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49章 物是人非

正文 第249章 物是人非

    邵明渊给乔墨安排的院落比尚书府的住处要大得多,乔昭一进去就发现,这里比别处有人气多了。

    乔晚正由几个侍女陪着踢毽子,小脸蛋因为活动而红扑扑的,见到邵明渊就扑了过来:“姐夫——”

    乔昭听了,挑了挑眉。

    “姐夫”两个字,这丫头叫起来很顺口啊。

    她不由侧头去看邵明渊。

    邵明渊半蹲下来,与乔晚平视,带着对外人不曾有过的温柔:“毽子好玩么?”

    “好玩!”乔晚连连点头。

    小孩子就是这样,谁对她好,最开始的敌意与芥蒂很快就会消弭。

    邵明渊抬手揉揉乔晚的头:“等你身体锻炼好了,姐夫送你一头小马驹。”

    乔晚眼睛一亮:“真的吗?”

    “当然。”

    “姐夫,你可不要骗我。”小姑娘兴奋极了,伸手拉着邵明渊的衣袖摇晃。

    乔昭冷眼看着,心里莫名有些不痛快。

    没见过邵明渊这样娇惯孩子的,以后晚晚还不被他宠坏了!

    邵明渊伸出手:“君子一言——”

    乔晚欢欢喜喜与他对拍一下:“驷马难追!”

    邵明渊这才站起来,含笑对乔昭道:“黎姑娘,这是我妹妹晚晚。”而后对乔晚道,“晚晚,这位是黎姐姐。”

    乔昭与乔晚对视一眼。

    乔晚嘟起嘴:“怎么又是你!”

    邵明渊拍拍乔晚:“晚晚,不能这样对黎姑娘讲话。”

    乔晚不情不愿向乔昭行了个礼:“黎姐姐。”

    “乔妹妹不必多礼。”乔昭笑笑。

    “晚晚,你在这里玩吧,我带黎姑娘去看你大哥。”

    乔晚一听,眼珠一转,拉住邵明渊道:“姐夫,我也去。”

    这个黎姑娘简直阴魂不散,怎么到处都能见到,莫非她要抢走她大哥,还要抢走她姐夫?

    “姐夫,我也去嘛。”见邵明渊没吭声,乔晚撒娇道。

    “好——”完全不知道怎么应付小女孩撒娇的某人马上妥协道。

    与此同时,乔姑娘淡淡道:“不好。”

    邵明渊与乔晚同时诧异看向她。

    “凭什么不好,这里又不是你家!”乔晚反应过来后,不满道。

    乔昭低头:“这样吧,我出一个对子,你对上来就一起去,对不上来就乖乖继续在这里玩,怎么样?”

    乔晚愣愣看着乔昭。

    以前大姐就爱这样考教她。

    小姑娘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好”字已经脱口而出,而后懊恼地咬唇。

    “别担心,很容易的。你听好了,上联是:岁月无情风刻意。”

    上联一出,小姑娘全副心神立刻被吸引了过去。

    邵明渊悄悄松了口气,一边往里走一边对乔昭笑道:“还是黎姑娘会哄孩子。”

    “乔妹妹也不算是孩子了,邵将军若仍用对待孩子的方式对待她,说不定她就是下一个江大姑娘。”

    她像乔晚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学着给祖父调养身体了。

    当然,乔姑娘是绝对不会承认,听到庶妹说“这里又不是你家”那句话时,心里是莫名有些恼火的。

    邵明渊尴尬笑笑:“我没什么经验。”

    乔昭白他一眼。

    当然没经验,你又没有孩子!

    乔墨的屋子里摆设不多,乔昭却一眼看出每一样都是精挑细选的,足以看出布置屋子之人的用心。

    乔昭默默想,不管怎么样,邵明渊对大哥是挺上心的,这样的话,她总算能安心些。

    乔墨并不是真生了重病,连日的昏睡主要是药物的作用,那药不但不会对身体有妨碍,反而会让被毒素侵蚀过的身体得到彻底滋养。

    乔昭先是用银针刺入乔墨几处穴道,而后开了一副药递给邵明渊:“按着药方抓药给乔大哥熬了喝,一天喝一次,连喝三天就能大好了。”

    “好。”邵明渊把药方折好,珍而重之放入怀中。

    “那……我就回去了。尚书府的事,等乔大哥醒后,邵将军告诉他吧。”

    或许大哥知道她逼疯了毛氏,会怪她的。

    这样一想,乔昭自嘲笑笑,眼底闪过落寞。

    邵明渊看了乔昭一眼。

    黎姑娘好像有些伤心。

    不过,他似乎也没有立场多问。

    “黎姑娘,我送你。”

    “多谢。”乔昭随着邵明渊往外走,走到门口忍不住回眸看了床榻上的乔墨一眼。

    大哥要是敢怪她,她就哭给他看!

    二人走到院子里时,乔晚还在冥思苦想下联,见到二人忙迎了上去,仰头问邵明渊:“姐夫,下联是什么?”

    她才不会问黎姑娘呢。

    这个图谋她大哥和姐夫的心机女!

    “下联?”邵明渊见乔昭没有反对的意思,有意逗乔晚道,“可是上联姐夫忘了。”

    “上联是岁月无情风刻意。”乔晚忙提醒道。

    “下联我对:光阴已逝雨寒心。”邵明渊说完,才察觉这对联未免太悲戚了些,不由看向乔昭。

    “邵将军对得好。”乔昭淡淡道。

    乔晚抬了抬下巴:“那当然,我姐夫文武双全!黎姐姐还有下联不?”

    “有呀。”乔昭斜睨邵明渊一眼,笑道,“我的下联是:红尘有爱墨留心。”

    说完,乔昭含笑离去。

    小丫头片子都敢和姐姐瞪眼了,她就喜欢欺负了小丫头还让她哭不出来的样子。

    乔晚琢磨了好一会儿,等邵明渊回来,气得跳脚:“姐夫,您以后不要让那个黎姑娘过来啦。”

    “怎么?”

    “她,她对大哥图谋不轨!”

    邵明渊脸色微沉。

    小姑娘浑然不觉,越想越气道:“您听听她的下联:红尘有爱墨留心!墨留心,墨留心,她,她分明是对大哥不怀好意嘛。”

    邵明渊神色淡淡,抬手拍了拍乔晚的头:“好了,小姑娘不要胡乱猜测大人的事,黎姑娘不是这样的人。”

    “姐夫,您现在就向着她说话了!”

    这时有亲卫来报:“将军,侯府来了信,说侯夫人病了,请您回去。”

    “知道了。”邵明渊收拾一下,赶回靖安侯府。

    “明渊,你回来了。”

    “父亲,母亲怎么样了?”

    “犯了心绞痛的老毛病,倒是没有什么大碍。”

    虽没有什么大碍,但母亲病了,当儿子的也是要回来的。

    “我进去看看母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