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58章 男女有别

正文 第258章 男女有别

    邵明渊把被子抓得更紧了些。

    乔昭慢悠悠道:“我要提醒一下邵将军,你心口靠下的银针若是碰掉了,你会重新陷入昏迷。”

    邵明渊下意识低头。

    他感受不到银针的存在,因为此刻五脏六腑都是痛的。

    看着他额头冷汗一片,乔昭心中轻叹。

    原来他还知道疼。

    她以为见到个铁打的人呢,寒毒攻心还有精神跟她抢被子。

    “邵将军是病人,我是大夫。在这个时候,大夫眼里没有男女之分,希望邵将军能明白。”

    骗人!

    蹲在门口的晨光心里默默反驳。

    他刚刚拉将军腰带,三姑娘还吼他呢,现在居然骗将军说不分男女。

    “在下的寒毒,曾请许多大夫看过,他们都束手无策。”邵明渊解释道。

    北地太过寒冷,那边的大夫对因为寒冷引发的许多症状比京城这边的大夫有经验。他们都没有办法的事,黎姑娘能够办到吗?

    再者说,即便医者眼中病人没有男女之别,可他又不是医者,他是病人……

    他不想以后见到黎姑娘,就想到今天的尴尬场面。

    “可是那些大夫都不是我。”乔昭见他疼得厉害,终究是心软了几分,恳切道,“你体内寒毒已经攻入心脉,不能再拖了,难道你就一点不爱惜自己身体吗?”

    见邵明渊还不做声,乔昭加重了语气:“活不过一年你也不在乎?”

    “我——”邵明渊不知该说什么好。

    在乎吗?又有谁会不在乎自己的性命。

    可有时候,想到这些年来背负的东西,又会感到深深的疲惫。

    乔昭垂眸:“即便邵将军不在乎,但总有些人是在乎你的,所以为了不让在乎你的人伤心,邵将军还是不要任性了。”

    晨光猛点头。

    三姑娘说得太好了,将军要是倒了,他们怎么办?

    跟着将军才能有肉吃,有仗打,喝最烈的酒,睡最美的姑娘——呸呸,最后这个还没有实现!

    邵明渊默默松开手。

    乔昭把碍事的锦被丢到一旁,见刺入邵明渊心口下方的银针没有掉落,黛眉舒展,俯身把第二枚银针刺入。

    这些银针密密麻麻围着邵明渊心口刺入一圈,乔昭解释道:“今天先把攻入心脏的寒毒逼退到www.youfa8.com地方。”

    她离得很近,习武之人又敏锐,邵明渊能清楚感受到少女拂到他胸膛上的鼻息,还有一下一下扫过身体的发梢。

    他的身体很冷,就更能感知少女指尖的温度。

    邵明渊尴尬别开眼,没有吭声。

    他一眼就看到蹲在房门口的晨光捧着脸贼兮兮往这边瞄,不由脸一热。

    嗯,许久没有活动筋骨了,回头可以找晨光练练。

    乔昭下了最后一针,心头微松,刚要说话就瞥到了邵明渊泛红的双耳,不由愣了愣。

    这人是在……害羞?

    乔姑娘原本心中坦荡,可察觉到邵明渊在害羞,入眼是他结实宽阔的胸膛,就莫名有些脸热,目光下移,一下子就看到了对方形状分明的腹肌。

    这里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和女子的如此不同。

    好奇的天性上来,乔昭忘了尴尬,一时看得出神。

    邵明渊浑身一僵,连呼吸都屏住了,手心的汗水瞬间冒了出来。

    黎姑娘她……在看什么?

    他就说,这样实在是太尴尬了!

    邵明渊不由懊恼刚才没有坚持,可这种时刻如此微妙,连空气中都仿佛流动着看不着的火焰,让他不敢贸然开口。

    装作什么都不曾察觉,大概是最好的法子。邵将军默默想着。

    可是,黎姑娘看的时间是不是太久了些?

    额头的汗凝结滴落,正好落在小腹上,犹如俏皮的春雨砸到经过漫长的寒冬冻得僵硬的土地上,惊醒了沉睡的一切。

    乔昭回神,心中尴尬之余,面上却不动声色:“嗯,寒毒没有扩散到这里。”

    邵明渊:“……”

    好一会儿,年轻的将军开口问:“什么时候可以好?”

    “还要等一会儿。邵将军不要说话,等你指甲变成青色,就可以收针了。”

    邵明渊已经感到盘旋在心口四周的冷缓解许多,遂眨眼示意明白了。

    乔姑娘目光又溜到年轻将军的腹肌上去。

    所以那里是硬的吗?

    邵明渊干脆抬眼望天。

    他总是会忍不住多想。

    一定是他太狭隘了,不能理解黎姑娘的医者仁心。

    时间在缓缓流逝,对邵明渊来说每一刻都格外漫长,而对等在外面的众人来说,同样如此。

    “黎姑娘到底如何帮庭泉驱除寒毒啊?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动静呢?”杨厚承是个急性子,站在游廊里频频往房门那里张望。

    “别念叨了,心烦!”池灿冷冷道。

    那丫头在里面干什么?她真能帮邵明渊驱毒?哼,有什么不能让人打扰的,他又不像杨二那般聒噪!

    等在外头的众人心思各异,忽听有人报道:“侯爷来了。”

    侯爷?

    众人抬头看去,就见一位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池灿几人对视一眼。

    靖安侯怎么过来了?

    转眼间靖安侯已经走到近前。

    “侯爷。”因为邵明渊的关系,哪怕性情不定如池灿,见到靖安侯依然很给面子的打了招呼。

    靖安侯双鬓斑白,眼中黑沉沉透着一股暮气,对几人点头还礼后问:“明渊呢,他怎么样了?”

    “庭泉在那间屋里,大夫正在给他诊治。”

    靖安侯往门口的方向走了两步

    “大夫正在施针,这个时候恐怕不便打扰。”池灿出声道。

    “不知从什么地方请来的大夫?”

    杨厚承一听暗暗替乔昭着急,偏偏又没什么急智,不由看向池灿。

    “大夫是庭泉的亲卫请来的。”池灿巧妙避开了靖安侯的问题。

    年纪轻轻就吐血是挺严重的事,靖安侯依旧不放心,再问道:“请大夫的亲卫呢?”

    “呃,正在里面给大夫打下手。”

    杨厚承暗暗向池灿竖了竖大拇指。

    池灿却翻了个白眼。

    竖什么大拇指啊,看靖安侯这意思,肯定是要等下去了,一会儿见到那丫头从邵明渊屋子里出来,那才是热闹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