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94章 混账

正文 第194章 混账

    “借人?”

    “对,来两个身手好的,我去杀个人。”池灿一脸急切,说得却轻描淡写。

    小伙伴邵明渊不动声色:“能问问去杀谁吗?毕竟这里是京城,天子脚下,杀人是要负责任的。”

    “杀登徒子负什么责任啊?杀了也白杀!”池灿一脸阴狠。

    邵明渊吃了一惊:“有人非礼你?”

    “咳咳咳!”池灿剧烈咳嗽起来,顺过气来怒视着邵明渊,气道,“邵明渊,你想到哪里去了!”

    这小子平时都在想什么?

    邵明渊一脸无辜摸摸鼻子:“看你气成这样,我只能这么想了,不然什么登徒子能让你气成这样?”

    好友绝对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种人,这一点他还是清楚的。

    “你再啰嗦下去,黄花菜都凉了!”

    邵明渊丝毫不为所动:“哪来的登徒子?”

    这是去杀人,不是去遛马,他要对属下负责。

    “实话跟你说吧,我偶然路过黎府,正好看到一个登徒子把一位才从黎府出来的小娘子掳走了。庭泉,你不是最恨这种事嘛,赶紧挑两个身手好的给我。你是不知道,那王八蛋一看就是熟手啊,扛着人跑得别提多快了!”

    邵明渊隐隐觉得不对劲,问:“人都跑了,你还去哪儿找?”

    “哪也不去,就在黎府守着啊。那人再出现,一刀宰了就安心了。”

    邵明渊沉默一下,问:“那被掳走的小娘子呢?”

    池灿一脸理所当然:“那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把登徒子弄死,让他以后别再害人就行了。”

    他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人嘛,别说那登徒子掳走的是桃生,就算真是一个小娘子,关他屁事啊?

    “明白了。”邵明渊点点头。

    原来是为了黎姑娘。

    “拾曦,被掳走的小娘子当然也是重点。她既然是从黎府走出来的,就这么丢了,黎姑娘会有麻烦的。”邵明渊提醒道。

    池灿一愣,而后不服气轻哼一声。

    邵明渊这家伙累不累啊,事事想这么多!

    不过似乎有些道理。

    “没事的,你赶紧把人借我是正经。”虽然有道理,但被掳走的是桃生,就没这个后患了。

    邵明渊神情复杂看了池灿一眼,转身:“跟我来。”

    一见好友松口,池灿满意笑笑,颠颠跟了上去。

    来到后院一间屋前,邵明渊伸手把门推开。

    “来这干嘛啊?借个人还这么麻烦!”池灿往内看了一眼,立刻把门一关,转身就走。

    邵明渊伸手搭在他肩头,声音轻扬:“拾曦?”

    池灿轻咳一声,看着邵明渊,一脸正色道:“庭泉,我忽然觉得还是少管闲事为好,免得给自己惹麻烦。咳咳,那登徒子就随他自生自灭去吧,总会有吃饱了撑的的正义人士收拾他的。”

    屋内的晨光:“……”自生自灭的登徒子是说他吗?

    桃生:“……”他隐隐有一种不妙的预感,很可能就要发生了。

    邵明渊声音清朗依旧:“拾曦,里面的人你认识不?”

    “不认识。”池灿心中一跳,斜睨着邵明渊,“我说庭泉,你什么意思啊?找你借个人啰嗦一大通不说,还说这么奇怪的话。”

    邵明渊温和笑笑:“不认识就好。”随后转头,面无表情扬声道,“晨光,把那个男扮女装混进姑娘家闺房的混账给我剁碎了喂狗!”

    池灿:“……”不带这样的啊,邵明渊平时不是挺温和嘛。

    一定是吓唬他的!

    “啊——”里面传来一声惨叫。

    池灿面色一变,抬脚把门踹开,大步流星走进去把晨光往旁边一推:“滚开!”

    没推动。

    纹丝不动的小车夫看看自家将军大人。

    邵明渊微一颔首,晨光这才退至一旁。

    池灿拍了拍桃生。

    桃生涕泪横流:“公子,可疼死小的了。”

    不明液体滴在池灿手背上。

    池灿一张俊脸当场就黑了,冷冷道:“还是剁碎了喂狗吧!”

    反复把手洗了十多次,池公子才冷静下来,问邵明渊:“怎么回事?”

    邵明渊沉着脸:“拾曦,这个应该我问你才是。你让小厮扮成丫鬟去黎姑娘那里做什么?”

    池灿颇不自在,又不得不给出个合理的解释道:“我让小厮给她送两盒云霜膏,不然她以后出来吓人怎么办?”

    “就为了送两盒云霜膏?”邵明渊惊了。

    送云霜膏可以有一百种法子,为什么选最不要脸的这一种?

    池公子被好友看智障的眼神给激怒了,破罐子破摔道:“不然呢?要是还做别的,我还让小厮去?”

    他自己去不就得了。

    不对,他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那你呢,你那个属下又是怎么回事?没有你的吩咐,他会在黎府外头闲逛?”

    邵明渊语气淡淡:“哦,他现在不是我的属下,是黎姑娘的车夫。”

    池灿怔住。

    车夫?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邵明渊看他一眼,神情认真:“拾曦,你今天的做法有些混账,会给黎姑娘惹麻烦的。”

    “惹什么麻烦啊?今天要不是你那个车夫属下,谁能发现什么?”

    “事无绝对。我有这样的车夫属下,别人也能有。”

    池灿冷笑:“可别人的属下没给黎姑娘当车夫。庭泉,你不觉得自己操心太多了?”

    为什么都瞧着他捡来的白菜水灵呢?

    “嗯,我就是挺爱操心的。”被好友的无理取闹搞烦了,邵明渊顶了一句。

    池灿翻了个白眼,牵着自家小厮回府了。

    “我要你有什么用!”一进屋,池灿抬腿踹桃生一脚,“赶紧给我滚得远远的。”

    桃生献宝般把信拿出来,将功补过道:“公子,您看,黎三姑娘的致谢信,给大姑娘的。小的誓死保住了。”

    “什么给大姑娘的,拿来!”池灿劈手把信夺过来,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他倒是要瞧瞧,那丫头会说什么话。

    池灿小心翼翼抽出信笺,发现桃生眼睛瞄个不停,板着脸道:“滚远点!”

    桃生垮着脸往远处挪了挪。

    池灿垂眸,就见信笺上潇潇洒洒写着几个力透纸背的字:“池灿,你混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