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24章 闹上门来

正文 第224章 闹上门来

    “疏儿?疏儿——”一见贾疏晕了,长春伯夫人魂都吓没了,抱着他猛摇晃。

    太医忙制止道:“不能摇晃,不能摇晃,令公子本来就伤了脑袋,再摇晃人就完了!”

    长春伯夫人哭声一停,狠狠瞪了太医一眼。

    这死太医,怎么说话呢?

    太医也一脸无辜。

    他就是情急之下实话实说,再者说了,长春伯府的这个纨绔子在青楼里受伤也不是一两回了,要他说啊,这纯粹是报应——

    咳咳,医者仁心,医者仁心。

    “太医,犬子到底如何了?”

    太医摇摇头:“不乐观。”

    “怎么会不乐观?太医,刚刚我儿不是还清醒过来了吗?”

    “那只是暂时清醒,令公子脑袋中很可能有淤血,究竟能不能消散,恐怕要看天意了。”

    “要是不能消散会怎么样?”长春伯问。

    太医皱眉:“不能消散的话,轻者人清醒后可能会痴傻,重者——”

    长春伯夫人一听,痛哭流涕。

    “够了!”长春伯亲自送太医出去,返回来后厉声道,“慈母多败儿,我早就说过,不能这样纵着疏儿,可你就是不听,如今怎么样,终于大祸临头了。”

    “伯爷,都这个时候了,您还说这些作甚,赶紧去太医署求最好的御医过来给疏儿看看呀。”

    “最好的御医?最好的御医是说请就能请得动的?”

    太医署里寻常的太医,不当值时会被各府请去看诊,但少数几位技术精湛的御医,那是专门为皇家服务的,勋贵大臣家想请这样的御医,需要天家人恩典,或是有极大的脸面。

    长春伯府在京城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一时半会儿他还真请不来这样的御医。

    “你别哭了,照顾好疏儿,我这就托人去求一求太后。”

    “嗯,嗯,伯爷快去。”

    长春伯看了昏迷不醒的儿子一眼,眼中闪过狠厉:“刚刚疏儿说什么?我怎么听他提到黎府——”

    长春伯夫人这才反应过来:“对,疏儿刚才是说杏子胡同黎府。”

    她琢磨了一下,不确定地道:“疏儿好像是说,黎府三姑——”

    “夫人听清楚了?”

    “没错,疏儿是这么说的。”长春伯夫人脸色一变,“伯爷,这是不是害疏儿的凶手?可是黎府三姑是什么意思啊?”

    “疏儿话没说完,应该是黎府三姑娘!”长春伯一字一顿道。

    “黎府三姑娘?”长春伯夫人一脸费解,“这和黎府三姑娘有什么关系?疏儿不是在碧春楼受的伤——”

    长春伯冷笑打断她的话:“这就没错了,我已经盘问过送疏儿来的人,他们说,是有人女扮男装混入了碧春楼,然后打伤了疏儿!”

    “这么说来,咱们疏儿是被黎府的三姑娘害的?”长春伯夫人回过味来,不由大怒,“这就是了,伯爷可能不知道,那个黎家三姑娘可有名了,春天的时候被人贩子拐到了南边去,居然不缺胳膊不少腿的回来了,而且不像有些没了名声的小姑娘那样躲起来,反而出了好几次风头。说她会女扮男装去碧春楼,还真不奇怪!”

    长春伯冷笑:“我如何会没听说,黎家闹到锦鳞卫衙门去的事可是人尽皆知了。”

    “伯爷,疏儿让那个小贱人害得生死不知,咱们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夫人稍安勿躁,我先去托关系请最擅长此科的御医来给疏儿瞧瞧,然后咱们带些人去黎府,要他们给个交代!”

    长春伯匆匆去托了关系请御医,御医来了后看诊一番,依然给出了先前太医差不多的结论,开了方子后便飘然离去。

    大受打击的长春伯夫妇哪里还受得住,立刻带着人气势汹汹直奔黎家西府而去。

    站在西府门前,长春伯手一挥,冷冷道:“给我砸门!”

    一个五大三粗的护院上前,砰砰砰把大门砸得震天响。

    这样的动静立刻引来了路人及四邻五舍的注意。

    “怎么回事啊,有人来黎家闹事?”

    “你们忘了,前不久黎家不是才去锦鳞卫衙门闹过吗,这肯定是对方来报复的。”

    “等等,那个砸门的我好像认识。有一次我随主人前往长春伯府,和那人喝过酒……”

    “长春伯府?就是那个小儿子天天流连青楼的长春伯府?对了,长春伯府先前与黎家还定了亲呢!后来不是已经退了么,今天又是怎么回事儿?”

    “谁知道呢,反正肯定是一场好戏,看下去就知道了。”

    “谁呀,敲这么大声——”门人老赵头一开门,立刻被长春伯府的护院推了一个趔趄。

    长春伯领着人大步往里走。

    “哎呦,怎么私闯民宅啊!”老赵头忙上前拦。

    “滚开,要是你们黎家不嫌丢丑,我完全不介意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你们府上姑娘做的丑事抖落出来!”长春伯厉声道。

    人老成精,老赵头一听,也顾不得拦人了,拔腿就往里跑去报信。

    今天恰好是官员休沐之日,黎光文正在青松堂里听邓老夫人聊近来府上开支,一听老赵头的禀告,顿时惊了。

    “什么,长春伯府的人来闹事?还说咱们府上姑娘做了丑事?”邓老夫人腾地站了起来。

    “娘,您不要着急,儿子出去看看。”

    “老大,不要和他们在外面理论,先把人请进来再说。”邓老夫人交代完,不祥的预感陡生,干脆抬脚往外走,“罢了,一起出去吧。”

    儿子脾气太差,万一在外头和人家打起来就坏了。

    邓老夫人才走出去,就见一群人气势汹汹迎面而来,领头的正是长春伯夫妇。

    见到长春伯夫妇,邓老夫人心情颇为复杂。

    就在几个月前,长春伯府退了与大孙女定下十几年的亲事,当时这夫妇二人都没上门来,本以为与这家人再也不会打交道,没想到今天却上门来了。

    “不知伯爷与夫人前来,有何贵干?”

    一见白发苍苍的邓老夫人迎出来,长春伯冷笑一声:“我们来替儿子讨公道来了!”

    “伯爷这是何意?”

    长春伯夫人已是冲了过来,厉声道:“我儿被你那卑劣下贱的孙女害得生死不知,快叫那小贱人滚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