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55章 二郎已死

正文 第255章 二郎已死

    “你——”靖安侯嘴唇抖着说不出话来。

    沈氏气势更盛:“你说啊,说话啊?说不出来了吧?呵呵,你以为我是傻瓜吗?母子连心,二郎被你抱走看病,再抱回来后,我就知道,那不是我的二郎了!”

    说到这里,沈氏扑倒在椅背上,泣不成声。

    那时候她坐着月子,她的二郎才刚出生几天,就因为身体不好抱离了她身边。

    他们怎么会认为,她当娘的认不出自己的儿子来?

    哪怕她只看过一眼,哪怕在所有人眼里刚出生的婴儿都是一个样子,可在她的眼里心里,她的二郎是独一无二的啊!

    沈氏扶着椅背,放声痛哭。

    屋子里早就屏退了下人,只剩下沈氏的哭声回荡。

    良久后,邵景渊问:“父亲,母亲说的是真的?”

    靖安侯一张脸难看极了,没有吭声。

    沈氏抬头冷笑:“侯爷说不出口了?今天话既然说到这里,我要问问侯爷,你到底把我的二郎弄到哪里去了?”

    “二郎——”靖安侯艰难张口,却发现后面的话那么难以说出口。

    “你说啊,你说啊,是不是为了给那个野种腾位置,你弄死了我的二郎?”

    “沈氏,当着孩子们的面,你在胡说什么?”靖安侯不可思议看着沈氏。

    难道这么多年,她都是这么想的吗?

    他们是结发夫妻,年轻时虽然相守的时间不长,却也没有红过脸,她怎么会认为他能做出害死自己亲生儿子的事来?

    “我胡说?那你说,二郎哪去了?我的二郎哪去了?”

    “二郎死了!”靖安侯终于说了出来。

    “沈氏,你自己不清楚吗,二郎生下来就体弱,太医早就说活不成的,二郎病死了啊!”

    “我不信,我不信,就是你为了那个野种害了二郎!”沈氏声嘶力竭喊道。

    靖安侯只觉无比疲惫,抬手扶住额头问沈氏:“夫人,我们当了这么多年夫妻,你一定要把害死亲子的罪名扣在我头上才安心吗?如果是这样,那就随你吧。”

    常年的病体缠绵,让曾经手握重兵的靖安侯身体单薄如读书人,脸色白中泛青,加上现在索然的神态,瞧着颇让人心慌。

    沈氏心软了几分,语气一转:“二郎真的是病死的?”

    无数个晚上,她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想到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很可能早就死了,让一个野种霸占着他的身份,享受着他的待遇,就恨得滴血。

    可恨过后,她心底深处又隐隐有着奢望。

    或许,她的二郎没死呢?

    只是被他这个狠心的爹给弄走了。

    靖安侯缓缓点头:“嗯,咱们的二郎病死了。沈氏,你是二郎的娘,我是二郎的爹啊,难道我不希望二郎活着吗?”

    “呜呜呜——”沈氏掩面痛哭。

    邵景渊与邵惜渊大气都不敢出。

    邵惜渊尚且还好,邵景渊就惨了。

    他的猪头脸还等着大夫给上药呢,现在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父子三人默默无言。

    沈氏哭够了,猛然抬头看向靖安侯:“那么邵明渊呢?这话我闷在心里二十一年了,今天侯爷能不能告诉我,他究竟是从哪来的?”

    邵景渊与邵惜渊齐齐看向靖安侯。

    是啊,既然他们的二弟(二哥)死了,那现在的二弟(二哥)又是谁?

    靖安侯不做声。

    “侯爷说话啊!”

    靖安侯嘴唇翕动,被问得说不出话来。

    沈氏逼问再三,靖安侯一直一言不发。

    “我明白了,那个野种是你与外室生的,对不对?”

    靖安侯一怔。

    “你说啊,说啊!”沈氏气急了,站直身体道,“话已经说到这里,侯爷就不要再瞒着我了。你今天要是不说个清楚,我就撞死在这里!你告诉我,他到底是不是你和外面的狐狸精生的?”

    “是!”靖安侯闭了眼,沉声道。

    沈氏愣了愣,而后猛烈咳嗽起来。

    “母亲——”邵惜渊吓坏了,去扶沈氏。

    沈氏一边咳嗽一边哭:“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还有那个野种,最好是早早死了别给我添堵!”

    “你住口!”靖安侯冷喝一声。

    沈氏瞪大了眼睛:“到了这个时候,你还理直气壮?”

    “我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这么多年,侯府中可有一房小妾?一个通房?没有吧?夫人可以去打听打听,那些勋贵之家哪一家不是妻妾成群?就算那些文臣清流,哪怕是名满天下的乔家,乔御史的夫人自觉上了年纪还给夫君纳上一房小妾呢。我就算曾养过外室,就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名了吗?”

    靖安侯一连串的反问,让沈氏差点气昏过去,偏偏竟无力反驳。

    是啊,这个世道对女子何其不公,男人纳妾天经地义,换成女人,哪怕尊贵如长容长公主,养几个面首就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

    “话既然已经说开,我就明白跟夫人说,邵明渊虽然不是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却是我的骨血,按礼法,他叫你一声母亲也是天经地义的。所以,我不想再听到你那些刻薄的话。还有——”

    靖安侯扫了两个儿子一眼,收回目光看着沈氏:“先前关于明渊的一些流言传出去也就罢了,我可以既往不咎。今后明渊外室子的身份若是传出去,那么,夫人就别怪我不念多年夫妻之情,回娘家去吧。”

    “父亲!”邵景渊与邵惜渊大吃一惊。

    靖安侯面色阴沉,一字一顿道:“你们两个也给我记着,只要有关老二的身份传出去只言片语,我就送你们母亲回娘家!”

    他说完,转身大步往外走。

    邵惜渊忍不住问:“父亲,您去哪儿?”

    “去看你二哥!”

    靖安侯拂袖而去,沈氏气苦不已,一口气没上来昏了过去。

    靖安侯府顿时鸡飞狗跳。

    冠军侯府中,同样是气氛紧张。

    杨厚承急着去请太医,被池灿一把拉住:“不能去请太医!”

    邵明渊的身份实在太敏感,一旦他吐血昏倒的消息传出去,恐怕会让多方势力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就连皇上那里,态度都会转变。

    “不请太医?那庭泉怎么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