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27章 人是我打伤的

正文 第227章 人是我打伤的

    冰绿一听,便忍不住啐道:“我呸,长春伯府的狗屁公子去青楼厮混,然后被人打残了,关咱们姑娘什么事?怎么什么污水都往姑娘身上泼?”

    乔昭摇摇头,示意冰绿不必再说,沉吟片刻,掀起车门帘问晨光:“晨光,早上出来时,你说有闲汉跟踪?”

    这世上的事,或许会有很多巧合,但她相信,更多的是掩盖在巧合之下的某种必然联系。

    一大清早出门莫名有闲汉尾随就已经让人生疑,结果就闹出了这种莫名其妙的事。

    晨光握着马鞭回头:“对,小兔崽子也不想想爷是干什么的,居然还敢跟踪——”

    冰绿瞪他一眼:“你在谁面前称爷呢?”

    晨光咧咧嘴。

    一时说顺口了,他在军营手底下也是不少人的,称个爷算什么,不像现在,只能在拉车的这匹大马面前称爷了。

    哎呦,将军大人啊,您快加把劲把媳妇娶回去吧。

    “后来你把那人甩下了?”不理丫鬟与车夫的斗嘴,乔昭再问。

    晨光一听立刻来了精神:“啊,甩下了,小的把那混账带到沟里去了。”

    “嗯?”

    阳光下,晨光笑得一口白牙:“把他甩在碧春楼门口了,那混账要是想进去,估计会被碧春楼的龟公们打出来的。”

    “姑娘——”一听到“碧春楼”三个字,阿珠面色凝重,看向乔昭。

    “碧春楼。”乔昭喃喃念着。

    是了,事情果然就联系上了。

    虽然目前还不清楚长春伯府的幼子为何会牵扯到她,但与早上跟踪她的闲汉必然脱不开关系。

    对乔姑娘来说,细节暂且不知道不要紧,抓住关键就够了。

    她面不改色,冷静问晨光:“那个闲汉,你还能认出来吗?”

    晨光一怔,随后点头:“能啊。”

    记住人的形貌特征是他们最起码要具备的能力。

    “最初发现那个闲汉时是在哪里?”

    “好像是在西府不远处的茶馆附近。”

    “那等把我们送回府,你去找找那个闲汉。”乔昭想了想,交代道,“去附近的酒肆瞧一瞧。”

    “好的。”晨光答得痛快。

    三姑娘遇到这种麻烦,就算不说他也要把那闲汉揪出来。

    二人一说一应都很简单,冰绿却忍不住了,拉拉乔昭衣袖问:“姑娘,为什么要去附近酒肆找啊?”

    乔昭笑笑:“那闲汉定然是得了人的银钱才跟踪咱们,你试想一个游手好闲食不果腹的闲汉若是得到一笔意外之财,会干什么?”

    “大吃大喝一顿!”冰绿眼睛一亮,以崇拜的眼神望着自家姑娘。

    她家姑娘简直是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

    乔昭点点头,明明将要面对的是个烂摊子,面上却看不出丝毫焦虑:“晨光机智敏锐,早早就发现有人跟踪,说明茶馆附近就是这闲汉平时活动范围,那他要吃饭,定然会选在周围熟悉的地方。”

    晨光:呵呵呵,姑娘夸他机智敏锐,他就知道三姑娘眼光好。

    乔昭顿了一下,又道:“倘若在酒肆发现不了,那么等天黑,你再去附近低等青楼妓馆寻一寻——”

    晨光险些从马车上掉下去。

    “啥?”

    “青楼妓馆。”乔姑娘面无表情,“你没去过?”

    晨光:“……”他当然没去过!三姑娘说得这么云淡风轻、理所当然,真的好吗?

    “是了,你才从北地回来,并不熟,那——”

    晨光忙打断乔昭的话:“三姑娘放心,小的一定把那个闲汉给您找出来!”

    在这方面乔昭还是挺信得过晨光的,当下便不再多说,马车很快赶回了西府。

    “昭昭,你回来了!”何氏一直在外面等着,一见乔昭走过来,忙上去拉住她的手,小声问道,“长春伯府的幼子在碧春楼被人打伤了,这事跟你没关吧?”

    乔昭摇摇头。

    何氏大大松了一口气:“无关就好,要是有关,你现在赶紧走还来得及,娘给你顶着!”

    “娘——”乔昭轻轻握了握何氏的手。

    这种无论对与错,都会有人把你护在身后的感觉,是她从未体验过的,竟觉得还不错。

    “三姑娘来了。”候在门口的丫鬟喊了一声,掀起门帘。

    长春伯夫人一见乔昭进来,一个箭步冲过来。

    何氏一扬手中剪刀:“别动!你要是动,我可就跟着动了啊。”

    此时还不到晌午,明媚阳光投进室内,剪刀的反光晃得人胆战心惊。

    长春伯夫人急急停住脚,恨声道:“怎么,你还要包庇你女儿?”

    何氏翻了个白眼:“怎么说话呢,我问过我闺女了,她根本和你家的事无关,怎么叫包庇了?”

    “她说无关就无关?”

    何氏嗤笑一声:“当然啊,我不信我女儿,难道还信你那花天酒地、眠花宿柳的儿子啊?你儿子的话你不也信了嘛!”

    “你!”长春伯夫人被噎得直翻白眼。

    长春伯比长春伯夫人沉得住气,肃容对邓老夫人道:“老夫人,有太医为证,可见我们不是来歪缠的。今天的事,还望你们给个交代,如若不然,咱们就衙门里见了。”

    “伯爷请稍安勿躁。”邓老夫人看向乔昭,“三丫头,你今天去了哪里?”

    “我去了春风楼见一个朋友,从没见过长春伯府的小公子,更和今天的事没有一点关系。”

    听乔昭这么说,邓老夫人一直悬着的心顿时一松。

    “伯爷和伯夫人都听到了,我这个孙女从来不扯谎的。她去的是春风楼,不是碧春楼。”

    长春伯目光如鹰隼,直直盯着乔昭,冷笑一声:“若是三姑娘没有去碧春楼,犬子清醒时为何会提到杏子胡同黎府三姑几个字?既然贵府打算包庇到底,那我们就告辞了!”

    长春伯转身便走,邓老夫人等人不由大急。

    今天这事还真是把黎府逼到了绝境。

    长春伯府咬着三丫头不放,又有太医作证,一旦闹上衙门,这事立刻会传得沸沸扬扬,就算最后查清不是三丫头打伤的人,可对方清醒时偏偏提到了三丫头,就足够三丫头脱一层皮了。

    衙门是万万不能去的。

    “伯爷请留步——”邓老夫人急出了一身汗。

    长春伯丝毫不理会,径直往门口走去。

    “人是我打伤的。”一个声音响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