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11章 表明心迹

正文 第211章 表明心迹

    事情超出了掌控,乔昭心情颇为沉重,唯一幸庆的是兄长没有受伤,算是最大的安慰。

    转日,乔公子风邪入体、病情来势汹汹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邵明渊第一时间得知这个消息,备了礼品前往寇尚书府探望。

    寇梓墨正坐在屋子里默默垂泪。

    寇青岚在一旁劝道:“大姐,发生这种事是谁都想不到的,你何必如此自责?”

    “若不是我为了治好表哥脸上烧伤,安排表哥出府,表哥又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大姐,话不是这样说的。表哥是大人了,虽然在咱们府上住着,可并不是坐牢,就算你不安排他出去,有事时他还是会出去啊。表哥昨天遇到了杀手,既然没受伤,那就是好事,至少以后再出门就不会毫无防备了。”

    “可表哥现在病得厉害,都昏睡不醒了!”

    “那是因为表哥身体虚弱,心情郁结,这场病只是趁机发作出来罢了。”寇青岚挽住寇梓墨手臂,“大姐,你就不要把表哥生病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了。”

    寇梓墨:“……”妹妹什么时候这般伶牙俐齿了?她好像被绕进去了。

    “大姑娘、二姑娘,太太请你们过去。”

    姐妹二人对视一眼,略作收拾,起身去了毛氏那里。

    “娘叫我和姐姐来,有什么事呀?”寇青岚笑吟吟问。

    毛氏脸一沉:“这么大丫头了,就不能稳重点?”

    “好,好,我稳重。”寇青岚绷紧了唇角。

    毛氏睇了寇梓墨一眼,眼风从长女微红的眼角扫过,淡淡道:“你们随我去看看你们表哥吧。”

    寇梓墨一怔,显然没有想到毛氏叫她们来是因为这个。

    自从表哥来到府上,别人没有察觉,她与二妹却再清楚不过,母亲对她简直严防死守,唯恐她和表哥多见面。

    “还愣着干什么,走吧。”毛氏起了身。

    寇梓墨跟在毛氏身后往外走,心中生出几分暖意。

    无论如何,表哥是姑母留在这世上唯一的孩子,现在病了,母亲终究还是心软了。

    听风居位于尚书府西北角,很是偏僻。

    毛氏领着两个女儿穿过扶疏花木,款款前行,拐了一个弯后,迎面撞见了两个人。

    其中一人是个四五十岁的婆子,正是伺候薛老夫人的婆子庆妈妈,另一人修眉星目、俊朗不凡,竟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

    寇梓墨与寇青岚一脸错愕。

    毛氏已是温声笑道:“侯爷也来看乔墨啊?”

    邵明渊行了个晚辈礼:“见过舅母。”

    “侯爷不必如此多礼。”毛氏忙避开。

    眼前的人是圣上亲封的冠军侯,她虽是个拐着弯的长辈,要是真的托大,那才是傻了。

    毛氏眼波一转,扫向两个女儿,浅笑道:“梓墨、青岚,还不来见过侯爷。”

    姐妹二人对视一眼。

    寇梓墨垂眸,心中嘲弄一笑。

    原来如此!

    母亲还当她是三岁小儿不成,竟以为她会相信这样的“巧遇”!

    在毛氏温柔似水的目光注视下,寇梓墨却觉得脸上是火辣辣的难堪与羞辱,拢在衣袖中的手暗暗握紧,冲邵明渊福了福,声音平淡无波:“见过表姐夫。”

    毛氏嘴角笑意一滞。

    这个丫头是怎么回事儿?

    她得知冠军侯上门来探望乔墨,算好了时间带两个女儿过来,期望能给冠军侯留下几分印象,以便将来促成一桩姻缘,谁知好不容易有了光明正大让他们认识的机会,梓墨怎么叫起“表姐夫”来了?

    这不是在提醒冠军侯,他们之间的亲戚关系脱不开冠军侯的亡妻乔氏吗?

    没有理会母亲瞬间的神色变化,寇青岚跟着福了福,笑盈盈道:“见过表姐夫。”

    毛氏面上不动声色,心中气个半死。

    这两个死丫头,一个个真是要气死她。

    梓墨一直对乔墨有念想也就罢了,青岚这丫头是不是傻啊,跟着她姐姐犯什么混?

    邵明渊冲寇梓墨二人微微点头,然后退至一旁,对毛氏道:“舅母先请。”

    毛氏露出温和的笑:“既然碰上了,侯爷随我们一起进去吧。”

    “不了,舅母不必等我一起,我有些贴己话要与舅兄说,等舅母出来我再进去。”邵明渊说完,迈开大长腿走到一旁的凉亭里去了。

    毛氏瞠目结舌。

    说好的温文儒雅、进度有度呢?什么叫有贴己话要与乔墨说?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她的面说吗?

    退一万步讲,就算真有什么话想单独说,就不能委婉点提出来啊?

    自觉很没面子的毛氏心里很是窝火,偏偏她看好的这青年不是什么普通人家的儿郎,而是位高权重的冠军侯,只能把火气压在心里,带着两个女儿进了听风居。

    毛氏踩着这个点过来,原就是为了和邵明渊撞见,借着探病的机会让两个女儿与他多些接触,此时算盘落了空,本来就一直对长女严防死守,如今哪还能任由长女与乔墨增进感情,自是早早就带着两个女儿出来了。

    返回时,毛氏特意张望了一下,却没有发现邵明渊的影子,心中颇为失落,回屋后叫住两个女儿,数落道:“你们两个平时都是伶俐人,怎么今天见了侯爷,一个个跟木头似的?”

    寇梓墨一言不发,唇角紧绷。

    寇青岚不服气辩驳道:“娘这话女儿听不明白,我们哪有跟木头似的,不是和表姐夫见过礼了吗?”

    “表姐夫,表姐夫,叫得倒挺顺口!”

    “不叫表姐夫叫什么呀?”

    不想把心思表现得太明显,毛氏语重心长道:“你们表姐怎么没的,你们都是清楚的。这事啊,肯定是冠军侯的心结,你们这么叫不是勾起人家的伤心事吗?”

    寇青岚翻了个白眼:“这么说,他杀了表姐,我们还要小心翼翼考虑他的心情了?”

    “青岚!”毛氏气得瞪眼。

    “好了,青岚,你先回屋吧,我有话和娘说。”

    寇青岚巴不得不再听毛氏念叨,忙不迭走了。

    等寇青岚一走,寇梓墨淡淡道:“娘的意思,女儿看明白了,那女儿就早些和您说清楚:这世上男子千千万,女儿就是嫁给一个卖油郎,也不会嫁给表姐的男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