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203章 我可不可以叫你乔大哥?

正文 第203章 我可不可以叫你乔大哥?

    乔墨听了这话,面色没有任何改变,只是眸色骤然转深。

    这细微的变化旁人看不出来,乔昭却捕捉到了。

    兄长此刻内心肯定也掀起了惊涛骇浪吧?

    如何能不震惊呢,以李爷爷的医术,不可能让大哥体内还残留毒素,那么无论是她还是大哥都能想到,这毒是在李爷爷走后再次下的。

    甚至可以说,大哥体内的零香毒,就是在外祖家中的。

    而这个几乎算是肯定的推测,让她甚至不敢往深处想。

    这一瞬间,兄妹二人仿若心有灵犀,视线在空中交汇。

    乔昭在乔墨眼中看到一丝茫然,很快,那茫然就被深沉取代了。

    可乔昭无法做到沉默。

    眼前的人,是她的兄长,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纵有千般顾忌,在明知有人暗害兄长的情况下,也无法再徐徐图之。

    “乔公子,你还是搬出来吧。”

    乔墨一怔。

    尽管眼前的女孩子让他下意识觉得亲近,可这样的话还是交浅言深了。

    可少女黑湛湛的眸子就这么看着他,让他无法回避这个问题。

    乔墨道:“没有适合的落脚之处,只能暂居尚书府。”

    乔昭心中一动。

    什么叫没有适合的落脚之处?他们明明在京城有宅子的。

    等等,大哥这样说,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家里那场大火,是不是真如她隐隐预感的那样,没有那么简单?

    大火的事现在提起显然不合适,但大哥体内的毒却不能就这么算了。

    “等一下。”乔昭忽然说出这么一句,抬脚向乔晚走去。

    看着走来的女登徒子,乔晚目露警惕之色,一张小脸皱成了包子样。

    乔昭半蹲下来,与乔晚目光平视:“乔妹妹真漂亮。”

    啊?乔晚显然没料到乔昭会这么说,一张脸骤然红了。

    这女登徒子,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啦。

    不过,她才不是爱听漂亮话的人,才不会因为这样就原谅乱摸哥哥的人呢。

    直到乔昭转身返回乔墨那里,小小的女童脸上红晕还未消退。

    寇青岚:“……”黎三姑娘真的是来给表哥治脸的吗?

    乔昭在乔墨面前站定,半仰着头,声音很轻:“令妹没有中毒。”

    乔墨神色明显放松,微笑道:“那就好。”

    尽管毁了半张脸,可眼前男子长身玉立,眉眼清隽宁和,仿佛毁容于他来说只是不值一提的烦恼,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乔昭怔怔望着乔墨,莫名有些委屈。

    “黎姑娘——”

    乔昭回神,压下心中委屈,轻声道:“乔公子对妹妹真好。”

    乔墨笑笑:“舍妹是我在世上最亲近的人了。”

    才不是呢!乔姑娘心里悄悄反驳。

    她才是和兄长最亲近的人,晚晚只能排第二!

    委屈了一小下,乔昭在心里自嘲笑笑,继续说正事:“令妹应该不是和乔公子住在一起吧?”

    “对,舅母给舍妹另外安排了院子。”

    “即便这样,舍妹依然会时常与乔公子一起用饭吧?”

    “嗯。”乔墨点头,忽然明白过来,“黎姑娘的意思是,零香毒是下在饭菜中的?”

    乔昭扫了寇青岚一眼,抬脚往远处又走了数步。

    乔墨见状跟过去。

    寇青岚不由咬了咬唇。

    就是看个脸,怎么这么多话说?表哥和姐姐都没说过几句话呢!

    乔昭立在青竹旁,声音压得很低:“从李神医替乔公子解毒后算起,倘若每天乔公子都会不知不觉摄入零香毒,那么从天数与你中毒深浅来分析,就不可能是下在饮水中,那样毒素积累太快,就不是现在这种脉象与表征了。这样的话,把毒下在饭菜中是最好的选择。”

    乔昭说完,抿了抿唇。

    乔墨却听得有些出神了,不只是因为眼前少女所说的令人心惊的内容,更是因为少女有条不紊分析事情的样子,让他总忍不住想到一个人。

    乔昭继续分析着:“但令妹没有中毒,所以我可以进一步推测,这毒最大的可能,是下在早饭中。”

    晚晚和大哥不住在一处,哪怕经常会一起用饭,早饭却不大可能一起吃。

    乔墨心头一震。

    仅凭发现他中毒,就能推测到如此地步,黎姑娘给他的感觉与大妹越发像了。

    “冒昧问一句,黎姑娘今天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哪怕眼前的女孩子还很小,可和聪明人说话就不用绕圈子了。

    乔昭微笑:“因为寇大姑娘拜托我给乔公子治脸呀。”

    在兄长最不堪的时候,梓墨表妹初心不改,这是难得的情意。

    只是——

    乔昭转而想到乔墨的毒,心头浮上一层阴霾。

    大哥的毒究竟谁是幕后黑手,很难说。

    有可能是买通尚书府下人的外面势力,也有可能——

    乔昭不愿深想,理智却逼着她面对这个现实。

    若是后者,真相可能会更残酷。

    乔墨似乎察觉到了乔昭的揶揄,却并不在意,淡淡笑道:“可是黎姑娘应该知道,在下脸上的烧伤很严重,即便是李神医也要离京采药。”

    言下之意,你明知自己治不好,为什么还是来了?受寇梓墨所托来给他治脸的理由,难以站得住脚。

    乔昭眨了眨眼。

    大哥果然还是如此擅长从细微处找漏洞。

    “因为我想见乔公子,所以就来了。”

    乔墨一怔。

    大妹也是如此,一旦想做的事,不论世俗眼光如何,都会坦坦荡荡去做。

    “李爷爷说我和他另一个干孙女很像,所以我想看一看,那位乔姑娘的兄长是什么样子。”

    乔墨沉默片刻,心头蓦地涌上感伤。

    他曾想,李神医新认的干孙女,或许能和晚晚成为朋友,可见到真人才发现,黎姑娘其实更可能与大妹成为知己。

    她们是如此相似的人,相似到,让他总忍不住在她身上寻找大妹的影子。

    见乔墨凝眉不语,乔昭认真问:“我可以叫你乔大哥吗?”

    她问出这话,心竟然忍不住砰砰跳。

    明明凭着李爷爷的关系,她用黎昭的身份叫兄长一声大哥再正常不过的,可她却紧张到手心出了汗。

    乔姑娘默默想:兄长如果拒绝的话,她很可能会哭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