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40章 真凶是黎皎

正文 第240章 真凶是黎皎

    此话一出,满室皆静。

    二太太刘氏不由屏住了呼吸。

    她就说,连长春伯府那个二傻子都成了京城的大笑话,三姑娘怎么会让真正的行凶者好过呢!

    黎皎咬着唇,手指节隐隐发白。

    难道三弟真的告诉了黎三?

    “是谁?”邓老夫人放下茶盏,坐直了身子。

    乔昭目光落在黎皎面上,不疾不徐道:“就是大姐啊。”

    “什么?”邓老夫人直接把茶盏打翻,茶水洒了一身。

    二太太刘氏嘴巴张大忘了合拢。

    何氏更是腾地站了起来:“谁?”

    “是大姐,真正进入碧春楼打伤长春伯府幼子的人是大姐。”

    众人都看向黎皎。

    “不是我,不是我——”黎皎面色青白交加,看着乔昭眼泪直流,“三妹,你怎么能胡说呢?”

    就算黎三听三弟说了,也没有任何证据。

    这件事她是绝不会承认的,大不了就以死逼三弟站在她这一边好了。只要过了这一关,她相信与三弟的姐弟之情早晚会修复,可要是让祖母知道了她做的事,才是彻底完了。

    乔昭看向黎皎的目光带了无奈。

    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能矢口否认,这样的脸皮,她也是甘拜下风了。

    懒得多费口舌,乔昭淡淡道:“那个闲汉,我已经叫晨光找到了,大姐可敢与他对质?”

    黎皎脑子嗡了一声。

    闲汉?黎三怎么能找到那个闲汉?

    不能慌,说不定黎三是诈她的。

    “还有你回府的路线,夜香郎走的巷子……”

    接连抛出来的消息彻底摧垮了黎皎硬扛到底的决心。

    她步步后退,最后跌坐在地上,掩面痛哭:“三妹,我知道我错了,本来想好了今天私下找你道歉的。你……你一定要逼死我才行吗?”

    “原来真的是你!”何氏气得跳脚,“你差点害死昭昭,你还有脸哭,看我不撕烂你这张嘴!”

    “何氏,你先安静点。”邓老夫人目光紧盯黎皎,“皎儿,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黎皎抽泣着道:“昨天早上我看三妹出门,有些不放心就跟了上去,结果误入了碧春楼,然后就遇到了贾疏。”

    “你跟着你三妹做什么?”

    “我,我担心她年纪小,被人哄骗——”

    邓老夫人皱了眉:“你三妹出门有丫鬟和晨光跟着,能受什么哄骗?”

    没有确凿的证据,黎皎自是不敢把晨光扯进来,眼珠一转道:“我无意中见过三妹和陌生男子在一起喝茶,所以怕她被人哄了……”

    既然长容长公主府的公子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站出来给黎三作证,可见他们见了不是一次两次了,她这么说,不会有破绽。

    “那你也不该冒冒失失进了青楼,更不该拉你三妹当替罪羊。皎儿,你太让祖母失望了!”

    “老夫人,您可一定要好好处置她,她这是黑了心肝啊,连亲妹妹都往死里害。”何氏气得不行,恨不得冲上去狠狠抽黎皎两个耳光解气,触及到女儿平静的神情,生生忍住了。

    黎皎跪着扑到邓老夫人腿上:“祖母,您罚我吧,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是我该死,我应该早点跟三妹道歉的,而不是等到今天——”

    她哭得凄惨,泪水冲刷掉厚厚的脂粉,露出浓重的黑眼圈,瞧着很是可怜。

    邓老夫人一双手不停抖着,下意识抬手想摸摸黎皎的头,伸到一半无力落了下去。

    这孩子,被她惯坏了。

    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邓老夫人努力回忆着。

    虽然她内心对自幼丧母的嫡长孙女偏疼些,可明面上却没有太大差别,至少没有说皎儿欺负了哪个,让哪个忍气吞声的。

    当然,一直以来长孙女表现得最大方懂事,也没有欺负哪个。

    邓老夫人看着哭得凄惨的孙女,心痛不已。

    她不在乎小女孩任性一点,顽皮一点,这些都无伤大雅,品性才是最重要的。

    可偏偏,她的长孙女,把最重要的东西丢掉了。

    长孙女丢掉的东西,不是哭一哭就能过去的,不然以后还会有更大的祸患等着。

    “皎儿,你也莫哭了,起来吧。”邓老夫人疲惫道。

    跪坐在地上的黎皎心中一喜。

    她就知道,祖母还是疼她的,只要姿态放低了认错,便会原谅她。

    “皎儿,你以后就不要出门了。”

    “祖母?”黎皎大惊失色。

    祖母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把她关起来吗?

    二太太刘氏感慨摇摇头。

    东府的二姑娘因为得罪了三姑娘,等于是退出了京城贵女的圈子,如今大姑娘得罪了三姑娘,也退出了京城贵女的圈子。

    啧啧,她真是料事如神,慧眼如炬啊!

    “皎儿,难道你想有一天撞见长春伯府的幼子,被他认出来吗?他现在可不傻了!”

    黎皎浑身一震。

    “正好你也不小了,以后就在屋子里呆着绣些嫁妆。祖母会和你父亲商量着,尽快在京外给你找一户好人家。”

    “京外?”黎皎只觉一个晴天霹雳落在头上,不由抱着邓老夫人大哭,“祖母,孙女舍不得您,不想离开您——”

    父亲不过一个翰林修撰,能在京外给她找什么好人家?

    要真像祖母说的这样,那她一辈子就彻底毁了!

    邓老夫人伸手把黎皎拉起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碧春楼的那件事以后就成了悬案,长春伯府不会甘心的。你留在京城,一旦被他们发现,后果更不堪设想。好了,大家都散了吧,今天的事全都烂在肚子里,不然,我就再也不认他是黎家的人!”

    黎皎心如死灰,回屋后一头栽在床上,一整天没有起来。

    乔昭回到屋子里却舒了口气,捧着一杯花茶慢悠悠喝着。

    黎娇闭门不出要嫁到京外去了,黎皎也闭门不出要嫁到京外去了,黎家暂时应该算是清净了吧,不会再给她引来什么无妄之灾。

    嗯,这样的话,她总算能找毒害大哥的毛氏算账了!

    京城最近最热闹的八卦有两个,一个是冠军侯亡妻入梦,白袍将军夜接舅兄回府;另一个是纨绔子青楼险丧命,黎三姑娘银针证清白。

    第二个八卦原本早把第一个八卦的风头盖过,可没想到,一条新的传闻骤然把第一个八卦重新拉回了人们的视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