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46章 自食恶果

正文 第246章 自食恶果

    受惊了的毛氏几乎是从罗汉床上弹了起来,抬脚就往外走。

    另一个丫鬟忙去追:“太太,您别去啊——”

    毛氏充耳不闻,像是要验证什么,一眼看向窗口。

    外面狂风大作,从敞开的窗子灌进来。彻底没有了星光月色的夜如墨般浓得化不开。

    正巧一道惊雷落下,外面瞬间亮如白昼。

    窗外女子白衣飘飘,面庞素净如雪,可一眼瞧去,却没有一点人气儿。

    大丫鬟春枝见到窗外的白衣女子只以为见鬼,可毛氏却一眼认了出来。

    这是死在北地的乔昭!

    窗外的白衣女子眼角、嘴角忽然流出血来。

    毛氏的脑子嗡地炸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没想害死你兄长!”

    她软倒下去,紧随其后的另一个丫鬟秋华跟着尖叫一声:“有鬼,有鬼!”

    她再仔细一看,窗外却没了影子。

    丫鬟婆子们连带睡在书房的寇伯海都被惊动了,不大一会儿工夫,各处就已灯火通明,众人顶着风雨赶过来。

    见到人们赶到,两个瘫倒在地的丫鬟抖若筛糠,惊恐的泪水流了满面,别提多么狼狈,口中一直喊道:“鬼,白衣女鬼!”

    寇伯海大步走过来,冷着脸道:“还不把太太扶到床上去。”

    丫鬟婆子们七手八脚把昏死过去的毛氏往床榻上抬。

    寇伯海沉声问两个丫鬟:“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两个丫鬟齐齐指着大敞的窗口:“窗外有鬼,有白衣女鬼。”

    寇伯海大步走到窗前。

    这个时候雨已经落了下来,风夹着雨扑面而来,系在窗棂上的白绫帕子迎风飘摇,格外显眼。

    寇伯海解下白帕子,探头往窗外看,窗外空无一人。

    “去看一下外面可有人留下的痕迹。”寇伯海吩咐道。

    子不语怪力乱神,比起相信有鬼,他更相信是有小人作祟。

    寇伯海低头看了一眼白绫帕子,上面一行朱红小字:大舅母,你做的事,我看着呢。

    很直白的一句话,鲜红的字落在白绫上,却让人从心底发凉。

    寇伯海心中惊骇。

    这个字迹,为何隐隐瞧着有些熟悉?

    他心惊不已,忽听里面传来丫鬟婆子们欣喜的喊声:“太太醒了。”

    寇伯海快步走进去。

    毛氏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就如寇伯海手中的白绫一般,见他进来,呆滞的眼睛转了转,嘴唇微动:“老爷——”

    “太太,没事吧?”寇伯海拍了拍毛氏手臂。

    毛氏像是受惊的孩子,直往寇伯海怀里缩:“老爷,有鬼,有鬼啊!”

    “太太别怕,你看错了——”

    毛氏劈手把寇伯海手中的白绫夺过去:“这是什么?”

    打开来,白绫上的血字像是一道惊雷劈中了毛氏。

    她呆了呆,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叫:“走开,走开,不要缠着我,不要缠着我!”

    毛氏抱头要往外跑,寇伯海帮拦住她:“太太,你不要跑,真的没有鬼——”

    他话音未落,毛氏已经软软倒了下去。

    “快请大夫。”

    整个尚书府一夜灯火通明,廊下挂着的大红灯笼被风雨吹得不停摇晃,烛火忽明忽灭,犹如府中上下惶恐不安的心情。

    再次醒过来的毛氏疯了。

    当着尚书府的主子们和大夫的面,毛氏口中不停念着一句话:“我没有害死乔墨,我只是想让他身体不好才下毒的,求求你不要来缠着我,不要来缠着我……”

    这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寇尚书当机立断塞给大夫大笔诊金当封口费,转头立刻安排人把毛氏移到了府中最偏僻的院子里,对外名曰静养。

    “昨夜毛氏和丫鬟们口中的白衣女鬼,查到什么线索了吗?”寇尚书问寇伯海。

    寇伯海摇摇头:“没有,明明下着雨,外面连个脚印都没留下。”

    众人默默不语。

    寇伯海忍不住道:“父亲,会不会真的有鬼——”

    “糊涂,这种事你也信?”

    寇伯海把白绫帕子拿出来:“父亲、母亲,您二位看看,这是我在昨夜女鬼出现的窗口发现的,我是因为见到这个,才不得不这么想。”

    寇尚书伸手接过来,看到上面的一行血字,眼神一紧。

    心情沉重的薛老夫人扫了一眼,大惊失色:“这,这是——”

    寇尚书闭了闭眼,声音有些颤抖:“这是昭昭的笔迹!”

    此话一出,满室皆静。

    如果说毛氏等人看到白衣女鬼有可能是人假扮,可与死去的外孙女一模一样的笔迹又是怎么做到的?

    越往深处想,每个人心里就越凉。

    薛老夫人垂目哭道:“我可怜的外孙女啊!不管怎么说,毛氏做了丧尽天良的事是真的。她的心是什么做的,怎么能这样害墨儿呢!”

    外间忽然传来惊呼声:“大姐,大姐,你怎么啦?”

    寇青岚冲进来,泪流满面:“大姐昏过去了!”

    毛氏的风言风语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的,他们自然也听到了。

    长辈们在里屋商议母亲的事,他们三个不方便听着,只能像受刑般默默在外间等着。

    可即便是听不到长辈们的话,他们也知道,母亲的疯病就算能治好,也彻底完了。

    有懂医理的婆子忙给寇梓墨掐人中,一番折腾后寇梓墨缓缓苏醒,哽咽道:“梓墨不孝,让祖父、祖母还有父亲担心了。”

    摒退了不相干的人,薛老夫人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梓墨、青岚,当初你们母亲生下天羽后,身体一直不大好,你们算是我教养长大的。祖母教你们的话都忘了吗?人这一辈子,没有一路平坦的,会有很多坑等着你们绊倒了再也爬不起来。所以你们遇到事,首先要做的是自己沉得住气。你们母亲是做错了,如今也算是自食恶果,但不能因为这样,你们自己的人生路就不走了,你们说是不是?”

    “是。”小辈们齐齐低头。

    “好了,既然明白了,你们都下去吧。”

    打发走了小辈,寇尚书盯着那方白绫手帕,沉声道:“去查,毛氏害墨儿的毒究竟是怎么来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