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15章 幕后之人

正文 第215章 幕后之人

    邵明渊默默挪了回来。

    “反正你别误会就是了,那丫头才多大啊,我又不是眼瞎!”

    邵明渊打量着池灿的神色,见他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点了点头:“好吧,看来是我想多了。”

    “你就爱胡思乱想,走吧,之前那丫头答应给我做叉烧鹿脯吃,择日不如撞日,正好酒楼能提供现成的东西,咱们今天就尝尝她的手艺。”

    二人并肩往回走,葡萄架前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人呢?”池灿左右四顾。

    邵明渊冲后门处的亲卫招招手。

    亲卫忙跑过来:“将军有何吩咐?”

    “刚刚在这里喝茶的姑娘呢?”

    “那位姑娘带着丫鬟和晨光一起走了。”

    “好了,你下去吧。”邵明渊挥挥手,转而对池灿道,“已经走了。”

    “我知道了,不用你再重复一遍!”池灿黑着脸,咬牙切齿道。

    “呃,那叉烧鹿脯——”

    “你还提?”

    邵明渊:“……”这是典型的恼羞成怒吧?

    “我走了!”池灿一张脸臭得不行,大为恼火。

    居然就这么走了,那丫头的良心一定是被狗吃了吧?

    眼见好友黑着脸走了,邵明渊返回葡萄架下坐下来,拿起池灿用过的茶杯看了看,好一会儿才放回去,起身离开了春风楼。

    还没到晚上,乔昭就等到了晨光的传信。

    西府地方小,只有一个亭子在黎辉书房不远处,乔昭就在那里见了晨光。

    “有消息了?”

    夕阳缱绻,给晨光俊秀的脸更添了几分光彩,他笑容灿烂道:“我那个同袍是审讯高手,有他出手,就是敌国细作都手到擒来,更别说只是个软脚虾小厮了。”

    “这么说,那小厮已经交代了幕后之人?”

    “交代了,就是尚书府的大太太,乔公子的大舅母。啧啧,真是最毒妇人心啊,乔公子已经这么惨了,投奔外祖家,当舅母的居然如此容不下他,还要给他下毒——”触及乔昭苍白的面色,晨光陡然住口,迟疑一下,小心翼翼问,“三姑娘,您怎么啦?”

    “我没事。”乔昭笑笑。

    晨光心直口快道:“还说没事,您这笑比哭还难看呢,啊,您别哭啊……真的哭啦?”

    发现乔昭眼角红了,晨光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掏出手帕想递过去,又反应过来这样不合适,急得直打转。

    亭子外地势开阔,不必担心会有人把二人谈话听了去,离亭子十数丈开外却有一个花架,能遮蔽人视线。

    花架后的黎皎目光牢牢黏在乔昭与晨光二人身上,眼神闪烁。

    看黎三与那个车夫的表情,可不像普通主仆问话的样子。

    黎皎目光在晨光俊逸的面庞上停留片刻,心中蓦然生出一个猜测:难道黎三与车夫——

    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让黎皎心头一跳。

    如果黎三与车夫真的有了私情,那可真要身败名裂了!

    脑海中闪过被长辈们当场撞破的场面,黎皎深深吸了一口气,有种连日来的郁闷倾吐一空的感觉。

    她最后看了亭子一眼,抬脚直奔黎辉书房。

    黎辉才从国子监回来不久,正在书房里读书,就听到了敲门声。

    “谁?”

    “三弟,是我。”

    黎辉走过去打开门:“大姐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黎皎目光扫过黎辉手中书卷,笑道:“从国子监回来怎么不歇歇,还读书呢?”

    黎辉笑道:“多努力一些总是好的,先生说我明年可以下场试一试了。”

    胞弟如此努力,黎皎自是高兴,笑盈盈道:“三弟如此勤勉,明年一定能考取生员的。”

    弟弟明年才刚十六岁,要是考取了生员,那可是光耀门楣的事,她这个一母同胞的长姐脸上也有光彩。

    黎辉羞涩笑笑:“考取生员没那么容易,先生说童子试对有些学生来说比乡试、会试还要困难。不过大姐放心,我会尽力的,只有尽快通过科举步入仕途,以后才能护着你们。”

    “我们?”黎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对呀,你和三妹。祖母说三妹被拐卖过,将来亲事上会很艰难,说不定就要老在家中了,我当哥哥的要是争气些,她就不会太委屈……”

    黎皎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已是气得不行。

    三弟是中了什么邪,竟把黎三和她相提并论了!

    祖母,祖母,口口声声不离“祖母说”,也不知道祖母给三弟灌了什么迷魂汤!

    “大姐?”

    黎皎瞬间回神,笑笑:“不管怎么说,读书也要讲究劳逸结合,你要是太累了,别人不心疼,大姐瞧着可是心疼的。走啦,咱们去外面溜达溜达吧,这个时候太阳快落下去了,没有那么热了。”

    “好。”黎辉放下书卷,姐弟二人出了门。

    亭子里,乔昭已经调整好心情,面上恢复了波澜不惊的样子,问晨光:“那个小厮可交代了缘由?”

    大舅母——不,毛氏为何要对大哥下这种毒手?

    难道是因为梓墨表妹?

    大舅母知道梓墨表妹对大哥芳心暗许,为了防患于未然,于是下毒除掉大哥?

    可这有些说不通。

    大哥毁了容,就算梓墨表妹想嫁给大哥,那也只能是她的一厢情愿,无论是外祖家还是大哥自己,都不会考虑这件事。

    大舅母因为梓墨表妹对大哥心生不喜很正常,可何至于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呢?

    乔昭隐隐觉得有一个点想不通。

    “三姑娘,这件事,小的要跟将军禀告一声。”

    乔昭睇他一眼:“好像我说不让你禀告,你就听似的。”

    “呵呵呵。”晨光尴尬挠了挠头,笑得露出一口白牙。

    “行了,你去吧。”

    晨光站着不动。

    “嗯?”

    “三姑娘有没有话托小的转告给将军啊?”

    “没有。”乔昭立刻否认。

    他们又不熟,她有什么可说的?

    “那小的走了。”晨光一张脸垮下来。

    三姑娘真的真的没有话带给将军吗?他一点不介意当传声筒的。

    花架旁,黎皎与黎辉并肩而立,看着年轻英俊的车夫一步三回头离开了亭子。

    “那个人,好像是三妹的车夫吧。”黎皎语气犹豫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