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17章 亡妻入梦

正文 第217章 亡妻入梦

    “侯爷多礼了,快里面请。”寇伯海领着邵明渊往内走,十多名亲卫紧随其后,引得尚书府的下人频频侧目。

    文臣不同于武将,哪怕位极人臣,何曾有过这等架势。

    等主人走过后,有的下人悄悄议论起来。

    “那位冠军侯不是白天才来过吗,啧啧,当时瞧着斯文有礼,跟清贵公子哥儿似的,怎么忽然就让人觉得杀气腾腾的呢?”

    “可不是嘛,我原先还琢磨着,冠军侯能令鞑子闻风丧胆,是不是夸大其词啊,现在见了,才知道是自己看走眼了。”

    “你们说冠军侯这个时候过来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来抄家呢!”

    “呸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有管事的狠狠咳嗽一声,下人们这才一哄而散。

    邵明渊跟着寇伯海往内走,就见寇尚书站在门口石阶上等着。

    一见邵明渊走近,寇尚书下了石阶相迎。

    邵明渊忙见礼:“见过外祖父。”

    “侯爷快起身。”寇尚书亲自把邵明渊扶起。

    他身材发福,脸是圆的,笑起来令人如沐春风:“侯爷这时候过来,是有什么急事么?”

    “确实有一桩急事。”

    “来,进屋说。”

    厅内桌上的酒菜已经撤了下去,三人才进屋,就有仆从奉上香茗。

    寇尚书示意邵明渊喝茶。

    邵明渊没有推辞,端起茶盏抿上一口,把茶盏放下道:“这个时候前来叨扰外祖父,是明渊的不对,不过事情是挺急的。”

    “侯爷到底是什么事如此着急?”虽然贵为六部尚书之一,天子也是经常见的,可邵明渊身份特殊,这个时候过来,还是难免让人心里打鼓。

    “明渊想接舅兄去我的侯府住。”

    寇尚书一愣,不由看向长子寇伯海。

    寇伯海同样一脸不可思议:“侯爷这个时候赶过来,就是因为这个?”

    “正是。”

    一听是私事,且和自己的外孙有关,寇尚书心下一松,摆出了长辈的姿态:“原来侯爷是为了这个。侯爷对乔墨的关心我知道了,不过乔墨现在昏睡不醒,挪动多有不便。”

    邵明渊淡淡一笑:“这个请外祖父放心,明渊带了专门布置过的马车来。”

    寇尚书摇摇头:“何必多此一举呢?乔墨去了侯府,还要麻烦靖安侯夫人给他重新安置地方。”

    “外祖父误会了,明渊说的是冠军侯府。我的住处已经修葺好了,本来就给舅兄准备了一个院子。”

    “冠军侯府?”寇尚书愣了愣才反应过来,瞥了已经留起胡须的长子一眼,心情格外酸涩。

    果然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眼前的年轻人刚及弱冠就已经封侯拜将,成了京城上下不容小觑的人物,可他的大儿子年纪都快能当人家爹了,还是靠了他的荫庇才得以混了个五品官。

    思及此处,寇尚书又是一番感慨。

    提到这个,他不得不佩服亲家乔拙的眼光。

    外孙女年纪尚幼时,乔拙就结下这门亲事,为此长女回娘家时还和他们抱怨过。

    如今看来,他那个亲家眼光是极好的,就是可惜了外孙女命薄,摊上了必死的局面。

    “原来冠军侯府已经修葺好了,回头叫你表弟他们去给你暖屋。”

    “多谢外祖父,欢迎表弟他们随时过去玩。”

    寇尚书笑道:“不过乔墨还是不必搬了,这里是他的外祖家,又已经住了这么些日子,搬来搬去反而不习惯。且冠军侯府离尚书府不算远,明渊要是想见他,随时过来就行。”

    邵明渊站了起来,冲寇尚书一揖:“外祖父,明渊想要舅兄搬过去住,其实是出于私心,还请外祖父成全。”

    “呃,这话怎么讲?”

    “今天白日明渊听说舅兄病倒,前来探望过。”

    寇尚书点点头。

    这事他已经听夫人提起过,夫人当时还感慨,这个外孙女婿倒是个有心的,就是可怜他们的外孙女没有福气。

    “明渊探望过舅兄回去后,小憩之时忽然入梦,梦到了妻子责怪我对舅兄没有尽心照顾,害她担忧牵挂,难以瞑目。明渊醒来,思及此梦,再也坐不住,这才前来接舅兄去我那里。明渊知道此举有些唐突,给外祖父添了麻烦,还请外祖父看在明渊日日承受丧妻之痛,能成全明渊的这份心意。”

    万万想不到邵明渊执意要接走乔墨竟然是这个理由,寇尚书嘴唇翕动。

    想要斥其是无稽之谈吧,可这小子说梦到的是自己外孙女,他听着还怪受用的。

    再者说,这小子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就算是子虚乌有的事儿,他也不好这么驳他的脸面。

    “既然如此,那就依你。”寇尚书叹口气,转头对已经听傻了的寇伯海道,“去和你媳妇说一声,赶紧给墨儿收拾一下,该带的都带好,叫些人陪着墨儿一同随侯爷去侯府。”

    见目的达到,邵明渊笑意温和:“只要把舅兄的随身之物收拾好就行,明渊带了不少人来,就无须麻烦府中人了。”

    寇伯海心中冷哼一声。

    这个小子,把他吓了好大一跳,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闹半天只是接乔墨去侯府住,没见过走个亲戚这么大架势的。

    十几个亲卫,一看就都是刀尖上舔血的杀神,吓谁呢?

    寇伯海回房把这事对毛氏讲了,毛氏一听就愣了:“老爷说什么?冠军侯要接乔墨走?”

    “对,父亲让你安排人赶紧给乔墨收拾一下。”寇伯海说完,发现毛氏表情怔怔的毫无反应,不由皱眉,“怎么跟丢了魂儿似的?没听我说什么吗?”

    “啊,听到了。”毛氏猛然反应过来,犹豫了一下问,“好端端的,冠军侯为什么要接乔墨走?老爷,不是我说,这里怎么说都是乔墨的外祖家,冠军侯这个时候跑来接人,都等不到明天早上,这传出去多难听。”

    “难听什么?”

    “老爷想想啊,世人都爱往坏处想,定然会嚼舌咱们尚书府刻薄家遭大难寄人篱下的外孙呗。”所以千万不要答应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