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20章 孽缘

正文 第220章 孽缘

    黎皎面色青白交加,猛然转身:“快走!”

    想明白了这是什么地方,她片刻不敢多呆,心慌意乱往外走,脑子里一片空白。

    “姑娘小心——”眼看着主子撞到一个人身上,春芳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酒气混合着古怪的香气扑面而来,黎皎顿觉跌入一个滚烫的怀里。

    “走路怎么不长眼?”那人猛然抓住黎皎手腕,听到春芳的话,再看清黎皎模样,眼睛不由一亮,“哟,这是楼里推出来的新花样吗?”

    说话的年轻男子唇红齿白,生得一副好模样,可惜眼神太过轻飘,让人瞧了就想摇头。

    “你放手!”黎皎又急又怕,冷汗瞬间湿透了后背,慌忙伸手去挥年轻男子伸过来的手。

    她这点力气显然不够看的,年轻男子握着她手腕的手稍一用力,不由痛呼出声。

    年轻男子趁机抬起另一只手,抽出了黎皎挽住头发的发簪,随手掷到地上。

    青丝如瀑瞬间披散下来,女儿娇态尽显无疑。

    “呦,果然是个美人!”年轻男子眼睛一亮,拉着黎皎就往抄手游廊里扯。

    “放开我家姑娘——”春芳扑上来。

    年轻男子一脚把春芳踹翻在地,冷冷道:“别碍着爷的事,不然要你的命!”

    他说完,使足了力气把黎皎往屋子里拉,黎皎死死抱着廊柱,冲春芳喊道:“快去喊人!”

    春芳是黎皎的贴身丫鬟,长这么大都没干过粗活的,何尝被人这么粗暴对待过,身上挨了这一脚后脑子都懵了,听到黎皎的喊声,立刻扯着嗓子喊道:“快来人啊——”

    本来看不到人影的庭院各处立刻有了动静。

    黎皎险些昏死过去。

    这个蠢货,她是让她趁机跑回家去求救,哪是让她在这里喊,这里是青楼,喊来的人能帮她们才怪呢!

    “还傻愣着干什么,从后门跑啊——”黎皎后面的话被年轻男子捂在了喉咙里。

    春芳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撒腿就跑。

    听到动静出来张望的人看到年轻男子把一个长发披散看不清模样的人往屋里拖,不由乐了:“贾公子,大白天的玩什么呢?”

    年轻男子笑道:“碰到个好玩的,快一边去,别碍着爷的好事儿!”

    黎皎呜呜挣脱不开,只觉一股大力传来,被推进了一间屋子里,随后就是令人绝望的关门声。

    “不挣扎了?”身后传来男子轻浮的笑声。

    黎皎狼狈转身,看着男子一步步逼近,不由往后退着,一脸惊恐。

    怎么办?谁能救救她?

    这一刻,黎皎感到无比的绝望。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她怎么会落到这样的境地?不能慌,不能慌,黎三被人贩子拐了去都能平平安安回到家里,她也一定有办法的!

    “你不要过来,我不是这楼里的人!”

    “不是碧春楼的姑娘?这么说,你是来串门的了?”年轻男子笑嘻嘻问道,轻浮的语气让黎皎手脚发软。

    她死死克制着心中恐惧,飞快解释道:“我是好人家的女孩,本来和朋友约好了在酒楼见面的,不小心走错了地方——”

    “噗,小娘子,你这话糊弄谁呢,走错地方能走到这里来?”

    “我真是走错了地方,不然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公子,这楼里什么样的姑娘没有,您何必为难我呢?您放了我,咱们谁都没事,要是不放,公子也会有麻烦的。”

    年轻男子显然来了兴趣,眉梢一挑问:“我能有什么麻烦,说来听听?”

    “实话和公子说了吧,我伯父、我父亲、我叔叔都是做官的,我要真是在这里出了事,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年轻男子噗嗤一声乐了:“小娘子,你伯父、父亲、叔叔都当的什么官啊?这京城别的不多,就当官的最多,屋檐掉下来一块瓦片都能砸到两个五品官。”

    黎皎一听,不由一阵心慌。

    这人竟然是个色令智昏的,居然一点不怕什么后患。

    她愣神的工夫,年轻男子已经扑了过来,连拉带拖把人往美人榻上推,口中还笑嘻嘻道:“说啊,你家那些长辈到底是什么官,说出来,也让本公子害怕害怕!”

    年轻男子如此说,黎皎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陷在这种地方,怎么能报出身份来!

    “呵呵,爷还真不怕这个。爷十三岁的时候就逛青楼了,什么大风大浪没遇见过——”

    黎皎听了这话,心中一动。

    许是人到了这种绝境第六感就格外敏锐,她脱口而出道:“你是长春伯的幼子?”

    年轻男子怔了怔,挑眉道:“小娘子居然知道我?”

    黎皎险些把下唇咬出血来。

    她怎么不知道,她那个该死的前未婚夫,不就是十三岁开始逛青楼吗!

    黎皎看着唇红齿白的年轻男子,眼睛蓦地一酸。

    这就是母亲生前给她定下来的夫君,长得人模狗样,实际上连畜生都不如。

    她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摆脱了这人渣后婚事本来就比别的姑娘要艰难,谁成想在这种地方居然撞见了这个畜生。

    她要是被这个畜生毁了清白,那就真的生不如死了。

    “小娘子干嘛这样看着我?莫非是早就仰慕我,才弄出这种巧遇来?”

    “贾公子说笑了,我之所以知道您,实际上是因为您与我家有些渊源——”黎皎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慌,只要多多拖延时间,说不定春芳就能搬来救兵了。

    “哦,说来听听,咱们有什么渊源?”

    黎皎眼神一闪。

    什么渊源?实话实说肯定是不行的,这人一旦把她误入青楼的事说出去,她的名声就彻底毁了。更何况他们之前有着婚约,被这人渣知道了,说不定更能激起他的色心。

    “不瞒贾公子,我是黎府的姑娘,所以听说过您。”

    “黎府?”年轻男子琢磨了一下,回过味来,“是府上大姑娘和我订过亲的那个黎府?呵呵,这还真是巧了,妹妹行几啊?我以前可是听说,将来的小姨子不少呢。”

    他说着,伸手捏住了黎皎的下巴。

    黎皎心头一慌,脱口道:“行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