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60章 你想让我负责?

正文 第260章 你想让我负责?

    “前期是如此。”

    少女平静淡然的样子让邵明渊有点不敢开口,可今天还能说是情况特殊,要是之后天天如此,即便黎姑娘不在乎,他心里也是过不去的。

    他这样,算是毁了黎姑娘清白吗?年轻的将军不确定地想。

    倘若他不曾娶妻,可以为今日之事负责,自然不会如此纠结。

    可是他亲手射杀了妻子,早就没了再娶妻的资格,又怎么能心安理得与一名姑娘家牵扯过多。

    “既然如此,那在下还是等李神医回来,请李神医诊治吧。”邵明渊话说出口,就发现少女蹙了一下眉,不知怎的心里就有些紧张。

    乔昭板着脸道:“等不到李爷爷回来,你就没命了。不然邵将军以为我闲得无聊么?”

    大男人扭扭捏捏像什么话,好像她是登徒子,想多瞧两眼似的。

    邵明渊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晨光忙道:“将军,您就听三姑娘的吧,您身体最要紧啊。您想想看,要是您出什么事,我们这么多兄弟该怎么办?”

    呵呵呵,将军大人脱光光被三姑娘看上几次,难道还能不娶人家?

    “邵将军在犹豫什么?莫非因为被我看到了,觉得我该负责?”

    “咳咳咳。”邵明渊咳嗽起来,“黎姑娘说笑了。”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明天我还会过来。”乔昭果断作了总结,见邵明渊还想再说,提醒道,“病人的话,我一般只会听,不会采纳。”

    邵明渊:“……”

    晨光暗暗给乔昭竖了个大拇指。

    他算看出来了,还是三姑娘对将军大人最有办法。

    “晨光,走吧,回去了。”乔昭冲邵明渊颔首,转身走出两步,忽地停住,慢慢转过头来。

    “黎大夫还有什么吩咐?”邵明渊无奈问,心情格外复杂。

    乔昭上下打量邵明渊几眼,收回视线,淡淡道:“除了寒毒,邵将军身体并无大碍,若是觉得有什么不妥,或许是心理原因,邵将军放宽心就好。”

    直到乔昭推门出去,邵明渊还处在石化中。

    身体并无大碍……

    有什么不妥或许是心理原因……

    少女轻柔甜美的声音在耳畔回荡,每一句话都很简单,可年轻的将军觉得自己的脑袋完全转不过来了。

    黎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一定不是他想的那样!

    邵明渊闭闭眼,猛然睁开,视线如利刃射向跟在乔昭屁股后面的晨光。

    这个混账,他要杀了他!

    晨光只觉后背一凉,箭步冲了出去。

    将军大人太吓人了,三姑娘救命啊!

    一见乔昭与晨光出来,池灿等人涌过去,被撇下的靖安侯孤零零站在原地,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明渊房间里居然走出来个姑娘?

    不是说明渊吐血昏倒了,为何会走出来个女孩子?

    被众人包围的乔昭视线投过来。

    靖安侯?他怎么会过来了?

    是了,今天是邵明渊乔迁之喜,靖安侯府不可能不来人,靖安侯知道邵明渊出事不足为奇。

    那他知道被沈氏拦下的那匣子信吗?

    晨光说,那些信是邵明渊在滴水成冰的北地写给她的,她很想看一看,以前被她认为冷情冷性、满腔热血都给了国家百姓的人,会对自己的妻子说些什么。

    只可惜,现在的她没有任何理由去看那些信。

    乔昭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她曾经也是给邵明渊写过信的,只是没有得到过只言片语的回复,便不曾再写了。不知道她写的信也在那匣子里面吗?

    若是在,邵明渊是否会看到?

    一时之间,乔昭说不清是期待他看到,还是期待过去的一切痕迹彻底消失。

    “黎姑娘,庭泉怎么样了?”众人纷纷问道。

    “三姑娘妙手回春,我们将军已经醒了。”晨光高兴地道。

    “这位姑娘是大夫么?”靖安侯终于醒过神来,大步走来。

    他虽个头高,却很清瘦,两鬓的白发比同龄人要多。

    短短两三年,靖安侯真是苍老多了。乔昭心中想。

    “见过侯爷。”她行了礼。

    靖安侯一怔:“小姑娘认识我?”

    “并不认识。只是看您的气度与年纪,应该是邵将军的父亲了。”

    “原来如此。请姑娘先留步,我去看看犬子。”

    乔昭立在庭院中,见所有人全都涌进邵明渊所在的房里,对晨光道:“走吧。”

    “三姑娘,侯爷不是说先等等——”

    乔昭笑笑:“我又不是大夫,难道要留下来等靖安侯审问吗?”

    晨光一听,连连点头。

    三姑娘说的可真有道理,他再不走,难道等将军秋后算账吗?

    小车夫带着乔姑娘赶忙跑路了。

    “父亲。”邵明渊一眼看到了靖安侯。

    “明渊,你怎么样了?”靖安侯挤到邵明渊身边,打量着儿子。

    池灿忍不住道:“侯爷想知道庭泉怎么样了,何不回去问问侯夫人。”

    朱彦轻轻拉了拉池灿。

    他们是庭泉的好友,在靖安侯面前就是晚辈,再怎么气愤,可以把邵景渊痛扁一顿,但给靖安侯难堪就失礼了。

    “拾曦,让你们担心了。我现在不要紧,正好有些话要和父亲说。”

    朱彦拉着池灿对邵明渊笑笑:“那我们先回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父子二人。

    靖安侯打量着邵明渊苍白如雪的面色,心情沉重叹了口气:“明渊,我听说你吐血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并无大碍,是体内寒毒造成的,吐出来反而好了。”

    靖安侯眼神一缩。

    次子寒毒如此严重么?

    他的寒毒,是当年中了敌军埋伏掉进了冰窟窿里落下的,这么些年来可谓是受尽折磨,可即便如此也没有到吐血的地步。

    靖安侯一下子觉得胸口有些热。

    那里放着邵明渊送给他的驱寒丸。

    明渊体内寒毒如此严重,却把驱寒丸给了他——

    靖安侯忽觉眼眶有些湿,喃喃道:“明渊,是为父对不住你。”

    邵明渊沉默了片刻,抬眸看着靖安侯:“父亲,明渊有个问题想问您。”

    “你说。”

    “我真的是母亲的亲生儿子吗?”邵明渊一字一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