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26章 相信

正文 第226章 相信

    “张太医请留步。”邓老夫人缓了口气,把张太医拦住,“今天长春伯府所指的事委实不是小事,还请张太医留下做个见证,好还老身孙女一个清白!”

    长春伯夫人大怒:“老夫人,到这个时候,你们还要抵赖吗?要是这样,那咱们只有衙门口见了!”

    一个姑娘家,一旦作为被告的身份见官,无论最后能不能撕扯清白,这名声都会彻底毁了,邓老夫人自是不能任由这样的事情发生。

    “伯夫人稍安勿躁,还是我们两家好好坐下来,把事情弄清楚再说,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连太医都听得清清楚楚,还能有什么误会?老夫人可敢叫府上三姑娘出来对质?要真的是误会,我们向她道歉!”

    到了这个时候,邓老夫人知道再拦着不让三孙女出来是不行了。有太医为证,就算不让三孙女出来见人,也堵不住人们的议论。

    “何氏,你去把三丫头喊来。”

    何氏脸色很是难看。

    “何氏?”邓老夫人心陡然一沉。

    “老夫人——”向来快言快语的何氏犹豫了一下,才道,“昭昭一早出门了,现在还没回来呢。”

    这话一出,邓老夫人面色微变,长春伯夫人冷笑道:“当然不会回来,那小贱人一定是因为怕事发,不敢回来呢。”

    “住口。”男子低沉的声音响起。

    长春伯夫人一见是黎光文开口,愣了一下才道:“怎么?只许你女儿行凶,还不许受害者的家人讨公道了?”

    黎光文面色平静:“首先,我的次女不会是凶手;其次,我要是有个儿子,被一位姑娘打个半死,还是在青楼妓馆那种地方,羞愧尚且来不及,怎么还能挂在嘴边一遍又一遍强调呢?”

    “你——”

    “别你你我我的,我们又不熟!身正不怕影子歪,不是想找我的次女问个清楚吗?那等着就是了,吵吵闹闹有什么用?”黎光文直接把长春伯夫人噎了回去,对何氏道,“去把昭昭找回来。”

    何氏一脸崇拜看着黎光文。

    她家相公真是棒极了,他们的女儿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

    “去啊!”

    何氏这才回神,忙扭身出去了。

    等到了外面,何氏才拍拍头。

    糟了,早上昭昭出门时只说了出去逛逛,她也没细问,眼下这可往哪里找去啊。

    事关女儿,何氏难得机灵起来,寻思片刻抬脚走到月亮门处,冲站在那里探听情况的阿珠招招手,吩咐道:“阿珠,你应该知道你们姑娘去哪了吧?速速把她叫回来,就说家里出事了。”

    “是。”

    盯着阿珠的背影,何氏猛然想到什么,快走几步追上去:“阿珠!”

    阿珠停下来。

    何氏咬了咬唇道:“万一,我是说万一,今天的事要是和昭昭有关,你告诉她,好好躲起来,千万别回来!”

    以老夫人和夫君的脾气,事情要真是昭昭做的,十有八九会让昭昭承担责任的。

    她不一样,她只要她闺女好好的,昭昭就是犯再大的错,那也是她女儿,谁想把昭昭交出去,除非踩着她尸体过去。

    阿珠点头:“太太放心,婢子知道了。”

    阿珠急匆匆赶到春风楼,却扑了个空。

    见她一脸急切,留在春风楼的亲卫忙道:“别急,黎姑娘去了我们将军府上,我带你去找。”

    咳咳,晨光可是跟他们打过招呼,凡是黎姑娘有关的人和事,必须放到就比将军大人矮一点点的高度来重视。

    思想觉悟颇高的小亲卫立刻领着阿珠往冠军侯府去了。

    春风楼二楼临街的雅室,坐在窗边的杨厚承漫无目的看向窗外,忽然睁大了眼,喊道:“拾曦、子哲,你们快看,那不是子哲当初买给黎姑娘的丫鬟嘛。”

    池灿与朱彦一同望去。

    “我这回没认错吧?奇怪了,黎姑娘的丫鬟怎么跟着个大男人走了?”

    “那应该是庭泉的亲卫。”朱彦道。

    咣当一声轻响,池灿把酒杯放下来。

    朱彦与杨厚承闻声望去。

    “事出反常即为妖,跟上去瞧瞧。”

    看着池灿离去的背影,杨厚承不解地摸摸下巴,嘀咕道:“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走吧。”朱彦面色平静道。

    不是小题大做,只不过是当一个人总想走进另一个人的生活时,便会有了千百种理由。

    三人跟在阿珠后面,没走多久,带着阿珠往前走的亲卫就停下来。

    “原来是三位公子。”亲卫松了口气。

    杨厚承挠挠头。

    这么容易就被发现了,邵明渊那家伙是把这些亲卫们当猎狗训练吧?就说当年应该跟着他去北地混的!

    杨厚承忽然又有挂在邵明渊大腿上的冲动了。

    冷静,冷静,刚刚喝的有点多。

    朱彦则尴尬笑笑。

    池灿面不改色,笑吟吟问道:“你们这是去哪儿?”

    “呃,这位姑娘要去找黎姑娘,卑职领她去。”

    “她找她的主子,为什么是你领着去?”池灿一听这话便有些不快。

    什么时候那丫头的丫鬟与邵明渊的人混这么熟了?

    他就说,桃生那蠢货是个吃闲饭的!

    自从男扮女装又被晨光狠狠收拾后留下严重心理阴影的桃生打了个喷嚏,嘀咕道:“谁又惦记我了?”

    听了池灿的话,亲卫笑道:“因为黎姑娘和我们将军一同回了侯府——”

    “回了哪里?”池灿笑容收起。

    邵明渊居然带着那丫头去见父母?

    “冠军侯府。”

    “哦。”池灿暗暗松了口气,随后猛然一震。

    不对啊,这孤男寡女的,还不如去见父母呢!

    邵明渊啊邵明渊,真没想到,总是装得一本正经的好友,居然是这样的人!

    “走,去庭泉府上瞧瞧,咱们可还没吃过乔迁酒呢。”说到最后,池灿嘴角只剩下冷笑。

    把一切看在眼里的阿珠默默叹口气,催促亲卫赶到冠军侯府,凑在乔昭耳边低声道:“姑娘,家里出事了,和您有关。”

    乔昭点点头,示意知道了,面色平静对邵明渊提出告辞。

    回去的路上,阿珠忙把府中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禀告给乔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