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51章 将军不行

正文 第251章 将军不行

    靖安侯过于激动,不由咳嗽起来,邵明渊忙给他倒水。

    靖安侯喝过水,缓了缓,语重心长道:“结婚生子,延续香火,这是人生大事,终身不娶怎么行?”

    邵明渊依然面色平静:“明渊上有长兄,下有幼弟,延续邵家香火足矣。”

    “这怎么一样!”靖安侯气得一拍桌子,迎上次子诧异的眼神,解释道,“等以后你们兄弟分家,百年后谁来祭拜你?”

    “我不在乎那些。”

    他这一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而今孑然一身,未尝不是件好事。

    “你这个不孝子,咳咳咳咳——”靖安侯气得脸都红了。

    邵明渊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递过去:“父亲,您服用一枚药丸试试,要是觉得好用,儿子再想办法去弄一些。”

    “这是什么?”

    “驱寒丸。”邵明渊想了想补充,“明渊已经服用过了,药没有问题。”

    他不是信不过黎姑娘,只是拿给父亲的东西,自然要小心为上。

    靖安侯接过来,面上带着欣慰:“臭小子,为父还信不过你不成?”

    他取出一枚药丸直接服下,好一会儿后,啧啧称奇:“这药是从何处得来?一入腹就浑身暖洋洋的,舒坦极了。”

    “一个朋友给的。”

    “这药挺难得吧?”

    “父亲尽管服用,那个朋友还有。”

    靖安侯很高兴把驱寒丸收起来,而后又板了脸:“臭小子,别以为拿这个孝敬我就能忽悠过去。我告诉你,你想晚点娶妻可以,但媳妇必须娶!”

    “父亲,您别为难儿子。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只有这个不能。”

    “别的事情都可以由着你,只有这点不行!”靖安侯同样毫不让步。

    邵明渊不由感到头疼。

    父亲三个儿子,他又不是长子,为何对他不娶妻的事态度如此强硬?

    邵明渊干脆豁出去道:“父亲,实不相瞒,儿子常年在北地,有一次因为在雪地里埋伏了两日两夜,冻坏了……”

    嗯,兵不厌诈。

    “冻坏了?”靖安侯表情呆滞,“冻坏了?明渊,你的意思,不是那个意思吧?”

    “就是父亲想的意思。”

    靖安侯一屁股跌坐在太师椅上,一副无法接受的表情:“怎么能冻坏了?这,这还怎么延续香火?是我的错,当初你去北地,我就该赶你回来的,都是我的错啊!”

    邵明渊傻了眼。

    父亲一把年纪,居然哭了?

    他震惊又内疚,然而早已作出的决定自然不会更改,轻轻拍了拍靖安侯手臂道:“父亲,您别难过了,至少还有大哥和三弟让您抱孙子,儿子就别祸害别人家闺女了,您说是不?”

    靖安侯扭过头。

    他不想说话!

    “那……儿子去母亲那里了,不然母亲该喊了。”

    “回来!”靖安侯一脸沉重,上下打量着邵明渊。

    这么出挑的儿子,居然不行了?

    “明渊,在北边你请大夫看过没?”

    “看过了,大夫也没办法。”

    “北地的大夫不行,我去给你请御医。”

    “父亲,这样的话,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儿子的隐疾了。”

    靖安侯呆了呆,痛苦抱头:“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你可怎么办啊!”

    邵明渊没吭声。

    “对了,李神医医术出神入化,说不定可以治好你!”

    “李神医已经离开了京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靖安侯彻底死了心。

    “那我去母亲那里了。”

    “等等。”靖安侯站起来,“我找你母亲有事商量,我先去吧。”

    沈氏一见靖安侯进来,不由问道:“侯爷怎么又过来了?老二呢?”

    “夫人,芸儿的事,还是算了吧。”

    “侯爷什么意思?”

    靖安侯摒退了伺候的人,低声道:“二郎他……那方面有些问题。”

    “哪方面?”

    靖安侯有些尴尬:“就是夫妻那方面,我私下问了问,他在北地受过伤——”

    沈氏一下子听明白了,眼中喜色一闪而逝。

    老二居然不能人道?

    这可太好了!

    她前些日子想让老二过继老大家的秋哥儿,侯爷和老二都不依,这才退而求其次,想把娘家侄女嫁过来。

    无论如何,冠军侯的爵位不能便宜了别人。

    如今好了,老二不能人道,将来早晚是要过继的,那就不急于一时了。

    “这种事老二会跟侯爷说?”沈氏不放心追问。

    “我跟老二提了提他的终身大事,他不想祸害别人家姑娘,这才对我说了。”靖安侯叹气,“是我对不住他——”

    沈氏一听就不高兴了:“和侯爷有什么关系?人各有命。”

    她还以为老二多么长情呢,还要给亡妻守孝,原来是为了遮丑罢了。

    “那行吧,芸儿住几天我就让她回去。”

    既然不行,她就不推侄女进火坑了,不然以后不好对娘家人交代。

    沈氏本来就是借着侍疾的由头引出邵明渊的婚事来,如今知道邵明渊是个不中用的,瞧见他就心烦,哪还用得着他侍疾,立马就把人打发了。

    邵明渊悄悄松了口气。

    然而不出两日,冠军侯不能人道的消息就悄悄传遍了京城。

    冠军侯位高权重,偏偏又年轻俊美,这样的人本来就最容易成为人们关注的对象,这则不知道怎么流传起来的消息就好像插上了翅膀,传播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晨光听说后,几乎是哭着跑去了春风楼。

    将军呀,您是打算让卑职当一辈子车夫吧,不带这么坑人的啊!

    “将军在里面?”见房门紧闭,晨光问站在外面的守卫。

    “在里面呢,队长回来了,正向将军禀告事情。”

    晨光一听,便老老实实等在外面。

    队长邵知奉了将军大人的命令去查要紧的事情去了,这个时候进去打扰要挨揍的。

    晨光在外面等了小半个时辰,房门才打开,一脸风尘仆仆之色的邵知走了出来。

    “队长,将军没事吧?”

    邵知抬手拍了拍晨光肩膀,语重心长道:“没事,进去吧。”

    嗯,将军大人心情有些糟,正好晨光来了,让将军揍一顿开开心也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