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90章 祛疤良药

正文 第190章 祛疤良药

    “欧阳姑娘现在怎么样?”

    寇梓墨面上闪过一丝伤感:“她的父亲已经有了消息,被贬到北定去了,大概用不了多久,他们一家就要启程了。微雨不方便来见你,所以托我对你说一声谢谢。”

    “我并没做什么,让欧阳姑娘想开些,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哪里都可为家。”

    寇梓墨点点头,语带欣慰:“是呀,无论如何,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虽然以后我们恐怕很难再见面,但想到她好好的,还能时常书信往来,就挺知足了。”

    欧阳大人得罪的是谁?那是当朝首辅兰山。她虽是姑娘家,也听说过,很多弹劾首辅兰山的人最终都落得个枉死的下场,好友一家只是被贬黜到北定,已经是庆幸了。

    这时,阿珠进来禀告:“姑娘,东府的二姑娘来看您了。”

    乔昭面不改色:“请二姑娘进来。”

    东府的二姑娘黎娇已经有些日子没出门了,今天居然来看她?

    不多时珠帘掀起,走进来一位柳眉凤目的少女。

    黎娇穿了一件葱绿色绣缠枝花的褙子,杏色褶裙,衬得肌肤如雪,吹弹可破。

    “三妹这里有客在啊?”黎娇眼波一转,看清寇梓墨的样子,颇吃惊,脱口而出道,“寇大姑娘?”

    居然是刑部尚书的孙女寇梓墨!

    她的父亲是刑部侍郎,作为同一个圈子的女孩,她在许多场合都见过寇家姐妹的,只是一直没有熟稔起来。

    寇梓墨笑着解释道:“昨天馥山社的聚会上,我对黎三姑娘一见如故。黎三姑娘受了伤,我挺担心她的情况,就来叨扰了。”

    黎娇一听,暗暗咬了牙。

    果然是因为黎三入了馥山社才有了这些机缘,攀上了寇梓墨这些人。

    要是她还在馥山社——

    黎娇越想越是不平,目光落在乔昭的脸上,不平之气这才出来。

    攀上寇梓墨这些人又如何?黎三脸毁成这样子,难道以后还跑出去吓人吗?

    “三妹,你的脸怎么伤得这么重?”黎娇惊呼一声,“我听说了你的事,还以为只是一点皮外伤呢,谁成想是毁容了呀。三妹,你可要想开些,虽然女孩子的脸很重要,但既然已经这样了,再难过也没用了。以后你要是觉得闷,我就常来找你玩。”

    “多谢二姐关心,我没事。”乔昭笑笑。

    原来是看热闹来的。

    “怎么能没事呢,三妹你这般强颜欢笑,我瞧着怪难受的。也就是三妹坚强,要是换了别人,恐怕早就活不下去了。寇大姑娘,你说是不是?”

    寇梓墨暗暗皱眉。

    黎二姑娘虽然口口声声都是关心,可一直提人家伤心事就不好了。

    “让二姐操心了,我真的没事。”乔昭淡淡道。

    黎娇伸手握住乔昭的手:“三妹,你越这样说我越不放心,往往说没事的人心里都藏着大事呢。哎呀,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不然婶婶该多伤心呀。”

    乔昭哑然失笑。

    黎二姑娘是多盼着她想不开啊,只可惜,她注定要让她失望了。

    “二姐的心可以放下了,我肯定不会想不开的。”乔昭用眼尾余光扫寇梓墨一眼,抽出手来,状似随意地道,“我脸上又不会落疤,干嘛想不开呢?”

    寇梓墨神色微变。

    黎娇猛然看向乔昭的右脸,而后摇头叹道:“三妹,我知道谁都不想自己脸上落疤的,可你这伤太重了,不留疤是不可能的。”

    说到这里,她从袖中摸出一个碧玉盒子,递给乔昭:“这是我从祖母那里求来的云霜膏,虽然不能把你脸上的疤痕消除,但能缓解一下也是好的,三妹拿着吧。”

    乔昭没有接:“多谢二姐了,不过我应该用不着。”

    “三妹,你这样,是不是还因为佛诞日的事恼我呢?”当着寇梓墨的面,黎娇收起了所有小性子,趁机解释道,“那天我真的不是有意抢你风头的。我也没瞧僧人手中的佛经,听祖母喊我,就以为真的是我呢。不怕三妹笑话,我这一年来每天都花好长时间练字的,真觉得自己进步挺大的,没想到闹出这样的误会来。”

    不想再看黎娇做戏,乔昭淡淡笑道:“过去的事,二姐就不必多说了。我是真的用不着云霜膏。二姐应该知道,我干爷爷是谁吧?”

    寇梓墨心中一跳,目光灼灼望着乔昭。

    “是那位李神医?”黎娇不情不愿问道。

    “是呀,李爷爷给我留了上好的祛疤药,还把治疗碰伤、烧伤的方子教给了我。”乔昭笑着对黎皎道,眼角余光则留意着寇梓墨的动静。

    果然就见寇梓墨在听到“烧伤”两个字时眼神一缩。

    “真的会有这么神奇的祛疤良药?”黎娇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李爷爷是当世神医,他的药肯定是极好的,会不会这么神奇,等我脸上伤口愈合就知晓了。”

    黎娇一听,心中冷笑一声:这样的伤口能不落疤?做梦吧!

    她虽不信,可听了乔昭的话,也没了看热闹的心思,又说了几句闲话便提出告辞。

    送黎娇出去后,乔昭转身往回走,却见寇梓墨垂眸盯着双手,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寇姑娘有心事?”乔昭在一侧坐下来。

    寇梓墨压下纷乱的思绪,目光忍不住往乔昭脸上落。

    这样的疤痕,也能消除吗?

    这世上真有这么神奇的药?

    “我是听黎三姑娘说有比云霜膏还好的祛疤良药,有些吃惊。”

    事情如愿按着自己预料的那样发展,乔昭心中有些小小雀跃,面上却若无其事:“不是比云霜膏还好,而是比云霜膏好百倍。”

    寇梓墨眼睛一亮:“那——”

    她想问烧伤落下的疤痕是否有效,又觉得实在难以相信,便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转而道:“那等黎三姑娘好了,定要知会我一声,我也好为黎三姑娘高兴高兴。”

    乔昭意味深长笑笑:“一定的。”

    城外官道旁的茶棚里,池灿苦等了大半日依然不见佳人踪影,脸色冷得能结冰,气恼站起来决定回府,忽然一阵头晕反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