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25章 证人

正文 第225章 证人

    卑劣下贱的孙女?

    邓老夫人一听,脸立刻沉下来,衣袖一拂:“二位有什么话,进屋再说吧。我们黎家不是不知礼数的人家,没有客人上门连杯茶水也不上的道理。”

    这就是暗指长春伯夫妇不懂做客的礼数了。

    长春伯夫人刚想大骂,就见邓老夫人已经转身往内走去,只给她留下一道脊背挺直的背影,竟全然不像年近花甲的老人。

    长春伯拍拍长春伯夫人的手臂:“进去再说。”

    事实摆在这里跑不了,若是黎家不承认,再把事情闹大了也不迟,反正他儿子有事,黎家也不能好!

    长春伯夫妇进了待客厅,邓老夫人淡淡道:“二位请坐吧,有话慢慢说,一口一个卑劣下贱,老身可听不明白。”

    “不用再装了,快把你们府上的三姑娘交出来,替我儿偿命!”

    “你说什么?”邓老夫人眼神一紧。

    黎光文更是诧异扬眉。

    “少装糊涂,黎三那小贱人女扮男装跑去碧春楼,把我儿打得昏迷不醒,御医已经说了,我儿能不能醒来还是个未知数!你们现在把那小贱人交出来也就罢了,如若不然,就算闹到衙门里去,我们也是不怕的。”

    “伯夫人说我们家三丫头去了碧春楼?”邓老夫人猛然一拍桌几,“简直是荒唐,我的孙女是什么品性,老身最清楚,她会去碧春楼那种腌臜地方?再者说,伯夫人也说令公子被人打得昏迷不醒,那又如何得知是什么人打的?我们黎家虽无权无势,也不是任人随便把污水往身上泼的!”

    长春伯夫人气得浑身颤抖:“我就知道你们要替那小贱人遮掩。我如何得知?那是因为老天开眼,我儿有过短暂的清醒,然后说出了害他的凶手就是你们府上的三姑娘!如若不然,你们家是有金山还是银海,莫非我们伯府还要来讹银子不成?”

    邓老夫人面色微变。

    看长春伯夫人这样子,倒不像是在扯谎。

    长春伯冷冷开口道:“犬子说出是贵府三姑娘时,太医也在场。老夫人如若不信,我们可以请替犬子看诊的太医来作证。”

    “那就请太医前来吧,二位所指罪名太过惊人,在事情没有彻底弄清楚之前,老身不会答应任何事。”邓老夫人语气铿锵有力。

    长春伯夫妇对视一眼。

    黎家可不是一般人家,都能跟锦鳞卫扛上,可见是个一根筋的,这样的人家想靠威吓肯定是不成的,必须拿证据说话。

    “那好,请老夫人和黎大人等着吧。”长春伯说完,招来管事想吩咐他去请人,忽然又停下来,看向邓老夫人,“不如老夫人派人去请吧,就是太医署的张太医。免得我们派人去请,你们怀疑我们夫妇私下收买了太医,到时候再抵死不认。”

    邓老夫人一听这话,心中又是一沉,不妙的预感更甚。

    可她还是无法相信三孙女会做出这种荒唐至极的事来,冲黎光文道:“老大,你亲自去请,就说我有些不舒坦。”

    “好。”黎光文应了,亲自去请张太医。

    厅内陡然安静下来,邓老夫人端起茶杯慢慢喝茶,掩饰着内心的不安。

    脚步声传来,人未到声先至:“老夫人,儿媳听说有人来闹事?”

    帘子一动,何氏走进来,手中拿着把剪刀。

    长春伯夫妇视线不由落在那把明晃晃的剪刀上。

    何氏瞥了他们一眼,笑道:“正剪花枝呢,顺手带来了。”说完还冲长春伯夫妇晃了晃。

    长春伯夫妇脸色顿时一白。

    若不是场合不对,邓老夫人险些笑出声来。

    剪什么花枝啊,别人不知道,她还不清楚嘛,她这个儿媳妇就不是装风雅的人。

    “这位就是黎三姑娘的母亲吧?”长春伯夫人开口。

    “正是,不知这位太太是哪家府上的?”

    长春伯夫人冷笑一声:“我们今天来不是叙旧的。老夫人,先请你们府上三姑娘出来吧,我倒是要看看生了副什么模样!”

    何氏翻了个白眼:“这话可真有意思,这位太太与我们府上是有亲还是有旧啊,张口就要见我们府上姑娘,这放到哪里都说不过去吧?”

    “我想见的可不是什么姑娘,而是害我儿的凶手!”

    “那就更不能让你见了,我闺女不是凶手!”

    何氏快言快语,说话又直白,险些把长春伯夫人气个半死。

    邓老夫人却冷眼旁观,一言不发。

    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她是不可能让他们见她孙女的。

    厅内气氛格外沉闷,时间像是陷入了沉睡,缓慢流逝,对在座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煎熬。

    终于外面传来动静,黎光文带着张太医走了进来。

    邓老夫人下意识起身。

    张太医环视一眼,一看厅内这架势,便意识到不妙。

    可真是晦气,他这是无辜卷入这些人家的纠纷了。

    果不其然,简单的寒暄过后,长春伯便开门见山问:“张太医,您替犬子看诊后,犬子曾有片刻的清醒,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儿?”

    “是。”张太医点头。

    这两家人,一家是伯府,一家是翰林修撰的府上,说起来都不是顶尖的人家,他干脆据实相告,还省下不少麻烦。

    “太医应该记得犬子清醒后说了什么吧?”

    长春伯此话一出,厅内所有人目光都落在张太医面上。

    张太医仿佛能感觉到那些视线的热度,视线触及邓老夫人的白发,暗暗叹息一声,沉吟道:“令公子当时好像是说杏子胡同黎府三姑——”

    邓老夫人猛然跌坐回椅子上。

    何氏一怔,随后大怒,拎着剪刀就冲上去了:“你这老头子,怎么能信口开河呢——”

    长春伯夫人也顾不得害怕了,挡在张太医身前道:“干什么,干什么,想把证人杀人灭口啊?”

    “什么证人,明明就是满口胡言的糟老头子——”

    张太医来了火气,拂袖冷哼道:“下官在太医署多年,还不至于信口开河诬赖人。伯府的小公子确确实实说了那几句,一字不差!至于伯府小公子为何提到贵府,那就不关下官的事了,告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