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52章 乔迁礼物

正文 第252章 乔迁礼物

    晨光推门进去,就见邵明渊正默默坐在窗前。

    他侧着头,让人一时看不清表情,却莫名觉得有一种压抑的气氛笼罩着四周。

    “将军——”晨光忽然后悔进来了。

    队长坑他啊,这叫没事吗?

    邵明渊回头,视线落在晨光身上,淡淡道:“过来。”

    晨光磨磨蹭蹭过去,硬着头皮又喊了一声“将军”。

    “有事?”

    “将军,外面的谣言,您听说了没?”

    邵明渊面色平静:“你都听说了,我会没听说么?”

    晨光悄悄松了口气。

    原来大人是因为这个不高兴,那他可来对了!

    “你过来,就是问这个?晨光,你自从当了黎姑娘车夫,真是越来越闲了。”

    晨光一听,心中咯噔一声。,

    糟糕,将军大人心情真的很差!

    小车夫忙表忠心道:“将军,卑职不是闲的没事啊,是因为三姑娘也听说了。”

    邵明渊面色微变,颇有几分狼狈。

    这种事,为什么一个女孩子会很快知道?

    “你跟黎姑娘说的?”

    晨光打了个哆嗦。

    为什么屋子里这么冷?

    “不是我啊,是三姑娘的丫鬟从外面听来的。”

    其实他也想不明白,三姑娘身边那个叫阿珠的丫鬟,明明文文静静的,怎么嘴那么碎?

    “哦。”邵明渊想了想,又觉得他反应有些过激了。

    他既然忽悠了父亲,就没打算在意世人眼光。

    一个女孩子的看法,他更不该在意。

    “将军您放心吧,卑职替您问过三姑娘了。”晨光赶忙安慰。

    “问什么?”邵明渊陡然生出不祥的预感。

    晨光压低声音邀功道:“卑职问三姑娘您的病能不能治,三姑娘说可以试试。将军,您怎么啦?”

    邵明渊站了起来,淡淡道:“转过身去。”

    晨光一头雾水转过身,只觉一股大力传来,随后被邵明渊一脚踹出了房门。

    哎呦一声惨叫,晨光以狗吃屎的姿势趴在地上,入目是三双皂靴。

    他一点点抬头,映入眼帘的是池灿那张令人沉迷的俊颜,旁边则是朱彦与杨厚承。

    池灿半蹲下来:“你们将军发火了?”

    “啊。”小车夫愣愣点头。

    池灿轻笑一声,抬脚走了进去。

    晨光:“……”他居然会以为刚才池公子要把他扶起来,果然是想多了!

    池灿三人走进去,就见某人面色铁青,坐得笔直。

    池灿不由乐了:“庭泉,什么事让你发这么大火啊?”

    哈哈哈,居然说邵明渊不行?一想到这个八卦,他就想捶地大笑。

    邵明渊瞥他一眼,没做声。

    池灿不知死活凑过去:“到底怎么啦?说说呗?咱们不是兄弟嘛,兄弟就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遇到什么难事,可别一个人扛着啊。”

    朱彦与杨厚承同时摸摸鼻子。

    这样的兄弟,不要也罢。

    “庭泉,我们听到一些风言风语,所以过来看看。”朱彦道。

    “无关紧要的小事。”邵明渊道。

    “那就好。”

    池灿却不甘心,笑吟吟瞄了邵明渊一眼:“庭泉,你说实话,你到底行不行啊?”

    邵明渊背靠椅背,修眉微挑,波澜不惊问:“你是盼着我行,还是不行?”

    池灿张大了嘴,久久没有合拢。

    老实人要是不要脸起来,真是要命啊!

    “三天后我正式搬家。”邵明渊抛出了一个消息。

    杨厚承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太好了,你早该搬了。就你们那个侯府,还不如呆在客栈舒心。”

    朱彦跟着点头。

    “那天记得过来喝酒,现在我还有些事要做,就不留你们了。”

    邵明渊回到靖安侯府,在靖安侯夫妇面前提出了搬家的事。

    靖安侯有些意外:“这么急?”

    沈氏直接恼了:“搬家?我知道,你是嫌给我早晚请安烦了,所以才想早早搬出去逍遥自在,是不是?”

    “母亲想多了。”

    沈氏冷笑:“我想多了?不然你这么着急上火搬出去做什么?你这个不孝子,在北地呆了那么多年,才回来几天,家里就留不住你了!”

    “母亲,冠军侯府是圣上赐的宅子,如今已经修葺好,如果不搬,恐怕会令圣上不悦的。”

    一听邵明渊搬出了皇上,沈氏不好再多说什么,恨恨道:“那就随你好了。”

    三日后。

    靖安侯问沈氏:“夫人,二郎今天搬进冠军侯府,可准备了暖屋的物品?”

    “准备了。这种小事侯爷如此上心做什么,难道我是这么不周全的人吗?”沈氏淡淡道。

    靖安侯尴尬笑笑:“我就随口问问。”

    男主外女主内,这话按理他不该问的,只是夫人对次子什么态度他也清楚,这才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侯爷放心,我给老二准备的礼物,绝对让他高兴。”沈氏意味深长道。

    她可是给邵明渊准备了一份终身难忘的大礼,就等着揭晓那一刻,让他“高兴”了。

    冠军侯府今日难得热闹,不只池灿三人来了,邵景渊与邵惜渊也到了,再加上身体好起来的乔墨,众人凑了一桌子,就连晨光都特意跟乔昭请了假,赶过来凑热闹。

    酒过三巡,邵景渊开口道:“二弟,恭喜你了,如此年轻就成为一府之主,让大哥好生羡慕。”

    池灿听得直皱眉。

    靖安侯世子这话,听着有点酸啊。

    邵明渊淡淡笑道:“大哥早晚也会有这么一天。”

    “呃,对了,那个系红绸的红木匣子是母亲命我带过来给你暖屋的,母亲交代我跟你说一声,一喝酒险些忘了。”

    邵明渊看向静静摆放在桌案上的红木匣子。

    母亲居然会给他送礼物?

    “是什么东西啊,还用上好的红木匣子收着?”池灿起身把红木匣子拿起来,放在手里掂了掂,“不算重。庭泉,我打开了?”

    那老妖婆不是什么好东西,最会刻薄庭泉,他倒是要瞧瞧是什么。

    “嗯。”邵明渊没有反对。

    沈氏会送礼物已是出乎邵明渊意料,在他想来,顶多是一些贵重却没有什么诚意的物件罢了。

    池灿把红木匣子打开,不由怔住,喃喃道:“怎么这么多信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