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28章 与我在一起

正文 第228章 与我在一起

    眉目清秀的少年拦在长春伯面前,一字一顿重复道:“人是我打伤的!”

    邓老夫人大惊:“辉儿!”

    黎光文同样一脸惊讶:“辉儿你——”

    黎辉冲长辈们深深一揖:“祖母、父亲、太太,是辉儿不孝,惹的麻烦,与三妹没有半点关系。”

    “怎么可能是你,我儿子昏迷前说的是杏子胡同黎府三姑——”

    黎辉面无表情打断长春伯夫人的话:“你们可能听错了,他说的应该是杏子胡同黎府三公子。”

    “三公子?”长春伯夫妇面面相觑,而后一同看向张太医。

    这样一波三折的变化,让张太医一脸懵。

    “黎府三公——”长春伯夫人喃喃念着这几个字,惊疑不定。

    这样念着,还真说不准疏儿临昏迷前说的是“三公”还是“三姑”了。

    长春伯却没有动摇,冷笑道:“我已经问过碧春楼的人,他们说是有人女扮男装混进去的碧春楼。”

    黎辉淡淡道:“可是伯爷为何不想一想,好端端的哪家姑娘会女扮男装混进青楼?这姑娘是吃饱了撑的作死吗?”

    长春伯被问得一窒。

    黎辉目光从邓老夫人等人面上扫过,最后看了乔昭一眼,再道:“说是女扮男装,又是怎么看出来的?无非是觉得清秀而已。伯爷别忘了,这世上清秀的可不一定就是女孩子。”

    长春伯仔细打量一眼黎辉,不由迟疑了。

    这个年纪的少年,若是生得秀气,本就有些雌雄莫辩,眼前的少年正是如此。

    先前因为幼子的伤势一片忙乱,把碧春楼的人扣住问了简单情况就带着人过来了,具体的还没有问清楚,难道真是认错了?

    长春伯看了邓老夫人一眼。

    白发苍苍的老太太面色如土,有种死寂的暮气。

    长春伯心中一动。

    不管是三公子还是三姑娘,反正跑不了黎家的人。

    黎家西府就这么一位公子,应该不可能脑子抽风替人顶罪。退一万步讲,就算这位黎三公子真的替黎三姑娘顶罪,损失唯一的孙子可比损失一个孙女要大得多,他们只赚不亏。

    “既然是这样,黎三公子就随我们去衙门请官老爷们定夺吧。你可以不顾法纪把我儿打得生死不知,我们却不能不顾法纪滥用私刑!”

    “好。”黎辉手轻颤,面上却没有多余的表情。

    眼见孙儿抬脚往外走,邓老夫人大喊一声:“等等!”

    黎辉脚步一顿,却没有转身。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我孙子不可能去碧春楼那种地方!”

    黎辉转过身来,掀起衣摆冲邓老夫人跪下来,磕头道:“孙儿不孝,是为了替大姐出气,才去碧春楼给贾疏一个教训的!”

    “什么?”邓老夫人踉跄后退几步,被黎光文扶住。

    黎光文一脸严肃问黎辉:“此话当真?”

    “儿子没必要撒谎。昨天儿子与同窗在茶楼喝茶,无意中发现贾疏就在隔壁房间,结果听到他嘲笑大姐。我实在忍不下这口气,所以今天才混进碧春楼,给他一个教训!”

    这样充分的理由,让邓老夫人面如死灰,一下子跌坐到椅子上。

    黎光文黑着脸,扬手打了黎辉一个耳光:“混账!”

    他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儿子?要收拾人为什么混进青楼?守在外头等姓贾的王八蛋从青楼出来后套上麻袋打闷棍不行吗?只要看不到脸,乱棍打死了都没事儿!

    “是儿子混账。”黎辉站起来,看向一直沉默的乔昭,牵起嘴角轻轻一笑,“三妹,对不起,以后我不能照顾你啦。你替我多多照顾祖母他们吧。”

    他说完,转身大步往外走。

    黎光文怔了怔,抬脚追去:“等等——”

    “黎大人还有什么话说?”长春伯嘲弄问道。

    “子不教,父之过。犬子犯了错,那是我的责任,我随你们走。”

    眼看父子二人都跟着人家往外走,邓老夫人像是瞬间老了好几岁,嘴唇抖着说不出话来。

    乔昭见状立刻从荷包里摸出一枚药丸塞入邓老夫人口中,扬声喊道:“水!”

    大丫鬟青筠立刻倒了水喂邓老夫人服下。

    见邓老夫人脸色缓和,乔昭才稍微放了心,对已经傻了的何氏道:“娘,您照顾着祖母,我出去拦住父亲和三哥。”

    二太太刘氏不知何时过来,推一把何氏道:“大嫂,你快和三姑娘一起出去,老夫人有我照顾就够了。”

    虽然她相信三姑娘一有麻烦,必然就有人倒霉了,这次倒霉的十有八九是长春伯府的人,但大嫂的战斗力也不容小觑啊,多一个助威的也是好的。

    何氏如梦初醒:“昭昭你也不许出去啊,我去就够了!”说完举着剪刀就冲出去了。

    乔昭呆了呆,忙追出去。

    黎光文父子已经随着长春伯等人走出黎府大门。

    “给我站住!”何氏飞奔出来,明晃晃的剪刀让长春伯带来的人瞬间让出一条路。

    “怎么,何太太打算大庭广众之下行凶伤人吗?”长春伯凉凉问。

    西府外看热闹的人立刻伸长了脖子。

    什么情况啊,怎么都动上剪刀了?

    “什么行凶伤人,你们今天敢带走我相公和儿子,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黎光文心头一震,深深看了何氏一眼。

    黎辉抿了唇,垂下眼帘。

    “何太太,你这不是胡搅蛮缠嘛,你们三公子在碧春楼把我儿子打得昏迷不醒,还不许我们讨公道了?”

    围观群众一听,立刻来了精神。

    碧春楼?打人?

    看不出来啊,黎府三公子也是会因为青楼女子与人争风吃醋的主儿?

    “我三哥没有去过碧春楼,打伤伯夫人以青楼为家的儿子的人也不是我三哥。”乔昭走到何氏身边,朗声道。

    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在埋汰她儿子?长春伯夫人一听就气炸了肺,扬声道:“三姑娘,要不是你三哥,那就是你了!碧春楼的人本来说的就是有人女扮男装混进去的,我还一直怀疑是你三哥替你顶罪呢!”

    什么?黎府的三姑娘女扮男装混进了青楼?

    围观群众简直振奋了。

    这样的八卦简直百年难遇啊。

    这时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谁说的,黎三姑娘上午一直和我在一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