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32章 我可以让他恢复神智

正文 第232章 我可以让他恢复神智

    这话一出,好像一道惊雷落进人群里,激起千尺浪,就连茶馆里的邵明渊等人都忍不住站了起来。

    “走,这里还是离得远了,黎姑娘说什么还要听这些看热闹的传一道才知道。咱们就看看,不出去给黎姑娘添乱。”杨厚承扯了个理由,忙挤进了人群里。

    池灿第二个跟了过去,只剩下邵明渊与朱彦相对而坐,没有动。

    “不过去看看?”朱彦问。

    邵明渊轻笑:“不了,做了该做的就行,黎姑娘毕竟是姑娘家,咱们掺和多了不大好。”

    “我也是这样想的。”朱彦举起茶杯,“这个茶楼的花茶味道还不错。”

    “嗯。”邵明渊摩挲着茶杯,思绪却飘得有些远。

    李神医大概是坑了他吧……

    还是说,所有女孩子都会有这么多麻烦事?

    也不知李神医何时能回京。

    艳阳下,长春伯夫人一脸的汗,眼睛里燃着一团火:“恢复神智?小贱人,到现在你还在胡说八道,往我们心口上插刀子,你安的什么心啊!”

    长春伯夫人张牙舞爪冲过去想抽乔昭的脸,乔昭一句话就让她身体定格:“我说令公子会醒时,伯夫人也认为我在胡说八道。”

    “你,你,你什么意思?”

    乔昭笑笑:“就是表面的意思,我说令公子可以恢复神智。”

    长春伯夫妇不由看看流着口水的儿子。

    骗人,没恢复!

    长春伯面色凝重看着乔昭:“三姑娘此话当真?”

    围观群众可就没这么严肃了,一个个好奇不已。

    “傻子还能恢复神智?黎三姑娘在开玩笑吧?”

    “长春伯府上午来闹时,黎三姑娘说他家公子可以醒过来,结果话音才落,就有人来报信说人醒了。”

    ……

    乔昭无力扶额。

    上午那只是巧合!

    她看向长春伯,语气平静:“自然当真。我还是那句话,要是令公子恢复了神智,澄清他认错了人,贵府打算如何?”

    长春伯夫人冷笑:“那也和你有脱不开的关系,不然我儿怎么不说别人,就一直念着你呢?”

    “二位该不会以为,我说令公子可以恢复神智,他就直接恢复神智了吧?”

    “那你什么意思?”长春伯夫人忍不住问。

    乔昭失笑:“当然是我来让他恢复神智。”

    长春伯心中一动,当机立断道:“只要能让犬子恢复神智,并且是他认错了人,我们会给三姑娘和黎府当众道歉。”

    乔昭摇摇头。

    “三姑娘摇头是何意?”

    “当众道歉还不够。”乔昭面色平静环视一圈看热闹的人,淡淡道,“三人成虎,积毁销骨,一个人的名声立起来难,要毁掉却太容易了。尤其是姑娘家,被名声害死的不知凡几。”

    嗯,这其中当然不包括她,名声什么的,当不了饭吃,她又不用嫁人。

    “那三姑娘想怎么样?”

    “贵府派人敲锣打鼓,绕京城一圈向我道歉。一定要说得明明白白,是有看我不顺眼的人故意把我牵扯进去。”

    “敲锣打鼓向你道歉?”长春伯夫人不可思议看着乔昭。

    这姑娘脑子没毛病吧?就算证明不是她干的,这种事闹大了对一个姑娘家有什么好处?

    “好,只要黎三姑娘能让犬子恢复神智,并且证明碧春楼的事与你无关,我们长春伯府愿意按你说的做。”长春伯当机立断道。

    “请稍等。”乔昭说完这话,转身返回府中。

    “黎姑娘要做什么啊?怎么才能让傻子恢复神智?”杨厚承摸着下巴摇头。

    池灿一言不发,盯着西府大门。

    不多时,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从西府大门走出,来到长春伯夫妇面前:“请二位命人按好了令公子。”

    “你是——三姑娘?”

    一身男装的乔昭笑笑:“是我。免得令公子醒来后,推说我穿着女装一时没认出来,岂不是让我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长春伯收回视线,吩咐家丁道:“把公子按好。”

    傻人劲大,足足四五个家丁才把贾疏按住。

    乔昭绕到贾疏身后,从荷包里摸出几根银针。

    银针在阳光下闪着光,长春伯夫人面色大变:“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让令公子恢复神智。”

    “不许你乱来!”长春伯夫人伸手去推乔昭。

    乔昭淡淡扫了长春伯一眼:“或者就让令公子傻着?”

    “把夫人拦住。”

    “伯爷,她要拿针扎疏儿!”

    “这叫针灸。”乔姑娘面无表情纠正。

    长春伯夫人气得直翻白眼:“我当然知道针灸,可是你又是什么东西,还会针灸不成?”

    乔昭一言不发,一根长长的银针刺入了贾疏头顶。

    长春伯夫人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无数人的目光追随着乔昭手上动作,艳阳下明明一切都明明白白,可又似乎看不清她做了什么,就很快停下了手。

    “我开始拔针,请保持安静。”乔昭看了长春伯一眼。

    长春伯下意识点头。

    混在人群里的杨厚承忧心忡忡:“没听说过黎姑娘懂医术啊。”

    “没听说过的多着呢。”池灿目不转睛盯着成为所有人焦点的少女。

    一根根银针被拔下来。

    长春伯忍不住凑近了看,就见黑色的血珠从留下的针眼中缓缓沁出来。

    “疏儿——”长春伯一颗心高高提起。

    贾疏头上只剩下最后一根银针。

    乔昭绕到他面前,抬手把最后一根银针拔下来。

    这一刻,仿佛所有人都失去了言语,屏住呼吸盯着场中的人,安静得只听到风吹过的声音,便连茶馆里端坐的邵明渊与朱彦都忍不住走了出来。

    邓老夫人面上尚且沉得住气,手心却满是汗水。

    她知道,这一刻的平静只是暂时的,接下来是暴风骤雨还是转危为安,已经不是任何人能控制的了,除了——她的三孙女。

    就在万人瞩目之下,目光呆滞的贾疏忽然打了个颤,眼神缓缓恢复了清明。

    “我是谁?”

    贾疏目光有了焦距,下意识道:“我怎么知道你是谁?”

    “黎府三姑娘呢?”

    贾疏神情一震,脑海中迅速闪过最后的印象,怒道:“那小贱人居然敢打我,快来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