见,就让让人心里发毛呢?

    “舅父喝茶。”邵明渊端起茶盏浅浅啜了一口。

    微苦的茶水顺着喉咙淌下,让灼热的喉咙缓解几分。

    对妻子的亲友,他当然会很尊重,可是当这些人去伤害妻子的至亲时,那他的尊重就无从谈起了。

    在这些人面前,他可以是晚辈,也可以是冠军侯。

    对于武将,文人本就有些怵头,当面对武将中的第一人时,那感觉就别提了。

    寇伯海不自在地挪动一下身子,听到传来的脚步声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舅父。”乔墨走进来,对寇伯海行礼。

    若是往常,寇伯海自是坐得住,可这个时候邵明渊给他的无形压力太大了,便不由自主站了起来,“墨儿来了,快坐吧。”

    乔墨依言坐下来,看着神情忐忑的舅舅,心中轻叹。

    不论大舅母下毒是为了什么,他与外祖家的关系,终究是回不去了。

    “墨儿,你身体还好吧?”

    “多谢舅父关心,已经好了很多。”

    “那就好,那就好。”寇伯海想提毛氏下毒的事,面对两个晚辈,那些话像是堵在了喉咙里,好半天不知道从何说起。

    都是那个毒妇做的好事!

    “侯爷,墨儿,你们可能不知道,你们的大舅母疯了。”沉默下去不是办法,寇伯海犹豫良久,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说完,脸上顿时火辣辣的难堪。

    妻子毒害亲外甥,还成了疯婆子,这样的隐秘他本来是想瞒一辈子的,对人如何说得出口?偏偏父亲嘱咐他不要对冠军侯有所隐瞒。

    “舅母怎么会疯了?”虽然早就知道毛氏的下场,乔墨却不好表现出来,遂顺着寇伯海的话问道。

    寇伯海老脸通红,惭愧道:“墨儿,是舅父对不住你,你大舅母鬼迷心窍,竟然对你下毒!”

    开了口,后面的话就容易说了。

    寇伯海把事情来龙去脉简单讲过,深深叹了口气:“目前家里正在查毒药来源,不过进展不大。我今天过来,是有一样东西要你看一下,或许能从这上面找到突破口。”

    乔墨与邵明渊对视一眼,而后面色平静道:“不知舅父要我看的是何物?”

    寇伯海从怀中掏出一方折叠整齐的白绫帕子,神情郑重递给乔墨:“墨儿,你瞧一瞧这帕子上的笔迹,可认得?”

    乔墨接过白绫帕子,打开后只看了一眼,面色大变,失声道:“大妹?”

    哪怕是家遭惨祸在人前依然冷静从容的乔大公子猛然站了起来,语气急切:“舅父,这白绫帕子是从何处得来?”

    邵明渊诧异看了乔墨一眼,目光不由落在白绫帕子上,触及到帕子上的血字,便是一怔。

    这字迹如此熟悉,他不久前才看到过,是妻子那封家书。

    “墨儿,这帕子上的字迹你认出来了?”

    乔墨紧紧捏着帕子,唇色苍白:“如何会不认得,这是我大妹昭昭的字迹啊!”

    邵明渊心中一紧,深深看向乔墨。

    白绫帕子是黎姑娘交给晨光的,上面的字迹为何会与亡妻的相同?

    “果然没有认错!”寇伯海叹了口气,神情茫然,“你大舅母是被吓疯的,说下雨的那个晚上在窗外见到了女鬼,这条白绫帕子就是那个女鬼留下来的。”

    “女鬼留下来的?”

    “所以这事才蹊跷啊。你大舅母疯了后一直说昭昭来找她报仇了,可这世上怎么会有鬼?偏偏这条帕子上的字迹确实是昭昭的。我们原先还想着是记差了,这才来找你确认一下。”

    乔墨猛然看向邵明渊:“昭昭——”

    吓疯大舅母的幕后之人他是知道的,就是黎姑娘啊。

    邵明渊心中早已是惊涛骇浪。

    二人视线相触,俱是惊疑不定。

    “侯爷,墨儿——”寇伯海出声,打断了二人的对视。

    乔墨回过神来,勉强笑笑:“抱歉,舅父,我一时失态了。”

    “这也怪不得你,事情实在太离奇了,莫非这世上真有鬼魂存在?”

    寇伯海问出这句话,厅内三人一时沉默下来。

    “查找毒药来源的事,舅父是否需要明渊帮忙?”邵明渊打破了沉默。

    “呃,不劳烦侯爷了,今天来就是想确定一下帕子上的笔迹。”寇伯海婉拒,对乔墨道,“墨儿,你舅母已然疯了,还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和外祖家疏远了,这几天你外祖父和外祖母心里都很难受。”

    “墨儿明白,请舅父转告外祖父和外祖母,让两位老人家不必往心里去。”

    “那就好,那我就先回去了。”寇伯海心中微松,转而对邵明渊道,“家中丑事让侯爷见笑了,还望侯爷能代为保密。”

    “这个自然。”邵明渊心里乱糟糟的,胡乱应付着。

    见寇伯海准备离开,乔墨忍不住道:“舅父,那条白绫帕子,可否给墨儿留下?”

    寇伯海犹豫了一下。

    邵明渊不动声色开口:“我或许可以从帕子质地等方面查一查来源,说不定就能解开女鬼谜团。”

    寇伯海一听,便松了口:“那好,帕子就先留下吧,一旦有女鬼的消息,劳烦侯爷传个话。”

    寇伯海离去后,乔墨握着白绫帕子看向邵明渊:“侯爷那日是说,女鬼是黎姑娘命您的属下假扮的吧?”

    “嗯。”

    “那么,这条白绫帕子呢?”

    “我派人去请黎姑娘过来。”邵明渊沉默片刻,吐出这么一句话,而后对亲卫道,“去把黎姑娘今天开的药方拿来。”

    乔昭接到邀请有些惊讶,问晨光:“邵将军病情又反复了?”

    “没有啊,将军大人就是请您过去。”

    “这样啊,那你告诉来送信的人,我今天还有事,明天再过去。”

    一天跑三趟冠军侯府,实在有些过分了。

    “三姑娘——”晨光一脸哀求。

    “去吧。”乔昭无动于衷。

    晨光一出院门就抽了自己一下。

    叫你嘴贱,说什么大实话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