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50章 冠军侯该续弦了

正文 第250章 冠军侯该续弦了

    靖安侯夫人沈氏的心绞痛是老毛病了,据说是生次子邵明渊后落下来的。

    二公子生下来体弱,病歪歪被太医断言很难养活,沈氏为此哭了又哭,后来就落下了心绞痛的病根。

    邵明渊走进沈氏屋子里,就见沈氏歪在床榻上,大公子邵景渊夫妇还有三公子邵惜渊都围在她身边。

    “二弟来了。”

    “大哥、大嫂。”邵明渊与邵景渊夫妇打了招呼。

    邵惜渊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佯作不见。

    邵明渊浑不在意,冲沈氏行礼道:“母亲。”

    沈氏睁开眼,冷笑:“你还有脸回来?”

    邵明渊薄唇紧抿,没有作声。

    “这还没搬家呢,就整天在外面胡混,是不是我死了你都不知道?”

    “母亲——”邵景渊开口。

    “你不用劝。”沈氏制止了长子,对着邵明渊一顿劈头盖脸地骂,“真以为封侯拜相了,就翅膀硬了?你就算封国公,我依然是你娘。我病了,你就得回来伺候着!”

    邵明渊一言不发,默默听着,等沈氏骂够了,温声道:“母亲,心绞痛的话,情绪不能过于激动,您还是别生气了。”

    沈氏一听,气得胸脯起伏:“你这个逆子,是在说我没病装病?”

    邵明渊只得不做声。

    “好了,夫人,老二已经回来了,你就好好歇着吧。”靖安侯实在看不下去,出声打断了沈氏的数落。

    沈氏捂着心口咬牙:“侯爷,我知道,我说说这个不孝子,你就心疼了,是不是?”

    靖安侯一个头两个大:“我不是这个意思——”

    “父亲,母亲正病着呢。”邵景渊轻声提醒道。

    邵惜渊瞪邵明渊:“总是惹母亲生气。”

    沈氏拿帕子拭泪:“行了,你们都嫌我烦,我也不说了。我病着,少了伺候的人不行。老大媳妇有了身子,不能伺候我,老大要照顾媳妇,过了病气也不好,老三年纪又小。老二,从今天起,你来侍疾吧。”

    邵明渊垂眸,淡淡道:“好。”

    虽然他也不明白心绞痛如何能过了病气,但身为人子,给母亲侍疾是天经地义的。

    从这天起,邵明渊留下来给沈氏侍疾。

    沈氏白天还好,到了夜里,一会儿要水,一会儿嫌热,不时还要吐几口痰,偏偏又不让丫鬟伺候,事事要邵明渊亲力亲为。

    邵明渊夜夜不得安睡,不出几日人就又瘦了一圈。

    靖安侯大怒:“夫人,你一定要把老二折腾出个好歹来,才罢休吗?”

    沈氏冷笑:“折腾?侯爷有脸出去说这个话吗?当儿子的给母亲侍疾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怎么能叫折腾?”

    靖安侯被噎个半死,缓了好一会儿叹道:“夫人,咱们都这把年纪了,就不能安安生生度日吗?如今三个儿子都孝顺,难道非要闹出点事来才舒坦?”

    “老大、老三孝顺我承认,老二这么多年在我身边待过多久?现在好不容易回京了,这个家还容不得他似的,整天在外头。如今我病了,才伺候了我几天,就受不住了?”

    “你说说,老二哪里不孝顺了?你让他侍疾,他可吭过一声?夫人,老二不是逆来顺受的性子,他在外面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这个样子不是孝顺你,还是什么?”

    沈氏声音高扬:“怎么,他出人头地了,就不能给我侍疾了?就算是皇子还得给长辈侍疾呢,一个小小的侯爷怎么了?”

    沈氏越说越恼火:“侯爷说他孝顺,我可看不出来。这年头,就没听说要守妻孝的,他天天穿一身白衣纯粹是想给我添堵呢!”

    “这怎么一样?老二媳妇的死不同一般,老二心里苦,想尽点心是应该的。”

    “他为他死去的媳妇尽心是应该的,为我这当娘的尽心就受委屈了?侯爷心疼老二伺候我,也行,那就早点给老二续弦,让他媳妇伺候我。”

    靖安侯一怔:“续弦?这是不是有点太早了?怎么也要等满了一年。”

    “满了一年就可以娶进来了。老二媳妇没了半年了,现在开始挑合适的,不算早吧?”

    “这个还是要问过老二的意思。”

    “问他做什么?当年老二的婚事,不也是你直接定下来的嘛。婚姻大事什么时候由着儿女自己做主了?”

    “如今不同了,老二长大了——”

    “没有什么不同,除非他不认我是他母亲!”

    靖安侯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他发现和女人讲道理,比打仗还难。

    “我娘家侄女今年也十六了,与老二年龄正相当。前几天我不舒服,有些想她,已经派人去接了,今天应该快到了。侯爷看怎么样?”

    “夫人说的是芸儿?”

    “正是。芸儿虽说几年没来了,侯爷应该还记得她吧,是个规矩又懂事的女孩儿。”

    靖安侯心里犹豫了一下。

    沈氏对次子一直不待见,要是老二娶了她娘家侄女,母子关系或许会改善——

    “侯爷是答应了?”一见靖安侯犹豫,沈氏露出了笑容。

    “等人来了再说吧。”

    靖安侯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妥,私下叫来邵明渊,试探问道:“明渊,等乔氏过世满了一年,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如果皇上允许的话,明渊想回北地。”

    尽管按照他的推断,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可他还是想回北地去。

    那里不只有饱受鞑子残害的百姓,更有能令他自由呼吸的天地。

    然而鞑子受重创后暂时退回了阿澜山以北,皇上不大可能让他回北地拥兵自重。

    “为父不是问你这个。我是说,你中意什么样的女子?”

    邵明渊微怔,而后拧眉:“儿子不打算娶妻。”

    “为父知道,你还因为乔氏的死心存愧疚,暂时不想考虑娶妻。但你年纪毕竟不小了,婚姻大事不能再拖下去。要是觉得太快了,就趁你这两年在京中慢慢相看,你看如何?”

    邵明渊看着靖安侯,神色平静:“让父亲操心了。不过儿子的意思是,此生不打算再续弦。”

    靖安侯大惊失色,脱口而出道:“这怎么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