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29章 无声的信任

正文 第229章 无声的信任

    围观群众齐刷刷往两边一退,让出一条八卦大道来。

    俊美无双的年轻男子手握折扇,嘴角挂着浅笑走过来。

    池大公子这张脸实在太出众,在京城还是很有辨识度的,当下就被人认了出来。

    “咦,这不是长公主府的池公子嘛。”

    “是呀,是呀,黎三姑娘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有人立刻激动了,大腿一拍:“难道有私情?”

    比较理智的有些犹豫:“可是黎三姑娘好像还没池公子好看的样子。”

    “去,去,黎三姑娘年纪小,还没长开呢,再过几年或许勉强能及得上……”

    乔姑娘:“……”真是谢谢了,她不聋!

    看着一步一步向她走来,与兄长齐名的年轻男子,乔昭心情颇复杂。

    虽然好意她心领了,但这人真不是来添乱的吗?

    乔昭满心无力,看着池灿走到她面前。

    越过池灿,向他走来的方向望去,人群后站着邵明渊三人。

    邵明渊个子高,虽站在人群后,却有种鹤立鸡群的挺拔。

    逆着光,他面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大分明。

    乔昭收回了视线。

    “你是长春伯?”池灿站在长春伯面前,举手投足间自成风流,“伯爷认识我吧?”

    长春伯笑笑:“怎么会不认识池公子,那年太后办重阳宴,我和内子都去了,还记得池公子坐在太后她老人家身边吃螃蟹。”

    池灿一听,有些不大高兴了。

    别提吃螃蟹,那次吃螃蟹他拉了两天!

    “认识就好。”池灿笑笑,用折扇一指乔昭,“伯爷听好了,今天上午黎三姑娘一直和我在春风楼谈事情,根本不会出现在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所以呢,也请伯爷管教好家里人,别胡乱说话!”

    “这——”长春伯知道这位主儿是个无法无天的,别说普通勋贵,就连两位王爷都要让上三分,当下不知道怎么应付了。

    长春伯夫人为母则强,却顾不了这么多,冷笑道:“既然黎三姑娘与池公子一直在一起,那刚刚黎三姑娘就是替兄长辩解了。”

    与池公子在一起?呵呵,一个姑娘家,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说出来与一个未婚男子在一起,难道就是什么好听的话吗?

    以后黎三姑娘别想嫁人了!

    嫁给池公子?别开玩笑了,就长容长公主的性子,能点头答应小贱人这样名声的媳妇进门?

    乔昭径直走到黎辉面前:“三哥,我知道今天的事与你无关,你不要和他们走。”

    “三妹,你快回家吧,人真的是我打伤的——”

    “你没有。”乔昭断然打断黎辉的话,丝毫不在意无数视线投到她身上,“今天上午我确实在春风楼,有人为证。你完全不必为了我的名声而把罪名往自己身上揽,因为这已经失去了意义。”

    黎辉面色微变,喃喃道:“三妹——”

    乔昭转过身去,直视着长春伯,掷地有声道:“伯爷既然说碧春楼的人看到有人女扮男装混进去的,何不当着街坊邻居们的面把那人叫来。那人一见我三哥的面,自然便知道是不是他了。”

    “对呀,叫碧春楼的人过来呗。”围观群众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一听乔昭这么说,立刻嚷嚷道。

    长春伯冷笑一声:“那位见过行凶者的婆子因为突发心悸,已经死了!”

    什么,死了?围观群众立刻精神起来。

    关键证人死了啊,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黎光文面色一变。

    目击者死了?这种巧合还真让人头疼!

    虽然冒出来个莫名其妙的小子给他闺女作证,闺女算是洗脱了嫌疑,可正是因为这样,目击者才格外重要,不然就凭着长春伯府的小畜生昏迷前的话还有太医的证词,他儿子的嫌弃可就洗不脱了。

    长春伯显然也是笃定了这一点,冷冷道:“所以咱们还是去公堂走一遭吧,让官老爷们来断案就是了。官老爷们明察秋毫,自然会主持公道的。”

    还要闹上衙门?

    围观群众一听,兴奋之余不由懊恼,都到晌午吃饭的点了,早知道应该带上干粮的。

    人群后,杨厚承有些着急地嘀咕道:“黎姑娘情况有些不妙啊,拾曦虽然跑出去说黎姑娘和他在一起,算是把黎姑娘摘出去了,可她兄长好像有麻烦了。庭泉、子哲,咱们怎么帮帮她啊?要不,我出去说黎公子上午和我在一起呢?”

    朱彦无奈摇头:“你就别再添乱了,刚才一个不留神让拾曦跑出去,已经够麻烦了。”

    “那怎么办啊,就眼睁睁看着黎姑娘被刁难?”

    朱彦看向一直沉默的邵明渊:“庭泉,你怎么打算?”

    邵明渊越过人群看过去。

    阳光下,素衣少女单薄如一片雪花,仿佛风一吹就会化了,可她面上神情从容依旧,看不出半点惊慌。

    “再等等看,我想黎姑娘应该有办法。”

    这个女孩子,并不是依附树木而生的藤萝,她本身就是一株白杨,一棵青松,骄傲从骨子里透出来。

    有的时候,她需要的可能不是不合时宜的帮助,而是无声的信任。

    “可是,要是黎姑娘没办法呢?我真想不出她有什么办法了。”杨厚承挠挠头道。

    邵明渊轻笑:“真的没有办法,不是还有我。”

    他看向面对着池灿时明显软了三分的长春伯,语气很轻却带着不容置喙的坚定:“我在,他们便谁也带不走。”

    乔昭上前一步,与长春伯相对而立。

    一高一矮,一魁梧一纤弱,可气势上却不输半分。

    她半仰着素净的面庞,与长春伯对视:“伯爷总是说要对簿公堂,难道现在不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吗?”

    “什么事?”少女平静笃定的眼神让长春伯难以忽视她的话,下意识反问。

    乔昭笑笑:“比如,让令公子醒过来。”

    “你说什么?”长春伯脸皮一颤。

    长春伯夫人一听她提到昏迷不醒的儿子,啐道:“醒过来?连最好的御医都说我儿很难醒过来了,你说这话不是混账嘛!”

    这时一阵骚动传来,有家丁模样的人边跑边喊:“伯爷、夫人,小公子醒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