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182章 心头的柔软

正文 第182章 心头的柔软

    艳阳下,一排弓弩闪着冷光,寒意逼人。

    围观百姓面色骇然,往后退了一步,再退一步,转眼间呼啦啦散了。

    “老夫人,请入内坐坐吧。”江远朝依旧笑意浅浅,面不改色。

    邓老夫人面沉如水,深深看江远朝一眼:“难怪大人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果然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过大人应该听说过,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吧?”

    江远朝微笑:“京城事多,这样的热闹,百姓们转过头去就忘了。”

    邓老夫人冷笑:“是,事不关己确实转头就忘了。不过,一个人做过的事,是抹不去的。”

    这样的情形,她不是没料到,把百姓们赶走了又如何?他们这些人与普通百姓是两个圈子,百姓们转头便忘,可终究有些人是与江大姑娘一个圈子的。

    她做不到以眼还眼让江大姑娘也毁容,但至少能让江大姑娘拿名声来偿。

    见邓老夫人如此强硬,江远朝低叹一声,吩咐道:“请老夫人与黎大人进去。”说罢,转身就走。

    这就是来硬的了。

    “不许动我祖母和父亲!”黎辉跳下马车,飞奔而至。

    他跑得太急,气喘吁吁,双颊潮红,目光却亮得惊人。

    “辉儿,你怎么这时候来了?”邓老夫人嗔怪道,抬眼看向马车。

    江远朝跟着看过去,那一瞬间,嘴角笑意一收。

    少女低头下车,而后抬头,平静看过来。

    她的右脸颊已经消了肿,那伤痕反而更明显了,让人看着,心底发疼。

    乔昭一步步走过去,随着她走近,那些拿着明晃晃刀枪的锦鳞卫不由别过眼。

    他们见惯了生离死别,甚至在缉拿犯人时,女眷一头撞死在面前的情形亦不罕见,可亲眼瞧着一位貌美如花的少女脸被生生毁成这个样子,就生出不忍直视的感觉。

    这位姑娘还是被江大姑娘用箭射的,也难怪人家父兄长辈如此气愤,定要讨个公道了。

    公道?这世上哪有什么公道啊。

    随着少女走来,众锦鳞卫无人出手阻拦。

    “昭昭啊,你怎么来了?”邓老夫人一见乔昭也来了,面色更加难看。

    今天的情形,其实最好的效果就是孙女也出现,把她的脸展现在世人面前。

    可她不忍心,她的孙女已经这般凄惨,怎么能够再像个证物般由人品头论足?

    这对昭昭太残忍了!

    “何氏,我是怎么交代你的!”

    “昭昭要来——”何氏讪讪道。

    乔昭伸手,握了握邓老夫人的手,然后转身,与江远朝对视。

    江远朝心绪复杂。

    他没有想到,再见到这个小姑娘,是在如此剑拔弩张的情形下。

    乔昭往前走了一步,江远朝下意识往后退一步。

    众锦鳞卫面面相觑。

    他们十三爷怎么了?居然被一个小姑娘脸上伤势吓到了?这不符合常理啊!

    乔昭站在江远朝面前,心中嗟叹:这就是锦鳞卫啊,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对方就要翻脸无情了。

    江远朝忽然觉得面前少女的目光有些刺眼,刺得他心蓦地疼了一下,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他却不得而知。

    大概,是见到美好的东西被残忍毁坏,心中生出的怜惜吧。

    他也是个人,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

    江远朝眉目柔和下来,语气温和:“黎姑娘,你脸上伤口不宜在阳光下暴晒,不如劝一劝你祖母,先进衙门里再说吧。”

    黎光文大怒:“别和我女儿说话!”

    江远朝:“……”

    众锦鳞卫:“……”情况好像和想的有点不一样啊!

    其中两名锦鳞卫对视一眼,恍然大悟:想起来了,那天下着大雨,不就是这棒槌拦着他们大骂一通吗,十三爷不但没和这棒槌计较,还让他们把这迷路的棒槌给送回家去了!

    十三爷这么大度,难道是因为这位黎姑娘?

    两名锦鳞卫隐隐觉得发现了一件大事,还不能对别人说!

    乔昭无声望着江远朝,心想:难怪江远朝年纪轻轻就当上锦鳞卫指挥佥事,当机立断便把祖母造的势化解了大半,这份只要里子不要面子的果敢算是难得了。

    至于江大姑娘的名声——

    乔昭心底生出几分困惑。

    看样子,江远朝并没有太把江大姑娘的名声看得太重。

    是觉得江大姑娘无论名声如何,旁人都只能敢怒不敢言吗?

    乔昭在心底冷笑。

    吃亏的事她不做,江诗冉射出了第三箭,那么以后在贵女的圈子里就不必混了。

    锦鳞卫权势滔天,可这天下终归不是锦鳞卫的天下。只是江大姑娘从没意识到这一点罢了。

    祖母想要达到的目的已经完成了大半,如今江堂会不会道歉其实并不重要,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黎家人站了出来。

    现在祖母他们需要的,是见过江堂后能够全身而退。

    而这,是她的责任。

    她惹的麻烦,自然该她来收场。

    乔昭冲江远朝轻轻点头。

    江远朝在心中舒了一口气。

    这一家子好歹有个理智的人。

    “那就请诸位进去吧。”

    “昭昭——”邓老夫人喊了一声。

    乔昭回头,冲邓老夫人颔首。

    她没有说一个字,可迎上孙女冷静淡然的目光,邓老夫人心中忽然就有底了。

    她既然盼着三丫头以后能看护着子孙后辈,今天何不借此看一看三丫头的能力呢。

    或许,她需要给三丫头的,是更多的信任和支持。

    “好,那我们就进去等。”邓老夫人终于起身。

    许是坐太久了,又上了年纪,老太太身子一晃。

    “老夫人,您小心。”何氏扶住邓老夫人。

    乔昭闭了闭眼睛,把泪意压了下去。

    她算好了一切,却独独忘了算进去黎家人的担心与心疼。

    以后,再不会了。

    乔昭重新睁开眼睛,瞥江远朝一眼,抬脚往里走。

    江远朝微怔。

    小姑娘哭了吗?

    他目光在少女被毁的面颊上划过,而后下移,不经意间扫了一眼,忽然怔住。

    少女腰间系着个荷包,荷包一角绣着的小鸭子憨态可掬,一双绿色的鸭子眼仿佛盛满了春日的湖水,在他心头狠狠一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