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62章 家书

正文 第262章 家书

    邵明渊依然表情平静:“邵知,带他们下去吧。”

    等邵知把人带走,邵明渊淡淡道:“这个谢武也有些古怪,不过目前还没有更多的线索,所以我一直没有流露过什么,谢武和沈管事只以为我追查的是母亲的事。”

    靖安侯茫然点头,示意知道了。

    邵明渊看着两鬓斑白的父亲,心中一叹:“怎么处理母亲的事,明渊交给父亲做主,不过有一点要跟您讲清楚,从此之后,请母亲不要再以孝道的名义来干涉儿子的生活。”

    说到这里,邵明渊自嘲笑笑,压下翻涌的气血:“我的生活,其实早被母亲毁去了。”

    从他对着结发妻子射出那一箭起,他的后半生就被彻底摧毁了,他将永远背负着良心债,不得安宁。

    “明渊,你好好养着吧,你母亲的事,我会处理的。”靖安侯仿佛苍老了许多,连走路都蹒跚起来。

    他几乎是浑浑噩噩回到了靖安侯府。

    “夫人呢?”

    见侯爷脸色不对,丫鬟怯怯道:“夫人去园子里散心去了。”

    “请夫人回来,我在房里等她。”

    许久后,沈氏才不紧不慢走进来,一见到坐在窗边的靖安侯便冷笑一声:“怎么,老二还活着?”

    靖安侯猛然看向她。

    他看过来的目光太冷,冷得让沈氏打了个哆嗦,不由自主后退一步,而后恼羞成怒道:“侯爷这是做什么?”

    “你们都出去!”靖安侯沉沉开口。

    丫鬟们面面相觑,不由看向沈氏。

    这些年来,侯府的下人们都清楚,侯爷是个好脾气的,对夫人决定的事从没干涉过,特别是宅院里的事,听夫人的准没错。

    “滚!”靖安侯爆喝一声。

    从没发过脾气的人一旦爆发出来,足以把人吓个半死,丫鬟们再也顾不得等沈氏点头,低头匆匆退了出去。

    “侯爷心疼了?”沈氏在下人面前被扫了面子,语气更冷,“那侯爷干脆把我休回娘家啊,让人们都看看,你为了一个外室子把给你生养了三个儿子的嫡妻赶回娘家去了!”

    靖安侯闭了闭眼,冰凉如水的目光落在沈氏面上:“我不会休了你的。我会命人把西北角的那个院子收拾成佛堂,以后你便在里面礼佛吧,家中的事交给大郎媳妇。”

    虽然二郎媳妇乔氏还是落在了鞑子手中,并没有走预定中的路线,可沈氏派人与鞑子联系的事实是抹不去的,往小了说是妇人无知,往大了说就是通敌!

    有这样的罪名,他如何敢把沈氏休回家去!

    “凭什么?”靖安侯的话让沈氏大为意外,恨声道,“二十多年的结发夫妻,就因为那个外室子,侯爷便要软禁我?侯爷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靖安侯已是有气无力:“我的良心,只能保证不把夫人勾结鞑子的事捅出去。”

    沈氏大惊:“侯爷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勾结鞑子?那个小畜生和你说了什么?”

    靖安侯摇摇头,把一匣子的物证递给沈氏看。

    沈氏看过,瘫软在椅子上。

    好一个狠毒的小畜生,她给他送去一匣子信,他就回送她一匣子这个!

    她当初怎么就没掐死他呢!

    沈氏恨得咬牙切齿。

    “夫人收拾一下吧。”沈氏的反应让靖安侯最后一丝希翼也破灭,心若死灰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二十多年的夫妻情分,他此刻何尝好受?可这样的事若不给明渊一个交代,他以后还有何颜面面对次子?

    沈氏这才真的慌了,一把抓住靖安侯衣袖:“侯爷,您真的要我从此青灯古佛?”

    靖安侯长叹:“做错事,总要付出代价。”

    “做错事?若不是侯爷当年弄出一个外室子来,我如何会走到今天?”

    “放眼京城,不,放眼整个大梁,有外室子的何其多,却没有一人能做到夫人如此地步。夫人不必多说,今天把内宅的事和大郎媳妇交接一下吧。”

    沈氏一颗心不断往下沉。

    眼前男人多年的宽和,让她忘了这个家终究还是以夫为天的。

    恐惧在沈氏心中蔓延,她慌忙道:“侯爷,大郎媳妇有着身子,这偌大的侯府猛然交到她手中,如何能管得过来?”

    靖安侯无动于衷:“我记得夫人怀着大郎的时候就在管家。夫人已经管了这么多年,如今也该歇歇了。”

    “不,不,你不能这样对我——”沈氏连连摇摇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靖安侯深深看着相伴多年的枕边人,心中一阵阵刺痛:“还是说,要让大郎、三郎他们都知道真相,连最后一块遮羞布也给夫人扯下来?”

    沈氏彻底绝望。

    邵景渊听说母亲从此要常住佛堂礼佛,忍不住去找靖安侯说道。

    世子夫人王氏突然得到了管家权,仿佛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了,连孕吐都骤然减了许多,见此忙拦住:“世子身为人子,还是不要插手父母的事。”

    “可是母亲决心礼佛,定然是因为父亲维护邵明渊被气着了,父亲只要表明态度训斥邵明渊一番,再在母亲面前说几句软话,母亲定然就会回心转意了。”

    母亲还不到五十岁,又不是守寡之人,怎么能从此青灯古佛?这也太凄凉了。

    “我看侯爷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世子若这个时候去劝,无异于火上浇油,说不准还让侯爷对二弟更加愧疚心疼呢。”王氏道。

    已经落到她手中的管家权,她当然是要好好抓住。

    她都生了两个儿子了,肚子里还怀着一个,放到别人家早就开始掌家,让老太太享清福了,偏偏她这位婆母把管家权抓得死死的,半点没有松手的意思。

    她可不想再熬个十年八载,把自己熬成了婆。

    邵景渊是个没主意的,一听媳妇如此说,当下熄了去找靖安侯的心思。

    冠军侯府中,邵明渊听说了靖安侯府的事,心中一片麻木,斜靠在床柱上把红木匣子缓缓打开。

    匣子里的信灼痛了他的眼,他拿起来一封封看过,直到拿起一封纸张质地与www.youfa8.com信全然不同的信,手忍不住一抖。

    素雅的信笺,配着雅致的字。

    这是乔昭写给他的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